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 近代抚顺

近代抚顺

清朝末期日本野蛮霸占抚顺煤矿始末

2015-08-20 19:58 抚顺七千年 傅波 3011
清朝统治者只是担心在抚顺挖煤会破坏“龙脉”,没有想到批准开矿仅仅4年煤矿就被极其贪婪的日本人所占,也没有想到批准开矿仅仅10年大清朝就寿终正寝,这些实在与挖断“龙脉”无关
清朝末期日本野蛮霸占抚顺煤矿始末 图1
  1901年抚顺煤矿开矿时出煤的小煤窑,前面是千台山。

清朝末期日本野蛮霸占抚顺煤矿始末 图2
  这张照片拍摄于1905年3月8日前后,据高群先生考证:照片上清朝官员是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抚顺防御兼掌路记——吉祥(当时抚顺最高官员),旁边的是俄守军统领马德里多夫上校,在辽宁省档案馆日俄战争期间的档案中,马德里多夫经常出现在兴京、怀仁(桓仁)、通化、安东(丹东)等地公署向奉天省的呈文中。

  日本侵华,就全国来说,是八年抗战;就东北来说,是十四年沦陷;而就抚顺煤矿来说,则是四十年被侵占。

  1894年,日本开始了明治维新以来第一次大规模对外侵略,攻击的目标是国土面积比其大25倍的中国。交战中蕞尔小国竟然把老大帝国从海上到陆地打的一败涂地,战争的结果不仅使中国人感到震惊、惊恐,世界各国也是始料不及。议和时日本以武力相威胁,狮子大开口。几经交涉,李鸿章甚至以被刺枪伤为筹码,中日间才签订了割让辽东半岛、台湾岛,战争赔款两亿两白银的协约。

  然而,俄国窥视中国东北已久,不能坐视日本独霸奉天(包括抚顺)和奉天以南地区的美梦实现,联合德、法两国强行干预,史称“三国干涉还辽”。三国以极其强硬态度迫使日本吐出了包括抚顺在内的这块到嘴的“肥肉”,而为此买单的却是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又拿出三千万两白银“赎辽费”。

  然而,虎去狼来,俄国以“还辽有功”为借口,对清政府敲诈勒索。1896年,诱逼清政府接受《中俄密约》,随即索取了修筑中东铁路及其支线等特权。1897年底,俄国舰队擅自闯进中国旅顺口;翌年3月,强行向中国政府“租借”旅顺、大连及其附近海域,从而在远东取得了梦寐以求的不冻港。俄国侵入中国东北,修铁路、建军港,并企图开采抚顺煤矿。1901年初,沙俄多次以“拘捕匪人”为借口,派军士数百,荷枪实弹,闯人抚顺城,千金寨等地进行搜查。事实上,这种无端滋事的军事示威,不过是沙俄进行经济掠夺的先行故技而已。果然不久,一个名叫阎宝善的华人受俄人指使,在千金寨雇工挖煤,俄人意欲开采抚顺煤田的企图已经昭然若揭。

  抚顺是清王朝的发祥之地,又处在清永陵、福陵之间,被清政府视为“龙脉之地”,为保护“风水”,在抚顺挖煤之举一直被清政府所严禁。。一直到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清政府制定的《奉天矿务章程》中还规定:“无碍三陵者,方准开采,有碍者一概封禁”。 “三陵”是指永陵、福陵(东陵),昭陵(北陵)。


清朝末期日本野蛮霸占抚顺煤矿始末 图3
  日军占领抚顺后司令部人员合影

清朝末期日本野蛮霸占抚顺煤矿始末 图4
  1905年3月9日俄军在高尔山布防,图为俄守军将领在辽塔下合影。

  可是到了1901年,被八国联军赶出北京的慈禧、光绪无奈地唱起了“变法”的调子,这给商人们以“报效国家”为由而集资兴办厂矿吃了定心丸,使一批握有相当货币资本的开明人士受到了鼓舞,踊跃向近代资源投资。在清政府颁布新政的大前提下,又面对俄人已在抚顺有挖煤行动的危机时刻,已经逃跑到西安的慈禧、光绪已经顾不得“龙脉”之说了,无奈批准了奉天商人王承尧、翁寿的开矿呈请,于是在千山台(现称千台山)、永安台、老古台(现称老虎台)之间一座后来被称之为“煤都”的城市便开始形成了。

  王承尧是近代抚顺煤矿的开创者。

  王承尧是近代抚顺城市的奠基人。

  此时,清王朝的发祥之地已经成为俄日两国虎视眈眈的争夺之地。如果说在1860年英法联军攻进北京,咸丰皇帝带着慈禧等逃到热河,如形势紧迫,尚可出关回到老家——奉天、抚顺的话。那么,在1900年八国联军进北京时,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皇帝只能向西跑到西安,俄人势力已经侵入浑河流域,其先祖努尔哈赤的肇兴之地肯定是回不去了!

  抚顺开矿一分为二,经盛京将军增琪裁定,以杨柏河(由南花园流经欢乐园进入浑河的一条河,1934年日本侵略者为开凿大露天崛,挖了人工渠道将此河在露天矿南面引入古城河)为界,河西千金寨为王承尧煤矿公司,河东老虎台为翁寿煤矿公司。

  这样划分矿界,王承尧领有的西部煤田优势明显,千台山脚下的煤层据地表很近,有的甚至直接露出地面(距今7000年前出土的新乐遗址中精美的煤精雕刻品就是来自这里),非常易于开采,日出煤量增加很快。而翁寿领有的东部煤田据地表较远,开采难度较大,他看到王承尧煤矿出煤量蒸蒸日上,非常眼红,所以,翁寿煤矿开矿不久,为增加实力,寻找靠山,就引进了俄人资金,继而在杨柏河以西的王承尧矿界内的芦沿(杨柏堡村南,今西露天矿大坑)地区违约挖了两口煤层据地表较近的矿井,由此引起纠纷,王承尧据此控告翁寿越界开采,清政府派人详查后,责令翁寿退出河西矿井。


清朝末期日本野蛮霸占抚顺煤矿始末 图5
  1901年翁寿煤矿发行的股票

  此时俄人开始行动,他们先以入股的方式介入煤矿,很快又以股东的身份参与了煤矿的管理,翁寿败诉后,俄人见有机可乘,就又策动股东会议排挤掉了翁寿。此时如梦初醒的翁寿找到盛京将军哭诉俄人巧取矿权的曲折经历,请求清政府为其做主收回矿权。

  事已至此,俄人岂可轻易放手,盛京将军暴跳如雷,申斥痛骂翁寿糊涂至极,责令他滚出奉天,回原籍听候审理,并将翁寿煤矿的矿权判给王承尧,在当时的情况下,面对强大的沙俄势力,王承尧虽有矿权却没有能力接收地处老虎台的煤矿。

  王承尧不愧是一位有头脑的有爱国热情的民族资本家,他对俄人始终存有戒心,翁寿所领煤矿为俄人巧夺的事实,更使他感到严防俄人介人的重要性。他们经营的千金寨华兴利煤矿公司一切事情都由中国人主持,不吸收一名外国人参与,不给人以借口,不上中国买办的当,始终把俄国人控制在公司之外,牢牢掌握矿权,直到日军占领抚顺之后的一个月。 

  那边,贪得无厌的日本念念不忘“三国干涉还辽”的旧恨,念念不忘实现侵占中国东北这一战略目标,经过十年的“卧薪尝胆”,开始了与俄国争夺中国东北的“复仇”战争。

  1904年日俄开战,可怜软弱的中国,挨着的两个近邻都是穷凶极恶之徒,东面一个强盗,北面一个土匪,1895年“三国干涉还辽”时,中国有人还认为是“以夷制夷”外交的成功,而到1904年面对俄国在中国东北的全面渗入,以图借助日本以遏制俄国又成了很多中国人的一厢情愿。

  战争爆发后,可怜的清政府不仅宣布“局外中立”,还提供辽河以东为“交战区”,一时间“龙兴之地”变成了俄、日两国角逐的战场,饱受灾难的倒是“交战区”内的中国百姓,在中国国土上进行的这场帝国主义掠夺战争,给中国人民造成了极为深重的灾难。人民生命财产的损失无法计算。土地成战场,房舍被烧毁,粮食被抢光,几十万人流离失所。

  日军在异常惨烈的战争中终于占了上风,但也损失严重。后来在分赃交涉时,日本方面时常声称南满权益是用10万将士的生命换来的(实际战死日军人数为88429人,俄军战死32904人,而在十年前中日甲午战争时日军战死人数为13619人),可见战争之残酷。


清朝末期日本野蛮霸占抚顺煤矿始末 图6
  日军在抚顺击溃俄军后缴获的战利品。

清朝末期日本野蛮霸占抚顺煤矿始末 图7
  1905年3月8日俄军退到抚顺城内,远处山上是高尔山辽塔。

  1905年3月9日,由清河城、马郡丹、东洲堡一路击退俄军的日本鸭绿江集团军占领抚顺地区浑河南岸,经过激战的炮战和迂回围歼,当天强行渡过浑河,攻占了高尔山一线的俄军防线。两个强盗在抚顺拼杀,给抚顺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仅举抚顺城内一例,就可见一斑。光绪三十一年二月初七日(1905年3月12日)吉祥报给盛京将军增祺、奉天府尹廷杰的呈文(题名为“抚顺路记吉祥等为报日俄两军在境交战及日俄兵烧杀抢掠情形”)中详细记录了当时的情形:二月初三、初四(公历3月8日、9日)由南面退下来的俄军大队人马涌入抚顺城内,骚扰城内百姓。初四未刻(下午1点—3点)俄军出北门上高尔山布防之前,放火烧了堆积的粮草,正值大风,大火很快蔓延到百姓之家,俄军趁机大势抢掠,大小商铺被洗劫一空,不但打死两名百姓,还将救火的官员李英魁枪杀。俄军退守高尔山不久,日军入城,强占官署、民宅,强抢百姓物品。初五卯刻(10日早5点—7点)俄日开战,枪炮互施,流弹打死城内居民3人,百姓财产损失难以数记。

  3月10日,日军乘势占领奉天,俄军全线溃败,奉天会战中日军大获全胜。战败国沙皇尼古拉二世声称:“不割寸土,不赔一个卢布”。之后,在美国等国的调停下,精疲力竭的俄、日两个强盗签订了合约,日本取得了南满铁路的经营权。而在战争中中国人的生命、财产损失却无人理睬。

  日军占领抚顺的第二天,就派军队进入杨柏河以东包括老虎台煤矿在内的抚顺煤矿公司,日军无理宣称:该公司有俄人股份。俄人参与管理,就可视为俄人产业,予以军事接管。

  而杨柏河以西的华兴利煤矿矿主王承尧极为敏感,战火硝烟还未散去的3月9日,他就组织工人回到千金寨煤矿干活,以示矿权。

  可是,仅仅过了月余,在4月上旬的一天,日军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突然派军队占领了王承尧的煤矿。面对日本公开行抢的强盗之举,王承尧愤然上书、奔走呼号,强烈要求日本归还矿权、赔偿损失。清政府对抚顺煤矿矿权问题也算是重视,多次与日本政府交涉。但日本方面持强凌弱、一拖再拖,寻找借口,推诿耍赖。

  面对这种局面,王承尧表现出铮铮铁骨,七年间奔波于奉天、北京、大连之间,连续上书清政府,报告到日本军部、满铁总部、日本驻奉天领事馆交涉情况,为中国政府继续与日本政府交涉提供证据。

  资源缺乏的日本在探明抚顺煤矿的煤质、储量等基本情况后,视之为重中之重,岂肯轻易放手。而后,狡猾的日本方面又挑起“间岛”(延吉)主权问题等多个侵犯中国主权的问题,称之为“东省五案交涉”,最后,日本方面宁愿在延吉主权上有所让步,也要取得抚顺煤矿的开采权,而中国方面却是要坚决保住延吉主权,其他可以交涉,这样,抚顺煤矿开采权沦入日本方面就成为了可能。


清朝末期日本野蛮霸占抚顺煤矿始末 图8
  日军强占王承尧煤矿并加大开采规模。

  1909年9月4日,中日签订了“东三省五案交涉条款”,日本承认本是中国主权的延吉地区为中国主权,中国承认也本是中国主权的抚顺煤矿开采权为日本所有。丧权辱国,于此可见。

  1911年4月,中日又签订了“抚顺烟台煤矿合同细则”,中国权益进一步丧失。(详见《中日抚顺煤矿案交涉始末》黑龙江出版社1987年出版/傅波/著)

  对于已经精疲力尽但还在倔强坚持的民族资本家王承尧,多年来,尽管日本方面实施了恐吓、收买、欺骗、迫害等多种手段,都没有动摇王承尧执意收回矿权的坚定决心。但弱国无外交,无能的清政府被迫签约让出了抚顺煤矿的开采权,对不依不饶的王承尧,只能要求日本方面给与一定的赔偿。最后,日本方面以抚恤金的名义支付王承尧白银二十万五千两,眼看矿权收归无望,王承尧只好按股份将此款分发给各位股东,也算是最后的交代,然后凄惨地告老还乡。

  在国难当头之际,王承尧机敏地躲过了俄人之劫,却无法再躲过日人之难,尽管他顽强刚烈、有骨气、不屈不挠,自强不息,与日本人进行长达6年的交涉,正所谓“大厦将倾,独木难支”,国家的软弱无能最终使这位民族资本家的正当权益丧失殆尽,这是我们民族的悲哀

  此时,大清国已经摇摇欲坠,1908年,光绪、慈禧相隔一天离去,3岁的溥仪在登基大典上大声哭喊着:我要回家!他父亲在一旁哄劝说:快完了,快完了!很快,1911年清王朝垮台。解放后,清朝最后一个皇帝爱新觉罗、溥仪很巧合地回到他先祖爱新觉罗、努尔哈赤由平民到汗王的肇兴之地,在抚顺战犯管理所被改造成为新中国的公民,一个近300年的轮回,抚顺真的是大清王朝有始有终的地方。

  清朝统治者只是担心在抚顺挖煤会破坏“龙脉”,没有想到批准开矿仅仅4年煤矿就被极其贪婪的日本人所占,也没有想到批准开矿仅仅10年大清朝就寿终正寝,这些实在与挖断“龙脉”无关,倒是与清政府腐败、落后、软弱、无能有关。挖断“龙脉”也好,“有始有终”也好,不过是封建王朝与资本主义的对抗,爱国主义与殖民侵略的较量这两大矛盾发展的结果而已。

  日本占领抚顺煤矿整整40年,掠夺优质煤炭2亿多吨,留下的却是36处“万人坑”。

该文章所属专题:傅波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顺煤矿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