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曾祖之殁

2015-05-13 18:29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3005
我太爷生在清朝,听他说过他还留过耷拉到屁股蛋子的大辫子呢。可惜没有留下老照片,失去了让我一睹他脑袋剃得铮亮,就后脑勺有大辫子的机会……

《龙凤旧事》之曾祖之殁 图1

《龙凤旧事》之曾祖之殁 图2

山东济宁——辽宁抚顺县峡河乡胜子村(1223公里)

 

 “殁”,就是死,这个字不过文一些,没有封建的味道,我不想用“死”这个字来说我的曾祖,也就是我太爷,因为他高寿,用其它的字好像不对味儿。


  到了一九六五年的秋天,我太爷过世了,享年九十三岁。老人家挺神的,自己算出了自己的死期,但我们没太留心,好好的人就能“没了”,谁也没注意,但他真的就“殁”了,真的就离我们而去了。

  我记事儿的时候,他在我的眼睛里的成像是这样的:中等身材,白净脸,三绺黑须剪得很整齐,剃一个光头,外出的时候拄一根棍,是竹制的。他有一条腿是瘸的,是那种走路一“点哒”一“点哒”的瘸子。

  我太爷生在清朝,听他说过他还留过耷拉到屁股蛋子的大辫子呢。可惜没有留下老照片,失去了让我一睹他脑袋剃得铮亮,就后脑勺有大辫子的机会。

  据我太爷讲,是他的爷爷带着他爹哥四个从山东济宁什么地方闯关东来的,好像具体的地点都没传下来。老辈儿的哥四个到了东北又各奔东西,有在吉林的,有在辽阳的,有在沈阳苏家屯的。太爷的爹就在抚顺县夹河“稗子沟”落脚。想必当年没什么人烟,可能都是荒地,满沟都是“稗子“而得名。后来因“稗子”谐“败子”音,改为“胜子沟”,没人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儿。


  到了我太爷这辈儿又是哥四个,无姐无妹。我们老王家不知怎么和“四”挂上钩了。我祖父这辈儿又是哥四个,但多了一个妹妹,就是我的老姑奶奶。家里有了几个大小伙子,都是棒劳力。我曾祖母姓楚,没名,就叫王楚氏。个不太高,小眼睛,头发有些发黄还有卷。(也许她的卷发遗传给了我爷爷,又遗传到我。)据说头发黄的女人都贼厉害,此言不谬。在我的记忆里,我太爷很受我太奶的气,两个人老是拌嘴。太爷说一句,太奶就有十句、八句的回击,往往都是太爷败下阵来,气的在一边吭哧吭哧生闷气儿。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