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郭秀江:一床红菊

时间:2015/9/2 14:41:15   作者:郭秀江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1
内容摘要:在母亲给我的嫁妆里,有一床花褥面特别惹眼,铺在床上,满眼亮丽:那大朵大朵怒放的红菊花,在黑色底子的衬托下,在少许白菊,绿叶的点缀下,开得花团锦簇,艳而不俗。

郭秀江:一床红菊
旧式被面

  在母亲给我的嫁妆里,有一床花褥面特别惹眼,铺在床上,满眼亮丽:那大朵大朵怒放的红菊花,在黑色底子的衬托下,在少许白菊,绿叶的点缀下,开得花团锦簇,艳而不俗。那种平绒材质,给花呀,叶呀蒙上一层绒绒的质感,平添了几分生动。


  记得当时母亲特别地指着这床褥面对我说:“跑了好几趟大商店,好不容易碰到这么好的料子,看这花色,这质量!”母亲说着,摸着,满意极了。

  母亲的神情,深深地打动了我。

  当时十年动乱结束了,经济体制的转轨已艰难起步,票证时代虽然走向了尾声,但物资的丰富仍有待时日。商店的柜台难得丰满,家家户户的布票依旧拮据。

  自少年时代开始的艰苦奋斗革命传统教育,又经过文G的强化,让我对世俗的风习很是漠然,对嫁妆也没什么概念。可母亲却十分重视,当成一件大事费心操持。

  就在这床花褥面里,蕴含了母亲多少丰富的情感和辛劳!

  从那时起,三十多年过去了,这床褥子看起来依然崭新如故。我总是把它铺在两层褥子中间,不易脏不易磨。对它格外珍惜,呵护有加。

  母亲去世后,我曾一度将这床褥子从床上抽出来,包好放进壁橱里,不再舍得用。一直到了夏季,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我把它拿出来晾晒。

  那天,我良久地凝视着眼前依然怒放的菊花,手中扶摸着母亲亲手缝制的一针一线,就仿佛看到当年已近七旬的母亲,为了给小女儿办几件让自己满意的嫁妆,一趟一趟地走向新屯地区唯一的“大商店”,一趟一趟地踯蹰在布匹柜台前。当有一天忽然发现有了这种开着菊花的平绒,母亲的心一定是一阵狂喜。我想象得出拿到布料时母亲的心满意足,想象得出母亲回家时一路轻快的脚步,想象得出母亲紧接着的忙碌… … 可不知那天柜台前人是不是很挤?不知母亲握着钱和布票的手在售货员面前举了多久?不知售货员是什么脸色?

  我的心隐隐地痛了起来,眼前升起了一层薄雾。

  我是习惯同儿子交流的,但我不曾把这些说给儿子。在改革开放后长大的一代人,很难想象出当年物资匮乏的程度,也就很难深切地理解在这看似普通的物件里,竟寄托着这般厚重的母爱!

  我把这床褥子重新放回床上,当我贴近它,就象贴近母亲,依然在母爱的笼罩下生活。

该文章所属专题:郭秀江专栏

标签:记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