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杨旭:怀念老同学丁兴顺

2015-06-19 11:03 抚顺七千年 杨旭 2144
每当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总会想起一个人,那就是老同学——丁兴顺。也会想起二十五年以前,他的那些往事。

杨旭:怀念老同学丁兴顺 图1
资料图片


  每当我们同学聚会的时候,总会想起一个人,那就是老同学——丁兴顺。也会想起二十五年以前,他的那些往事。


  我和丁兴顺是高中同班同学,那时的他,因为相貌平常,“不显山不露水”,也不会吸引女生们的眼球,当然,我对他的印象也非常淡薄,直到后来我们下乡分配在羊草沟大队,在同一个青年点里生活,才逐渐对他有所了解。

  记得我们下乡的第一年,因为他家的政治条件好,又很会干农活,与社员们的关系很融洽,因此,生产队改选时,他被选为生产队的小队长。有一次我们女同学谋划并合作,在他找保管员开仓库、谈工作的时候,保管员的注意力就会分散,然后女同学乘势抓了些化肥,撒在了青年点的小菜园里,我们种的青菜,当然就会长得很好,而那些不明真相的社员们,都夸我们:“小青年也学会了干农活,你看那菜地侍弄的多好啊”。其实啊,哈哈,那是化肥追的好!

  第一年的春节,我们在“春节不回城,就地闹革命”的口号下度过。过了年,大队给我们放假,回家探亲。回抚后,丁兴顺约我们到他家去玩。记得他家住在一个城乡接合地区,三间平房收拾的干净利落。他的母亲是个“小脚”“关里”老妈,父亲忠厚朴实,对我们的到来非常热情,好吃好喝的招待着,一天很快乐的过去了。当我们又见面的时候,他却有些羞涩的、语句很不连贯的对我说:“我…我妈想让你明…明天上我们家……”?

  我当时想:前两天刚去过,怎么又让去呢?于是,我问他“还有谁”?他说:“没有别人”。这回我似乎好象明白了一点儿,莫不是他妈妈想让……,还是他以老妈作借口?可是,我心里没什么想法,也不想去。因此,我便以明天家中有事为由,委婉的拒绝了,而他,可能懂了我的意思吧!之后,就没有再提此事。那段时间,同学们每天都沉浸在跳着“忠”字舞、唱着革命歌、哼着样板戏、和谐快乐的氛围中。

  记得有一天,我看见丁兴顺胸前戴着一枚金色的“毛主席像章”,那个年代,在农村能戴着“毛主席像章”的人还很少,村民和同学们都很羡慕,我也如此。那天,他看出我很喜欢这枚 “像章”,就手指着生产队的饲养棚对我说:“如果天黑以后,你敢到生产队的饲养棚里抓一把谷草回来,我就把这枚像章送给你!”。他的话音刚落,我便急忙说:“好,一言为定,你不要反悔哟”!我当时很高兴,可也很单纯,为了想得到那枚像章,真的一直等到了晚上伸手不见五指的时候,一个人乍着胆子来到了饲养棚前,抓了把谷草,便迅速地跑回了青年点,马上就去找他要那枚像章,虽然当时他有些不舍,但还是给了我,我心里那个美啊、高兴啊!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把它珍藏了起来。现在回想起那时的我,虽然很单纯、执着吧,却真的很傻;你看:如果白天趁他不在,抓把谷草晚上再给他,不就行了吗?干麻非得晚上黑的瞎人的时候去,你说:是不是真的又笨又傻?!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记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