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郭秀江:温暖回乡路

2015-08-17 20:49 抚顺七千年 郭秀江 818
如今,家乡的电铁废弃了,沈阳站几经改造,已彻底地变了模样。可回乡路上的温暖,依然丝丝缕缕地,连着过往,浓着乡情。让我对世道人心,依然抱有信心。

郭秀江:温暖回乡路 图1


  自下乡插队后,我的户口就离开了抚顺,这座城市成了我的故乡,我便是她在外的游子。


  然而,我与故乡并不隔膜。不论是当知青时挂锄农闲,还是工作时休探亲假和后来的年假,都往老家奔。就是出差,回程路上也要挤出三两天来,来回由沈阳中转不嫌折腾,回家的劲头十足。故乡蕴含的亲情友情,支撑着我的跋涉奔波;旅途中的留下的几幕记忆,温暖着我的回乡之路。

  那是六八年隆冬的一个晚上,沈阳火车站。

  广播里,开往抚顺的列车就要发车了,乘务员已经上了车,站台变得空空荡荡。才走到天桥口的我,心急如火却步履蹒跚地下着楼梯,奔车尾而来。最后一节车厢的车门,刚好对着天桥的楼梯。

  背上的背包太重了,压得我直不起腰来。行李里打着几十斤粮食,是队里分给我这段假期的口粮。我十分清楚家里粮食及食品供应的匮乏程度。再说,辽西的白高粱米,对于粗粗的玉米面,还是不错的调剂。我想着,咬紧牙关,艰难地迈出一步步。

  车头鸣笛了,车轮缓缓地转了起来,我刚刚挨近车门。

  这趟列车是那种车梯踏板在外的老式列车,我想拉住扶手迈上去,但沉重的背包妨碍了我抬腿。扶手已随着车体运行了,我落在后面。我的心突然沉了下来:完了,赶不上这班车了!

  这时,站在车门口的列车员跳下车来,把我连同背包向前带了几步,从后面把我提起来,拥到车门的脚踏板上。

  车速更快了,列车员紧跑了几步,跳了上来,口里埋怨着我:“怎么不早点,多危险。”

  列车员自然不会知道,我接到家中的电报,急急地请了假,从锦县的西北山区赶回来。我乘坐的那趟火车刚进站没一会,我没出站直接上了天桥,呼哧带喘地奔往抚顺去的站台,连急带累,已经精疲力尽了。

  我感激地看着列车员,那是一张大我几岁年轻的脸。不知他“抢救”我的行为算不算违章。当然,他可以不管。可他没能忍心看着一个已到车尾的女孩子,被抛在夜的站台。真的,如果我误了这班车,那一夜,还不知道怎么过。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