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王维俊:理发的手艺不咋地

2015-06-29 15:55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096
我那时候住在老乡家,房东家三个小子,个头不见长,头发长得挺快,一个月不剪,就像刺猬似的。房东老叔是个讲究人,不爱看孩子像个野人似的,但找谁剪呢。

抚顺知青记忆


王维俊:理发的手艺不咋地 图1

资料图片


  我们青年点在下乡的第一年就被评为县里的先进青年点。点长去县里参加授奖大会,除了奖给一张奖状以外,还奖励了一套理发工具。

  点长在向队里全体贫下中农汇报的时候,绘声绘色的描述了大会的盛况,展示了奖状和奖品,包括我们在内,全队上下无比欢欣鼓舞。“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扎根农村革命,,广阔天地练红心”的口号声,响彻羊草沟。

  奖励的一套理发工具实际上就是给男生们用的,可惜,我们五个男生没有一个会理发的。最先比量的是陈大哥,他的手很巧,会修钟表,但在羊草沟没有用武之地,老农没几个戴手表的。我们下乡的青年也没几个戴的,又不知道他的手艺如何,不放心给他练手艺。理发工具在他的手里还听使唤。没多长时间就可以把我们过耳丫子的长发剪成一个个“球头”,解决了我们理发难的问题。

  不少村里的小青年也到青年点儿来,不管好孬,剪短就行。也不讲究,脱个光膀子,也不用围布,弄得满身、满地头发茬子。然后到外边井台上,绞一桶井水,提起来一浇,就完事。逢队里的干部来剪,就要细心伺候,要围上毛巾,围布,剪完后还要搭上香皂。一来二去有些烦。也是的,天天要下地,农活一点儿不少干,晚上一点不得闲,搁谁也不乐意,何况我们陈兄在家又是独生子,哪吃过这样的苦。慢慢地他开始撤退了,不再当业余理发师了,理发工具束之高阁。

  一九七一年,陈兄回城了,更没人使唤理发工具了。我那时候是大队电工了,全队的灯都安装完毕后,晚上还是很清闲,有的是时间。

  我那时候住在老乡家,房东家三个小子,个头不见长,头发长得挺快,一个月不剪,就像刺猬似的。房东老叔是个讲究人,不爱看孩子像个野人似的,但找谁剪呢。农村的老人都是剃头,小孩也是,但半大孩子没有剃头的,正上学呢,不愿意别人叫“秃老亮,光尿炕,阴天里头出太阳”。也都花钱到五里以外的的郭大屯去剪。剪一个头一毛钱。一毛钱就是一天的工分,挺心疼。老叔就和我商量,“你们青年点儿不是有理发工具吗,你搁他们几个小崽子练练手,好坏的整短就行呗。我还能省几个钱儿”。看着老叔挺信任的样子,我把理发工具拿回来,把那几个小子的脑瓜子当成了练手的对象。

  刚开始的时候,手有些生,推子老夹头发,有时候把几个小老弟夹得直哭,“哎呀,大哥吔,你也不能往下薅哇,”老叔在一旁喊:“你大哥不是还没学会吗,不薅你,薅谁?挺着,像杀猪似的!”我很不好意思,只能小心又小心。剪完头后还给几个小弟买点吃货儿,堵堵他们的嘴。

  时间不长,我就弄得比较顺手,不但学会了用推子,还会用剪子,不但会剪平头,还会剪分头,老叔家成了理发店。老乡们慕名而来,凡是来的都光鲜出门,真是:“进门来乌面宰相,出门去白脸书生”。大伙都这么夸奖我。实际上他们是抬举我,生怕我嫌累不干了,上哪找不花钱又解决问题的“剪头的”。

  其实,我剪的头只是能剪短,没什么型,有时候给孩子们剪得像锅盖似的,给大人们剪得也不怎么好看,有些七长八短,深一块浅一块,有时候还缺肉,有时候越修理越短,最后只能推成光头。但他们不太在乎,一劲儿地鼓励我:“没事,三天就长齐了,又不相‘门户’(相亲的意思),又不‘拜新年’的,凉快就行”。在他们的鼓励下,我是来者不拒,有求必应。一天晚上都要剪十多个,虽然腰酸背痛,但乐此不疲。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