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王维俊:大队书记自杀之谜

2015-07-28 11:17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506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出现什么特殊的情况都不算稀奇。今天你是座上宾,明天你可能就是阶下囚。今天你批斗别人,明天游街示众的可能就是你,一时间上演了多少让人啼笑皆非、悲欢离合的故事。
抚顺知青记忆

王维俊:大队书记自杀之谜 图1

  一九六八年,我们下乡后的四个多月初冬的一天早晨。天还没亮,村中传来一阵凄厉的哭声。房东老叔急忙起身,来不及扣好衣服扣子,系一系腰带,推开房门冲了出去。老婶儿冲他的背影喊:“就显你‘道的去’,哪都有你,要是谁家有事儿,还能不告诉你!”

  我们没了睡意,趴在被窝里纳闷儿。是“谁家呢,没听说谁家的老人病危啊?”哭声还在继续,寂静的小山沟,尚黑的冬晨,女人的哭声使劲儿地往耳朵里灌。

  功夫不大,老叔回来了,一脸的神秘。“你们说谁死了?”“谁”?“朱书记死了”!“啊!”“不可能啊!前天天晚上还在我们青年点儿给我们发指示呢,怎么说死就死了?”我有点儿起鸡皮疙瘩,扑棱就从炕上爬起来。“是喝了一瓶1065了。”老叔千真万确地说。我知道,1065是一种剧毒农药,不用说人,牛喝了都没救!

  老叔和朱书记是一个太爷的公孙,与朱书记是叔伯兄弟,管朱书记叫哥哥。朱书记是大队的书记,也就三十四五岁,中等身材,穿的干净利索。腰里的腰带黢黑,老是挺新的。这里的男人在冬天有扎腰带的习惯,为的是不透风、防寒。朱书记没儿子,就三个丫头,老大比我们小几岁,叫小莲,老爱在我们面前显摆她是大队书记的长女。书记的老伴不是本地人,有些黑,听口音好像是河北人,为人很好,见人不笑不说话。我们下乡才两个多月,老上他们家去,处得挺好。朱书记为人也不错,有些文化,说话老是文绉绉的,和身份相当。

  我记得我们被分配到这个大队的时候,就是他带队到锦州火车站来接的,赶了两辆大车。刚开始干农活的时候,他老是斜挎着一个小红兜,里面装着毛主席语录的小红本本儿。到了“歇嘣”的时候,就把大伙召集到一块儿,学几段儿毛主席语录。他的嗓音很好,是发音有些靠后、且很响亮的那种,现在想想有些像黄宏在说话。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