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住在东公园南麓的孩提时代(5)

时间:2015/7/4 15:08:52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7000   评论:5
内容摘要:去年春天的一个早晨,我打车陪着久未出门的母亲到劳动公园南门看一看、散散心,当隔着车窗一眼看到公园南门对过那四棵老榆树的一瞬间,我已年过八旬的母亲不禁掩面啜泣,此时窗外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那一片绿色在雨中若隐若现,被车窗上的雨帘隔成断线的流泉,丝丝绵绵,藕断丝连。

王尧:住在东公园南麓的孩提时代


  在提笔写下这些故事的时候,又仿佛看见了那片苍翠的草地上一老一小的身影。老的外祖母把小的外孙子从襁褓中背到了5周岁,又跟到农村背了2年,在她撒手人寰的时候,在这世界上最后的一眼,还是牵挂、留恋地望着她的外孙子。

  久别重逢的四宝哥哥

  我的四宝哥哥姓吴,他的父母是医术精湛的高级知识分子,我母亲在挖掘机厂职工医院最亲密的同事,他们也住在东公园职工住宅区。他的父亲周伯父是著名的儿科专家,他的母亲周姨是亲手给我接生的助产士,两家大人是通家之好。四宝哥是周姨的四儿子,下面还有五宝、六宝两个弟弟。他大我十二岁,从小就喜爱我这个小弟弟,抱着我到处玩,给我做木头刀、枪和弹弓,把积攒的小人书都留给了我。我还依稀记得四宝哥养了两只兔子,家里大人小孩谁也不能碰,可我要是去作客,四宝哥哥就打开笼子随便我摸、看这两只兔子。他待我就像亲弟弟一样亲。后来四宝哥因为替朋友打架失手判了刑,我们也被下放到了农村,自此失掉了联系二十多年。

  1995年我在外经委办公室,需要把慰问品送到对口帮扶的新宾平顶山村,我向母厂运输处借用了一台大货车,押运这车物资去山里。开车的司机是个身材魁梧、面目忠厚的黑大个,他一看到我就眼睛一亮,问了我的姓名后,他浓眉下的一双眼睛就笑成了弯月一样。他问我认不认识他,我说不认识。他说“我是你四宝哥”。一瞬间,儿时四宝哥背和抱的记忆让我又悲又喜。开车到平顶山要5个多小时,我们兄弟唠了一路嗑。四宝哥是因为表现好,后来接班进了挖掘机厂,成了运输处最优秀的货车司机。

  物资平安送到平顶山时,四宝哥哥说什么也不许我干活,由他和村里的人卸物资。我们折返5个多小时回市内后,我要请四宝哥吃点饭,他却让我赶快回家休息,有空多看看妈妈。我拿出事先请好的行车补助给他,他却笑着塞在我的口袋里说“给你们领导拿回去,就说哥哥不要”。临别时,四宝哥哥就像小时候一样摸着我的头,笑着说,“给老妈带好,告诉老人别惦记我,看到弟弟你这么好,我高兴,你多保重!”看到四宝哥高大的身影跃上驾驶室,消失在暮色中,在久别重逢又再别的这一刻,我的泪夺眶而出。

  “在那些苍翠的路上,历遍了多少创伤,在那张苍老的面上,亦记载了多少风霜”,又是20年过去了,母厂已然不在,我的四宝哥哥,你还好吗?

  这就是我对这片土地依稀的记忆。去年春天的一个早晨,我打车陪着久未出门的母亲到劳动公园南门看一看、散散心,当隔着车窗一眼看到公园南门对过那四棵老榆树的一瞬间,我已年过八旬的母亲不禁掩面啜泣,此时窗外也下起了淅淅沥沥的细雨,那一片绿色在雨中若隐若现,被车窗上的雨帘隔成断线的流泉,丝丝绵绵,藕断丝连。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