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今日抚顺

微缩抚顺抗战史 60件事告诉你小日本怎么来抚顺、又是怎么滚的!

时间:2015/9/3 6:23:11   作者:作者不详   来源:抚顺党史办   评论:1
内容摘要:  抗日战争期间抚顺60件要事概览  1、1905年3月10日,日军攻占抚顺。1905年,日俄战争爆发。战争给奉天周围地区的人民造成了极大的灾难。日、俄在抚顺地区的争夺是日俄战争奉天会战的一部分。2月19日,日鸭绿江军由碱厂北进,2月23日,占领了清河城。第二天,继续推进。到3月...

微缩抚顺抗战史_60件事告诉你小日本怎么来抚顺、又是怎么滚的!


  1、1905年3月10日,日军攻占抚顺。1905年,日俄战争爆发。战争给奉天周围地区的人民造成了极大的灾难。日、俄在抚顺地区的争夺是日俄战争奉天会战的一部分。2月19日,日鸭绿江军由碱厂北进,2月23日,占领了清河城。第二天,继续推进。到3月9日,日军占领了大、小东洲,千金堡、杨柏堡等地。3月10日,日军攻占了俄军高尔山阵地,并占领了抚顺城。至此,奉天会战中的抚顺战役结束,此役,也标志着日军完全占领抚顺。


  2、1905年4月,日军强行霸占抚顺煤矿。日俄战争后,日本在占领抚顺城的同时,即占领了俄军逃跑后所放弃的抚顺矿区。为了尽快掠夺抚顺的煤炭资源,3月,日军从烟台(今辽阳市铧子沟)采碳所调来技师大八木乔朵,意在尽快恢复抚顺煤矿的生产。本月,日本派小山田淑助来抚顺任军政长官,他与加藤喜助、大八木等一起,招集游民、强行开采抚顺煤矿。同时还将华兴利公司的约四千吨煤炭洗劫一空。

  3、王承尧11次上书清廷抗议日军强行霸占抚顺煤矿。从1905年至1909年,王承尧先后十一次上书清朝廷,抗议日军强行霸占抚顺煤矿。

  4、1915年,日本在抚顺开办奴化中国人的日语学堂。1915年6月,抚顺炭矿,于本10日开始设立“日语学堂”,学制二年,共有三届毕业生,人数为51人。1921年4月1日,抚顺炭矿又在抚顺日语学堂的校舍开办“抚顺简易矿山学校”,由抚顺炭矿矿务部长兼任校长。4月7日正式开学,有预科学员25人,本科第一学校学员28人。1992年4月迁到东乡一町目的校舍与抚顺炭矿坑内系系员养成所合并。1923年1月1日改称“抚顺矿山学校”。

  5、1916年,抚顺煤矿工人举行第一次大罢工。抚顺炭矿东乡坑的工人被矿方抓捕,东乡矿500多工人于1月11日开始举行大罢工,要求矿方释放被捕工友,遭到矿方拒绝。罢工坚持了3天,最后被迫复工。但是日方3天损失3万吨煤炭。

  6、1916年大山坑发生抚顺第一次瓦斯大爆炸。抚顺炭矿大山坑东八道坑于1916年4月14日午前10时自然发火,引起瓦斯爆炸,致使150名中国矿工和1名日本人惨死井下。日本人为了保护矿井,直到第二天才从大山坑井下向外搬运工人尸体。为了防止矛盾激化,抚顺炭矿白天派人到井下寻找尸体后,在井下进行一定的整容,外伤部分缠上绷带,晚上8点以后再搬运到井外,装入棺材之中,以掩盖事故的真相。

  7、1917年,大山坑发生特大瓦斯爆炸事件。抚顺炭矿大山坑井下11日上午10时40分,因变压器着火,引起瓦斯爆炸,随即大火燃起。日方为保护矿井不管井下人员死活,采取封井措施,致使970余名矿工惨死井下,造成抚顺煤矿自开采以来的最大惨案。直到1月13日才结束封井。抚顺炭矿长米仓清族1月13日在向“满铁”总裁电告大山坑事故情况的报告中说:“大山坑封闭于本日午前十一时结束。”

  8、1919年5月,抚顺学生上街游行,号召人民抵制日货。在“五四”运动的影响下,本月下旬,抚顺街路出现了学生游行队伍。他们高呼“打倒列强”,“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实行对日经济绝交”等口号。沿途上得到了广大居民的支持,继而抚顺商界召开会议,决定共同“抵制日货”,并散发了大批传单。抚顺工人也有所反映,以怠工方式与日本侵略者进行斗争。

  9、1920年,大山坑举行工人大罢工。抚顺炭矿大山采炭所大山坑五帮道(地点在腰截子)因矿方延长工人开资日期,引起工人的强烈不满,有1000余名工人于本月举行罢工,要求不得延迟开资。抚顺炭矿所派出矿警进行镇压,工人仍然坚持斗争,直至矿方答应开支为止。矿方不得不答应了工人的要求。

  10、1925年3月,日本炭矿修建剥削腐蚀民众的“欢乐园”。抚顺炭矿在新市街划出矿用地115700平方米,于1925年3月开始建立“欢乐园”。内设老君庙、妓院、赌尝戏院、饭店、商场等场所。4月开始动工兴建。

  11、1925年兴京县、抚顺县学生举行罢课斗争,声援上海“五卅”运动。上海“五卅”惨案的消息传到抚顺后,抚顺城乡学生立即行动起来。兴京县女子中学和男子中学的学生同时罢课,学生在县城河北学校广场集会,列队游行。学生手里拿着三角小旗,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列强!”“为顾正红报仇!”“支持上海工人的正义斗争!”等口号,围绕县城游行一圈。同时,据1925年6月16日《盛京时报》第四版报道:“抚顺县城乡各地小学校也开展了声援‘沪案’的活动。6月16日,抚顺矿山小学全体罢课,上街示威游行,以对‘沪案’同情。”

  12、1925年日本炭矿报道,抚顺人民迁出千金寨。抚顺炭矿提出廉价收买千金寨中国街的要求,遭到了中国政府的抵制,特别是遭到千金寨市街商民的强烈反对。于是,日本人便采取了逼迁的手段,在千金寨市街下面加大药量放炮采煤。采煤后不许填,使地面震动,地表下沉。日本人还采取破坏千金寨交通的手段逼迁居民。

  13、1927年12月,王仁斋来抚顺指导工作。中共满洲临时省委于1927年12月派王仁斋来抚顺,专门从事工人运动。王仁斋到抚顺后,在抚顺炭矿当了一名采煤工人,积极教育和组织工人群众开展斗争。后因井下冒顶,他被砸成重伤,遂于同年底离开抚顺。


  14、1928年8月,中共抚顺特别支部成立。1929年8月,中共满洲临时省委派苏振久,到抚顺时化名王冰石。1927年在沈阳入党,后来成为叛徒、日本特务。到抚顺后,组织建立了中共抚顺特别支部,由苏振久任负责人,共4名党员。8月14日,中共中央在给中共满洲临时省委的《对满洲党工作的批评与指示》信中指出:“抚顺既有了支部组织,开始进行组织与鼓动工人斗争尤其在目前反日紧张时期更加重要。”

  15、1928年11月,王鹤寿来抚任中共抚顺特支第一任书记。1928年11月,中共满洲省委派王鹤寿来抚顺工作,任中共抚顺特支书记,执委有苏振久(做团的工作)和范青。这个时期抚顺有6名党员,其中有4名工人。

  16、1928年12月,王鹤寿被捕,抚顺地下党遭受第一次破坏。1928年12月下旬,王鹤寿在奉天参加中共满洲省委扩大会议,因被敌人发现,参加会议的14名同志一起被捕,中共满洲遭到破坏,党在抚顺的工作也遭受到很大损失。

  17、1929年4月,中共满洲省委向党中央汇报抚顺党的工作。1929年4月,中共满洲省委关于党务工作给中共中央的报告中说:“抚顺是满洲的主要产业区域,过去党在抚顺的组织异常的微弱,尤其是主要的矿工群众中,党未打入进去,抚顺党的组织仅建立在几个铁工厂上。抚顺工人日常斗争要求组织,尤其是工人中的反日情绪很高,但这些斗争抚顺党未能发动起来。抚顺党今后要努力打进矿工群众中去,打进南满大厂去,建立党和群众的组织,要找到群众日常迫切的要求,发动群众的日常斗争。”

  18、1929年8月,杨靖宇到抚顺特支工作。中共满洲省委于1929年8月派杨靖宇当抚顺特支工作,接替关世杰任中共抚顺特支书记,化名张贯一。杨靖宇,1905年2月13日出生于河南省确山县李湾村,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40年2月23日在吉林省蒙江县保安村壮烈牺牲。

  19、1929年7月,抚顺特支开始筹办抚顺工人学校。中共满洲省委于1929年7月29日发出给中共中央并转全总党团组织《关于职工运动最近情形及目前工作布置》的信。信中报告了奉天、抚顺、辽阳、大连、鞍山、营口等地党团组织状况和领导职工活动的情形,提出计划办一个或两个工人学校,并向中央请款筹办抚顺工人学校。

  20、1929年8月,杨靖宇组织抚顺产业工人大罢工。1929年8月,在杨靖宇的组织领导下,为反对抚顺炭矿当局大量裁减工人,反对加班加点,要求增加工资,于本月中旬开始了工人大罢工。罢工中心指挥部设在古城子,所有井下的采煤、运输、发电、机械、排水等岗位的工人都参加了大罢工。8月19日,抚顺炭矿当局不得不答应工人们提出的要求,决定撤回裁减工人的决定,适当增加工人工资,减少劳动时间,罢工取得了重大胜利。

  21、1929年8月末,杨靖宇被捕,抚顺特支再次遭破坏。由于叛徒范青的出卖,日本警察逮捕了中共抚顺特支领导成员、团的负责人王振祥。王振祥被捕后叛变,供出了杨靖宇等特支人员。于是,杨靖宇、孙德文、王文忠、傅聚田、由在存、由在文、张士贤、梁子仁、韩恩贵等中共党员和一些工人于8月30日先后被捕,只有冯邦彦等人逃脱。由此,中共抚顺特支遭到严重破坏。

  22、1929年9月,王永庆来抚顺恢复党的工作。1929年9月,中共满洲省委派王永庆(化名王占元,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中共山东省委委员)来抚顺工作,担任中共抚顺特支书记。10月初,到达抚顺,组织恢复抚顺的党组织,当时抚顺有9名党员。与此同时,中共满洲省委指示中共抚顺特支,要在矿井、发电所和机器厂等处工人中建立中心支部。

  23、1929年9月,中共清原县委成立。1929年9月,成立了中共抚顺清原县委,书记姜义峰,领导清原、开原、海龙和柳河的党组织。县委机关设在清原县南山城子。

  24、1930年1月,中共满洲省委向中央介绍抚顺工人斗争情况。中共满洲省委于1930年1月22日向中共中央提出《关于目前满洲革命斗争形势与我们的策略》的报告中指出:“抚顺小斗争极多。12月10日,有机械厂百余人罢工。又有一次,扫雪工人因生火取暖,日工头干涉,群起打伤日本人,受伤的日本人几至毙命。还有一次,为反对伙食涨价而斗争,都取得了胜利。”“抚顺地域分散,要赶快派人建立机械厂,第一、第二发电厂,以及大山坑、老虎台等矿区的中心区工作。”

  25、1930年2月27日,中国抗议日本掠夺抚顺油母页岩。中国外交部特派辽宁交涉员王镜寰于1930年2月27日致日本驻奉天总领导林久治郎照会,抗议日本擅自掠夺抚顺油母页岩。

  26、1930年3月,中共兴京县特别支部建立。1930年3月,中共满洲省委在新宾建立了中共兴京县特别支部(简称兴京特支),当时党员只有3人,隶属中共清原县委领导。并发表了《告农民书》。

  27、1930年4月20日,抚顺县保路委员会成立。抚顺炭矿为了逼迁千金寨数千户商民,采取了破坏交通的手段,将抚顺南通本溪、凤城的公路阻塞,并用武装强行禁止通行。这一举动引起广大民众的不满,以郊区农民为主联合工人、学生、商人、市民,于1930年4月20日组织成立了辽宁省国民外交后援会抚顺分会保路委员会。

  28、1930年6月,朝鲜共产党员加入中共。1930年6月,新宾的部分原朝鲜的共产党员,根据共产国际“一国一党”制的指示,根据中国共产党党章规定,有十几人履行规定手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隶属中共兴京特别支部。

  29、1930年8月,中共抚顺特别支部成立干事会。1930年8月,满洲总行委组织部对全省地方党员情况进行调查,满洲总行委直辖的党组织在辽宁地区的有:奉天市委,清原县委,抚顺、大连、台安、营口、兴京、辽中等6个特支。中共抚顺特支成立干事会,张干民任书记,李鹤年、郝金贵、朱裕民为委员,所属支部5个,其中产业工人支部4个,手工业支部1个;所属党员数量30人,其中产业工人6人,其他24人。

  30、1930年8月,抚顺煤矿工会成立。中共抚顺特支根据满洲总行委的“马上建立八大矿各矿的赤色工会分会,已有赤色工会会员必须马上形成组织,由各矿的赤色工会,公开的基础上形成抚顺矿工工会,最近省委派人去,以全国总工会名义,号召各矿的代表大会,产生他们的知道指导机关”的指示,于8月下旬在八大矿相继建立了工会组织,并且成立了抚顺每矿工会,由郝金贵担任工会主席。共发展赤色工会会员四五十名。

  31、1930年9月,抚顺工人联合会成立。在中共抚顺特支的领导下,于1930年9月20日在万达屋召开了抚顺工人联合会成立大会,出席大会的有特支全体成员(除郝金贵赴上海参加全国总工会会议未能参加),还有古城子、杨柏堡、大山坑、东乡坑、万达屋、老虎台、龙凤、搭连等八大矿的赤色工会负责人共20余人。大会由中共抚顺特支书记张干民主持,慢周总行委特派员、奉天市行委书记杨一辰代表满洲总行委出席会议并讲了话。大会通过了一系列章程,作出了发动总政治罢工的决定。大会选举郝金贵为抚顺工人联合会委员长,委员有张干民(兼秘书长)、李鹤年、刘荣芝、马德水、韩全会、薛敬斋。联合会下设组织部、宣传部、纠察对部、失业工人部、青年工人部。这是抚顺历史上的第一个地方工会。这时抚顺共有工会会员170余名。

  32、1930年10月,中共抚顺特支改为中共抚顺县委。1930年10月下旬,恢复后的中共满洲省委决定把中共抚顺特支改为中共抚顺县委,由张干民任书记兼负责组织工作。县委委员有:李鹤年(负责宣传)、郝金贵(负责工会)、朱裕民(负责农运)、刘荣之、马德水、李爱民(负责团的工作)。同时,中共满洲省委派杨一辰为特派员驻抚顺指导工作。中共抚顺县委机关设在千金寨北顺街后窖地大坑边油厂南的小土房里。县委下辖大井、古城子、农村三个支部。此时,抚顺的工人群众武装组织--工人纠察队已有10余人扩充到70余人。党团员发展到近40名,赤色工会会员发展到近200余名。

  33、1930年11月,中共满洲省委职委书记林仲丹视察抚顺。1930年11月9日,中共满洲省委主要成员、职委书记林仲丹到抚顺视察工作。10日晚,林仲丹参加了在万达屋华工街刘荣之家召开的中共抚顺县委扩大会议,听取了县委的工作汇报,并对抚顺的工作做了指示。受日本警察署派遣、隐藏在党内的特务分子范青也参加了这次扩大会议。

  34、1930年11月,中共抚顺县委遭到严重破坏。由于叛徒范青在1930年11月10日晚的会议结束后,向日本警察署报告了会议及林仲丹来抚的情况。于是,林仲丹在回奉天的途中,在本月11日下午3时许,火车到达深井子车站时,由范青指认给日本警察,使林仲丹在火车上被捕。当晚,中共满洲省委特派员杨一辰到县委找张干民谈工作,与张干民、赵发财一同被捕,并搜出一些党的文件和宣传品。12日,日本警察又在古城子等地逮捕了李鹤年、刘荣之、李德录、杨德昌等24人,使抚顺的党组织又一次遭到严重破坏,损失巨大。

  35、1931年2月,抚顺炭矿造成特大惨案。抚顺炭矿大山坑西二条,由于坑内缺乏安全设备,温度太高,于1931年2月7日夜间致使矿井内的硫酸燃烧起来,很快大火充满矿井。日本工头为了保住矿井,不顾工人们的死活,将坑口全都封闭,因此造成3070余人死亡,酿成抚顺炭矿建立以来的特大惨案。辽宁省农矿厅得知抚顺炭矿特大惨案后,派技正(职务)陈维前到抚顺炭矿调查特大惨案。抚顺炭矿当局接待了陈维前,并向他介绍了情况。陈维前提出与日本人共同到井下查看现场,遭到了抚顺炭矿矿长久保孚无理拒绝。久保孚声称:中方调查已属例外,坑内除服务人员外,不准外人参观。

  36、1931年8月,中共清原县委组织“八二九”农民武装暴动。中共清原县委于本月29日组织了“八二九”暴动。参加暴动的农民有800多人,分三路进军,奔赴山城镇,攻打日本领事馆,组织示威游行。暴动虽未成功,但给敌人很大震动。

  37、1931年9月19日,既“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二天,日军全面占领抚顺。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炮轰东北驻军地北大营,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事变后,驻抚顺日本守备队田川上尉会同日本警察署警视寺田所指挥的警察队,于本月19日上午11时进占了抚顺县政府及公安局,从而抚顺全部被日军占领。

  38、1931年10月,抚顺抗日救国纵队成立。1931年10月初,赵亚洲(原名赵殿升,抚顺县富尔哈人)在抚顺北部成立了抗日救国军纵队。赵亚洲任纵队长,队伍有3000余人,下设10个中队。纵队以红色袖标为标志,战斗口号是:“宁作战死鬼,不当亡国奴。”

  39、1931年12月19日,“血盟救国军”成立。1931年12月19日,由孙铭武、李栋材、张显铭等人组织的“血盟救国军”在抚顺清原县大苏河城皇庙举行誓师大会,宣告成立。

  40、1932年1月,王彤轩聚集抗日力量。1932年1月末,旺清们两级小学校长王彤轩(原名王紫寰,老同盟会员,1985年出生于新宾旺清门)矢志抗日,联结通化大刀会法师梁锡福(山东省曹县人,生于1898年,曾参加过通化大刀会暴动),劝说他带领大刀会会徒参加抗战。然后又联合了抗日志士王德仁、李学阳、王德科等人于本月末共同组织了“圣贤会”(即大刀会),聚集抗日力量。王彤轩任会长,正式编制成武术大队,下设四旗:黄旗司令梁锡福,红旗司令张同月,白旗司令许奎首,蓝旗司令薛柏。其中以梁锡福为首的黄旗最为强悍。

  41、1932年3月,辽东抗日军成立。1932年3月,王彤轩与梁锡福的圣贤会已发展到2200余人,便与梁世风率领的朝鲜革命军共同在柳河四铺坑举行抗日警师大会,举起了“辽东抗日军”的旗帜,组成了抗日武装,王彤轩任总司令,梁世风、梁锡福任副总司令。

  42、1932年3月,辽宁民众救国分会及辽宁民众自卫军成立。1932年3月,东边道镇守使署第一步兵团团长唐聚五与王育文等30余人于本月21日在桓仁召开秘密会议。到会的各县代表有:桓仁县长刘静达、公安局长张宗周、大队长郭景珊,通化代表杨宇忱,宽甸代表迟柏春,新宾代表孙达等等,还有唐聚五、王育文等共30余人。会议决定,组成辽宁民众救国分会,并投票公举常务委员5人,为唐聚五、黄宇宙、王育文、张宗周、郭景珊。

  43、1932年3月25日,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路军在抚顺成立。1932年3月25日,李春润与刘克剑、王彤轩、孟昭春等人在兴京秘密组织成立了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路军,由李春润任司令,刘克剑人参谋长,王彤轩的队伍为武术队,由王彤轩任司令。

  44、1932年4月25日,新宾县抗日政府宣告成立。1932年4月25日上午,天气晴朗,新宾县街国旗飘扬,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路军司令李春润在河南小学院内主持召开了有一万余名民众参加的抗日誓师大会。由李春润慷慨激昂地宣读了举义誓师典礼讲词。会上,还宣告成立了新宾县抗日政府,选举何成久为县长,毛雨峰为公安局长,李栋材为公安大队长。

  45、1932年4月,新开岭阻击战。辽宁民众自卫军成立后,使日本侵略者非常震惊,日本关东军便命令汉奸、东边道保安司令于芷山率伪军于1932年4月下旬开始了对辽宁民众自卫军的“东边道第一次讨伐”。于芷山率3000余伪军,携重炮18门,平射迫击炮10余门,由山城镇出发,分三路向李春润第六路军所驻守的新宾进攻。李春润带领所部沉着应战,在羊祭台、新开岭埋伏重兵伏击敌人。5月2日,伪军向永陵草仓北沟新开岭阻击敌人的密植女工自卫军发动了疯狂的进攻。王彤轩率领第六路军武术队及自卫营300余人给敌人以迎头痛击。敌人用重炮轰击,自卫军毫无惧色,一直战到天黑。第二天,自卫军撤出战斗然后向永陵转移。此次新开岭阻击战,共毙伤敌人百余人,缴获迫击炮1门,重机枪2挺,步枪30余支。

  46、1932年5月,新宾老城保卫战。1932年5月3日,李春润由新宾来到永陵前线督战。于芷山率伪军攻下新开岭和羊祭台岭后,便向永陵发起进攻。李春润见敌人来势凶猛,为避开敌人锋芒率部退出永陵,到嘉河沟与伪军对垒并亲临前线,指挥部队与敌人激战一昼夜,毙敌100余人,给敌人以重创后,率部撤出战斗。指挥部队撤退到老城(赫图阿拉)、皇寺两个制高点,居高临下,构筑工事,阻击敌人。5月5日于芷山集结伪军向老城和皇寺的自卫军进攻。于芷山在进攻前亲临老城河北布置伪军,并先派代表到老城与李春润进行谈判,遭到了李春润拒绝。于芷山见“谈判”不成,就指挥伪军向老城进攻,敌人骑兵从老城北关迂回前进,步兵用机枪向山上扫射。自卫军战士不顾敌人密集炮火,前仆后继,战斗进行了5个多小时,太阳已经落山,自卫军损失甚重,弹药也眼看接济不上,李春润见此,为了保存实力,且战且走,最后退至桓仁二户来休整。此次民众自卫军反讨伐的战斗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据当时北平《救国旬刊》报道说:“是役敌军伤二百余人,亡少校参谋一人,上尉连长一人,中尉一人,少尉一人,我军伤亡仅数名耳。”

  47、1932年5月,民众自卫军收复新宾。李春润率第六路军撤到桓仁二户来后,进行了十余天的休整,召开了一次首脑会议,研究了恢复新宾的具体部署,还致电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部请求助战。1932年5月11日,李春润率部击败了前来进犯的伪军田德胜部500余人。然后乘胜追击,直至新宾城下。5月15日拂晓,民众自卫军向新宾县城发起猛烈攻击。王彤轩、梁锡福率武术队攻入县城收复县东新市街。于芷山见县城已被攻破,民众自卫军进攻如此猛烈,便率部仓皇逃出新宾回到了他的山城镇老窝。下午,李春润、郭景珊率大队进入新宾县街,商民皆悬旗放鞭炮表示欢迎。

  48、1932年8月,李春润组建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一方面军。为了更好地领导辽宁民众抗日,张学良1932年8月初决定在通化成立辽宁省临时政府,并任命唐聚五为代理省政府主席兼辽宁民众自卫军总司令,授予上将军衔。中旬,唐聚五在通化主持召开各路军司令、县长及总部各部负责人参加的会议,公布了张学良的手谕和给唐聚五的委任状,决定以辽宁民众救国会为基础,成立辽宁省临时政府。会议鉴于辽宁民众自卫军已有30余路和10多个支队20余万人,为便于统一指挥,决定将各部统一编成六个方面军。第一方面军司令李春润兼第六路军司令。李春润组建第一方面军后,其战区主要在新宾、本溪清原、抚顺、东丰等地。

  49、1932年8月,清原战役。李春润在清原站住脚后,便决定攻打清原。8月19日,李春润率领第六路军一部,攻克南杂木车站,击垮守卫的日军,将车站焚毁,破坏了铁道和通讯设施。8月20日拂晓,王彤轩、梁锡福率部队攻入清原现成后,遭到敌人的顽抗,撤出。8月23日,刘克俭、王彤轩率部再次进攻清原。在清原南五里堡子与伪军前哨接触,董国华团伪军不敢正面还击,夺进工事顽抗邵本良团伪军占据县街顽抗。自卫军大刀队在吕晓峰营的火力支援下,反复冲杀,巷战肉搏达数小时之久,大部日伪军抵挡不住,仓皇逃往县街北山。当自卫军占领东街敌人的迫击炮队营房后,即令被俘队长向伪军发炮。正在这时,从奉天方面开来的日军铁甲车队,前来增援敌人。形势对自卫军十分不利,只好撤出清原县街向南转移。此战击毙大批敌人,俘虏140余人,击翻日军军车、装甲车各一辆。

  50、1932年9月16日,日军在抚顺市区的平顶山制造特大惨案。1932年9月16日上午11点多,日军守备队中队长川上到达平顶山附近日本分所,把大屠杀的任务进一步部署之后,守备队和宪兵队全副武装、气势汹汹出动了。他们分乘4辆大卡车往平顶山驶去,进到平顶山街,其余三辆就分散开来,一部分兵力把平顶山全村包围起来,严密封锁,不许进也不许出,大部分兵力则集中到平顶山东、西两个大山头,把住关口。进到平顶山街的这一群日军,又分成若干伙,从平顶山北头到南头,挨门挨户把居民往外赶。由于事前毫无思想准备,大家只顾害怕,都不想走。刽子手们一边嚎叫着,一边用刺刀逼着居民走。就这样,人们挨家挨户地被赶了出来。不多时间,全村家家户户都被赶了出来。居民在前边走,刽子手在后边用枪托撞,脚尖踢。午后一点多钟,人们差不多都被赶进了屠场,陷入绝境。日本守备队从四面八方紧紧向人群包围,拼命把人群向中心压缩。

  这时,在人声喧嚷中,用红布盖的机关枪被揭开了,一个日本军官一摆手,六挺机关枪同时疯狂地扫射开来,四面八方的守备队亦同时向人群开枪,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开始了。许多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已经饮弹倒地。枪声停止之后,一切寂然无声,屠场上黑压压一大片,全是尸首。正在刽子手准备离开时,他们又听见了有人发出呻吟声,于是,凶狠的刽子手们又进行了第二次刺刀屠杀。这场大屠杀直到傍晚才结束。从机枪扫射到刺刀屠杀完毕,一共历时三个多钟头。这一次大屠杀,平顶山同胞一共死多少人,确切数字现在无法查考。据刽子手说有2300多人,实际远不止这个数字。据人们计算,平顶山是一条很长的街,总共约有3000多人口,除去从死尸堆里逃生和不在家的,这次牺牲最少有2500多人。第二天一早,刽子手们按原定计划来处理善后。把尸首钩到山崖底下,叠起来。浇上汽油焚毁,然后用炸药把山崖崩塌,掩埋烧剩的骨头和尸体。从此,平顶山变成了一座人骨堆积的荒山。

  51、1932年10月7日,伪军对民众自卫军进行第二次东边道“讨伐”。日本关东军于1932年10月7日调集日军服部混成旅团、高波骑兵旅团、茂木骑兵旅团、独立守备队,并由朝鲜越境部配合,连同奉天伪军,开始对民众自卫军发动了第二次东边道“讨伐”。

  52、1933年4月,王仁斋开辟河里游击根据地。王仁斋率领7名游击队员于1933年4月4日,在清原大苏河大沙滩打垮了小股敌伪武装,缴获长短枪30余支。随后,开辟了龙岗山区河里游击根据地。

  53、1933年10月,杨靖宇率热河人民革命军独立一师进入辽东。杨靖宇率领独立一师跨过辉发河,于1933年10月27日南下进入辽东的清原、桓仁和兴京(新宾)等地,开辟抗日游击区。独立一师所到之处,到处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和爱戴,各地群众自动杀猪买酒送给队伍,请求部队在当地活动。

  54、1934年10月,东北人民革命军独立一师各部与敌激战。独立一师某部100余人于1934年10月1日下午4时,在兴京库仑沟与兴京县日本守备队及伪军骑兵九团三连遭遇,发生激战。战斗持续两个多小时,独立一师战士牺牲12人,敌人也受到重大伤亡。天黑后,独立一师的部队撤出战斗。10月8日上午11时,独立一师某部200余人在兴京大北沟与日本守备队及伪骑兵三连遭遇,双方激战两个多小时。独立一师击毙日军1人,伪军1人,击伤多人,然后向东转移。同日下午2时,独立一师60余人,在兴京北旺清的大西岔与伪军混成六旅六团二营四连一排遭遇,战斗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天黑后,独立一师向南转移。

  55、1936年,张佐汉重建抚顺党组织。杨靖宇代表中共南满特委于1936年1月29日派张佐汉回抚顺做党的地下工作,重建党的组织。3月20日,经过多方面考察,张佐汉介绍营盘城子后小学教员王绍纯和石翔振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发展了小学教员周鼎仲,周鼎仲又介绍在伪抚顺县公署当职员的李壮猷入党。后来,张佐汉又介绍伪抚顺县公署内务局街村股股长张贵恒入党;王绍纯又介绍佟保功、朱成业入党。到1937年时,抚顺党组织已发展到20余名。

  56、1937年7月,抗联一军三师在七道河子组织伏击战。抗联三师政委周建华、政治部主任柳万熙于1937年7月18日率30余名战士,在清原县七道河子东松木玲的道穴沟口负极日军,击毙日本关东军园部师团东边道讨伐队本部长冈田少佐,坂本大尉等日军官兵19人,缴获机枪1挺,小钢炮一门,长短枪30余支,战刀6把,以及其他军用物资。这就是著名的“七道河子战斗”。

  57、1937年10月,中共抚顺特支遭破坏。1937年10月4日上午,由于叛徒苏振久的出卖,日军开始分7路同时大搜捕,直到10月5日下午3时止,大搜捕结束,共逮捕中共抚顺特支的党员和群众29人。4时,敌人将被捕人员全部带回沈阳,关押在丰台内日本宪兵队和伪警察署。10月28日,敌人又在清原镇逮捕了王绍纯,在抚顺县营盘南边城子逮捕了石翔振。由此,抚顺党组织遭到了严重破坏。

  58、1938年5月,抚顺工人开展大罢工。抚顺轻金属厂(仅抚顺铝厂)夜班电工贾开元于本月到厂外附近买东西时,被工厂劳务系的外勤韩“骡子”看到,遭到毒打。电工组长都德傅带领工人们将凶手韩“骡子”痛打一顿。为了报复,日本人到车间抓走了4名工人。都德傅又找日本人电工班长成田进行交涉。表示:如果不放抓回去的工人,我们就不上班。经过斗争,日本人只好答应放人,给受伤的工人治疗,还答应了工人们提出的其他一些要求。斗争取得了胜利,在全厂引起轰动。

  59、1941年,抚顺特殊工人举行大罢工。抚顺炭矿西露天掘一个“特殊工人”小队60余人,因夜班吃饭没有蔬菜于1941年3月举行罢工。罢工坚持12小时,矿方满足了“特殊工人”的要求,罢工取得胜利。

  60、1945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日本天皇于1945年8月14日决定接受《波茨坦公告》。8月15日,宣布无条件投降。8月18日,日本关东军司令官正式下达关于停止战斗行动,日军全部解除武装的命令。同日,伪满洲国皇帝溥仪“退位”。8月20日伪满洲帝国宣告解散。9月2日,于停泊在东京湾内的美军军舰“密苏里”号上举行投降签字仪式。冈村宁代表日军签字投降,抗日战争胜利结束。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