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在“大革命”的洪流外(三)(3)

2015-08-17 11:04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362
到目前为止,在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蓬勃开展的时候,我没写过一张大字报,没动过老师一指头,没参加过任何武斗。有人说你不遗憾哪,这是“逍遥派”、“观潮派”。

《龙凤旧事》之在“大革命”的洪流外(三) 图1

资料图片 来自网络

  体育老师姓刘,对我特别好,也是我的长跑和足球教练,要求很严格。他的脸上有一块很大的青记,平时看起来很吓人,一严肃的时候更有些狰狞。但他体育方面造诣很深,我校的长跑队、足球队都很有名气,应该都是他的功劳。现在他瘦削的身体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有些吓人。秋风中,他细瘦的腿跪在包包堎堎地上有些不稳,微微有些晃动。当地的社员有几个打手,一寸多厚的木板,带着“呼呼”的风声拍在当地的“地富反坏右”的身上,啪啪作响,“妈呀,妈呀”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一顿板子过后,跪着的“地富反坏右”个个倒在地上,无力爬起来。被人拽起,又是一顿更有力的板子。该轮到我的老师挨揍了,班里的几个“红卫兵”的骨干,对老师拳打脚踢,不一会儿,老师就满脸流血,痛苦的倒在地上。“刘某某,你这个臭老九,教我们什么了?教的都是坏招,球到边线你让往对方身上踢,这是‘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吗?你是公然和毛主席的体育路线唱对台戏,是反对毛主席的体育路线!刘某某不投降,就让他灭亡!”

  我靠!这都是足球场上的常识,国家队踢球也是这么干的,怎么还成了罪过了。刘老师还想分辩,还没等转过头来,又是一顿拳头、飞脚。打得鼻口窜血。我此时浑身发抖,一是害怕,二是心疼,但又没办法制止,只能眼睁睁地看他挨打。心里暗暗地骂:“操你妈的,你也不是校队队员,你他妈知道什么,怎么就和毛主席的体育路线唱对台戏了。要不是刘老师,我校的体育能有好成绩吗?”

  刘老师满脸是血,慢慢地抬起头来,无助的目光和我交接,他多么希望此刻我能站出来,为他说一句公道话。因为我是他所钟爱的足球队的左边锋,经常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他也确实教过我们用这样的方法来争取球权。但我没有这个勇气,这里没我说话的地方和权利。我躲闭着他的眼睛,低下头,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

  现在我什么都不能做,我恨我自己,怎么就不敢站起来为老师说句话?可那时候就是不敢,否则就会成为“反动教育路线”的“孝子贤孙”,会成为“红卫兵”的对立面。但我的心里有个声音对我说,老师是不能打的,“师道尊严”不对,把老师当成仇人,这样的学生就是忘恩负义的王八蛋。我和几个打老师的同学关系一直不算太好,心里老记着当时的场面。特别是他们还从未对此事忏悔过,有时还津津乐道,让我看到他们心里就别扭。

  刘老师五十多岁就死了,死于癌症。我记得在我们下乡前夕他还和我们一起照了一张毕业照,打他几个同学都在,看来老师比我有肚量。老师就是老师,时时刻刻在教我们怎么做人!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