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怀念敬爱的田姥娘(2)

2015-05-19 15:45 抚顺7000 王尧 1959
怀念敬爱的田姥娘王尧1971年夏天,在我家下放到清原县的小村霸王沟的第二个年头,陆续又有三家“五七战士”下放到了这个小村子。田姥娘就是其中一家“五七战士”的主妇,我们就在这个时候认识了田姥娘一家。在我的回忆里,田姥娘是不可或缺的一位长辈,不仅是因为与她一家结下了患难情谊,还因为田...

王尧:怀念敬爱的田姥娘 图1

旧上海广告

  旗袍-烫发和烟嘴

  我印象最深的是田姥娘这位老人的发式和服饰是极为特殊的。田姥娘身材很高,接近1.7米,她肤色白皙,细眉长目,眼神总是笑眯眯的,透出母性的亲切和慈祥。田姥娘烫着披肩的卷发,穿着坎袖的旗袍和烫绒面的黑布鞋,就像旧上海的年画上的妇人从画里活生生走到面前一样。田姥娘家的家具也是古香古色,有嵌着两个“猫眼”的老古董的戏匣子(收音机),有老式的脚踏缝纫机,一个紫檀色的圆桌茶几,还有几把木制的圈椅,五、六个摆满了黑白照片的相框整齐地挂在墙上。虽然他们住的也是普通的瓦房,但田姥娘把他们的家布置得非常典雅,透出一股沉郁祥和的书香气息。


  田姥娘也抽烟,她有一个像当时流行的“蘸水钢笔”那么长的白杆象牙烟嘴,她总是把烟放在烟嘴里,坐在椅子里笑眯眯地轻轻吸着,显得特别文雅、悠闲。

  糖果和“嘎拉哈”

  田姥娘家的茶几上永远摆着一小盘糖果,供来她家玩的孩子们吃。那时,几家五七战士的家长们到了晚上,总爱聚在田姥娘家 “打百分”扑克。大人们在南炕上抓牌,各动心机,妙招跌出,动辄“开百”,打到妙处呼三喝四,揎拳捋袖,田姥娘就笑眯眯地拿着烟嘴边抽烟,边忙着在地上端茶倒水,招待客人。我和秋莹小姨等小孩子们就在北炕“歘嘎拉哈”。“嘎拉哈”有“面、争、驴、壳”四面,我们把“嘎拉哈”搂起来撒到炕上“撂争”(类似麻将里的“打色”,谁“撂”的“争”多谁就先弹),“嘎拉哈”被撂成姿态各异的形状,我们再按“面、争、驴、壳”相同的“弹对儿”(弹击壳面相同的“嘎拉哈”,不能碰到壳面不一样的),看谁赢得多。那时候我们弹到神妙处,都可以隔着“嘎拉哈”凌空飞过去打到相同的那个,打到了就收入囊中。田姥娘照顾完了大人们的茶水,就笑眯眯地坐在北炕上看我们这些孩子玩,把那盘糖果端来摆在炕上。哪个孩子赢多了,田姥娘就多赏几块糖果,把我们这些孩子“激励”得兴高采烈,不亦乐乎。


王尧:怀念敬爱的田姥娘 图2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