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在“大革命”的洪流外(二)

2015-08-11 21:30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3017
看着日益激烈的武斗,心里有很多的疑问,难道这就是“文化大革命”?文化领域的斗争怎么会变成了枪炮相加,好好的阶级兄弟、好好的家庭成员、好好的师生关系、好好的干群关系,怎么就都成了仇人?

文G时期抚顺红工联袖章

  一九六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晚,我坐在北京站的广场上,等待着西去桂林的火车。我什么要去桂林呢?不是想去游山玩水,而是想去看望我一个分别多年的的老同学。


  我的这个动机可能很不纯,怎么能借“大串联”之机去探亲访友呢?这要是被“组织”知道了那绝对是一件挨批判的罪过。但转念一想,反正也就是这么回事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不管它,先去看看再说,何况先走的同学早就“游遍山,玩遍水”了。毛主席给的机会,不用白不用。虽然遭点罪,但自己想去哪就去哪,还不花钱,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千载难逢。

  在广场坐了有十几个小时,夜深了,个个冻得老想往厕所跑,可又不敢跑,生怕不定什么时候就进站。果然,有解放军喊:“往西南、西北去的‘红卫兵’跟我走。黑压压的一片人你拉我拽,睡眼朦胧地走了有二里多地,从车站尽头的栅栏处进了火车站。巨大的火车站里停着很多空车,但不知道都是往哪开的,没有标识,乱哄哄的人流,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逮着一列空车就上,我们也昏头混脑地挤了上去。这辆车真好,全是卧铺。直到开车才知道,不是去桂林的,而是开往西安的。既然上来了,还有卧铺可以睡觉,不管它,随便开,爱往哪开往哪开,这是命运的安排。

  二十多个小时的疾驰,古城西安到了。我在西安呆了有半个月。可怜的是我没去过大小雁塔、没去过碑林、没去过华清池、没去过捉蒋亭。听起来是笑话,其实真的没去过。倒是西安的几所高校都去遍了,虽然没人限制我的行动,但“大串联”的宗旨还在脑袋里统治、指挥。到几所高校就是抄大字报,一些激烈的语言、振聋发聩的呐喊、在抚顺听不到的传闻、小道消息、等等,都汇集到我的笔记本上。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