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爷爷的北平、北京(4)

2015-07-02 19:11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2169
我知道爷爷对自己的病情十分清楚,他只是不说而已,他不想让家人过于担心。他是饱读诗书,见过大世面的人,难道还不明白自己的病是怎么回事?

《龙凤旧事》之爷爷的北平、北京 图1


  我知道爷爷对自己的病情十分清楚,他只是不说而已,他不想让家人过于担心。他是饱读诗书,见过大世面的人,难道还不明白自己的病是怎么回事?他会想,北京是他人生的起点,也是他人生的终点。虽然手术后可以延长它的一点儿生命,但终究还是会离世而去,他想把他该表达的都用自己的方式都表达出来。他能到北京看病、手术,他没有幻想。能在北京找到自己的归宿,他没有遗憾。他说“现在到了北京,就是到到看头了,就是死了也高兴,这里是我人生真正开始的地方,也算是落叶归根了”。他的坚强和乐观的情绪感染了我,也给奶奶带来了暂时的喜悦,她感到老伴就要康复回家了。

  奶奶和爷爷有十八年的分离之苦,就好像薛平贵和王宝钏。爷爷十九岁离家,奶奶领着一岁多的父亲受尽家族的白眼儿,苦苦地等了爷爷十八年,守了十八年的活寡。看着渐渐有些精神的爷爷,奶奶的心里稍稍的平静了。

  我的假期到了,我没时间陪爷爷了,学校里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那一年暑假没放假,学校虽然没有大的动静,但也传达了开展“文化大革命”的通知,我去北京是请了五天假去的。东北的学校里还算波澜不惊,但北京已是遍地红旗招展,“风景如画”,轰轰烈烈了。我走在北京的大街上,满眼都是红色的袖标,满耳都是“造反有理,革命无罪”的口号。一场革命风暴,将在这里掀起。

  一九六六年八月十七日的晚上,我到天安门广场,向我的首都告别,向我在病床上的和死神较量的爷爷告别。即将登上北去的列车。车站里已是一片红色的海洋,“红卫兵”、“红后代”的袖标映进眼帘。这时我才听说,明天早上六点多钟,伟大领袖毛主席要在天安门城楼,第一次接见“红卫兵”。

  回到学校,同学们都问我看到毛主席接见的盛况没有,我说没有,他们都感到特别的惋惜,可我没感到有什么遗憾。就在“文化大革命”开始的时候,就在毛主席要第一次接见“红卫兵”的北京,我心情复杂地守在爷爷的身旁,攥着他青筋暴缕的手,仿佛在听爷爷那一辈年轻人心的律动,看着爷爷不断向窗外张望的神情,听他讲三十多年前的故事,又一次感受到了他在病入膏肓的情况下,那颗曾经年轻的拳拳爱国之心在不寻常的跳动。爷爷的北平、北京,时间和空间在爷爷的心中交融,他还会有机会再旧地重游吗?

  想到此,我痛彻心扉!

  2015年7月2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