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抚顺知青

王维俊:生吃土鳖虫

时间:2015/7/18 21:01:20   作者:王维俊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2
内容摘要:我轻轻捏起来,一闭眼睛,放进嘴里,没等它“咕拥”,憋一口气,大嚼起来。土鳖虫皮不是很厚,牙一碰就破了,有一股汁水流进了喉咙,没什么怪味儿,就有点儿土腥味儿。

抚顺知青记忆

 

王维俊:生吃土鳖虫

 

  土鳖虫又名土元,长得像放大很多倍的臭虫。可以入药,对跌打损伤有效。现在有很多地方进行养殖,有的养它还发了财。按说这小小的虫子还是益虫,但一提起它我就要起鸡皮疙瘩。特别是有介绍如何养殖土鳖虫电视节目的画面,看着密密麻麻、翻来滚去的土鳖虫时,我直反胃,急忙换台。不是我矫情,实在是我和这些家伙打过交道,让我怎么也忘不掉那时的情景和心理的反应。

 

  一九七〇年夏天正是铲地的时候,炙热的太阳烧烤着大地,也火一样地灼烤着我们的脊背,汗珠顺着脸往下淌。今年夏天雨水充足,庄稼长得好,草也比赛似的长。有的地里草长得像地毯似的。锄头下去根本拽不动,只好像用镐一样,一点一点的刨,我们管这个动作叫“剁”。一连半个多月了,“剁”得胳膊都有些发肿、发胀。人人咒骂老天爷,怎么就不会下点雨,让我们歇歇。可是这时候的雨真的和我们作对儿,老是夜里下雨,到天亮就晴。老农说这是“夜里下雨白天晴,庄稼人气得眼发红”。他们也盼下雨呀!

 

  但有不盼的,那就是生产队长,不下雨才好铲地,草铲下来就死。每天早上三点多就敲钟,大伙全骂他是周扒皮。但他不姓周,而姓朱。不管是什么“扒皮”,地还是要铲的,钟还是要敲的,那段时间是真累。人人都骂骂唧唧的。不知道该骂谁。最后就是骂自己,怎么就没好命呢?

 

  人一累就有气,一有气就会做出非常的举动来,我也如此。

 

  那一天我有些气,而且把气撒在了手中锄头上。地还没铲多少,我的锄头把,就在我的过分的使劲下,“咔嚓”一下断了。本想锄头坏了可以偷个懒儿,等晌午休息回到村里再换,可队长不干。“快回去换去,麻溜回来,你的垄给你留着。锄头得罪你了,使那么大劲干什么?快去!”。我靠!真是朱“扒皮”呀!

 

  为了快点回来,我从地边抓着一头散放的驴。一蹁腿儿就骑了上去。两腿一夹,小毛驴就跑了起来。现在我骑驴的水平还是挺高的,没缰绳的光腚毛驴可以随便骑,不需要太加小心。没想到,我骑的这头驴还真是头犟驴。回村有个小下坡,我没太在意,怀里抱着坏锄头,正在想如何去找锄把。这毛驴给我来个突然袭击。跑着跑着就像一根木撅子一样,头一低,突然站住了。一切太快了,我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像面口袋一样被扔了出去。毛驴连看都没看,扭头向驴群跑了回去,得意的劲儿好像打了胜仗。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标签:抚顺知青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