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爷爷的天堂

2015-07-23 16:10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897
爷爷离我而去有四十多年了,每年的正月十五、清明、七月十五、都要给他去上坟,都要给他准备一瓶好酒,轻轻地洒在他的坟前。我不知道该和他说点儿什么,说点什么能让他在九泉之下安睡呢?

《龙凤旧事》之爷爷的天堂 图1


  一九六六年的十二月,我爷爷的生命也要走到了尽头,这也正是文化大革命进入大串联尾声的时候。大批的串联学生都回来了,按照毛主席的指示,走向了工厂,开始了“学工”的生活。


  我们五中的部分学生被分配到了老虎台矿“学工”。我和四个同学被分配到老虎台矿交换台,跟着一个姓陈的师傅学习通讯外线的有关业务。在地面负责架杆、接线、修电话的中继站,有时候也下井,到巷道里的通讯站维修专用的防爆电话。在井下我第一次看到了重达几十斤的防爆电话,感到十分好奇和震惊。这家伙是铸铝的,一个电话听筒就有好几斤。为什么会这样?陈师傅回答:“井下用的东西首先必须防爆,因为井下有瓦斯,到达一定的浓度,遇到火花就会爆炸,所以井下的东西别看笨重,但却可以保证矿工的生命安全。”当我们抬着几十斤重的坏电话,磕磕绊绊地走向井底车场的时候,心里还是骂,“科学家们都死绝了,怎么就不会研究轻点的、又防爆的电话呢!”

  我们在这里“学工”了两个多月,掌握了通讯的基本业务和技能。一般的小毛小病我们全可以独当一面,穿着工作服、挎着“三大件”,挺神气,俨然就是老虎台矿的一名工人。这些技能为我在后来的下乡生活时,能当上电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每天我像正式工人似的准点上下班,完成师傅交给的任务。但心里还是提溜着一件事,那就是生命垂危的爷爷。

  爷爷手术后回到家已经四个多月了,虽然表面看来有些渐强,但终究还是靠近了医生判决的时间节点——只有半年的存活时间。这个判决是残酷的,无情的。该做的都做了,该吃的偏方都吃了,该用的方法都用了,剩下的只有靠爷爷自己顽强的生命力在苦熬时日。他体内的癌细胞已广泛转移,消化系统已经受到侵蚀。他的肝区剧痛,常常让我们给他使劲按住。他的肚子渐渐大了起来,像怀孕几个月的妇女。肋条骨根根分明,浑身没有一点肉。看着无助的爷爷咬牙忍着疼痛,强装笑脸和我们说话,过问我们的情况和当前的局势,我们只有把心痛的泪往肚里流。终于有一天,他撑不住了,离我们而去。

  我记得那是在一九六七年的一月,正是三九的时候,冰封大地,天气奇寒。我的心也像寒冬一样,拔凉!有一天下午,老虎台矿开大会,我们也去参加,坐在二楼。大会还在进行时,主席台上有一工作人员走上来,手里拿着一个小黑板。上面重重地写着:“五中王维俊同学家中有急事,速回!!!”我的心马上一沉。“完了,爷爷没了”!一股热流,迸出眼眶。

  老虎台矿离龙凤我家有十多公里,没有公汽、没有电车、没有自行车,也许爷爷还在等着他心中的长孙,也许我还能见到爷爷一面。容不得我多想,我拔腿就向十公里外的家里跑去。耳边的寒风呼啸,路上的行人迅速地被我甩在身后。不到两个小时,我“须发皆白”地跑进了哭声震天的家门。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