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抚顺知青

王维俊:第一次吃狗肉

时间:2015/9/7 12:18:06   作者:王维俊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2
内容摘要: 现在我很少光顾狗肉馆,有的是吃的,何必吃狗肉!再说现在的狗肉馆当街杀狗,弄得血淋淋的,有些惨不忍睹,让人没了的食欲。
抚顺知青记忆
王维俊:第一次吃狗肉
资料图片

  什么事儿都有第一次,没想到吃狗肉都有第一次。第一次吃狗肉是在下乡的时候。

  下乡以前我曾经养过一条狗,是一只被人遗弃的小公狗,可不是现在人们养的那些名贵的品种,就是一种笨狗。但很短的毛,溜光水滑,全身是浅黄色。脑门上有个小白点儿,我给起个名叫“大黄”。家大人都挺烦狗的,不喜欢。但在我们哥几个的坚持下,还是把它在伙食不太好的情况下把它养大了,是我的好朋友。

  “大黄”死于武斗战士的枪下,不是无意打死的,而是故意为之,为的是吃肉。否则,他的皮不会有数个抢眼儿,也不会被弃于一眼枯井中。那时候有枪的只能是武斗人员,我不会无端地诬陷他们。从此以后我不再养狗,有些伤心了,也不吃狗肉,看到狗肉就想起我的“大黄”。但也有例外,我下乡的时候第一次尝到了狗肉的滋味。

  下乡的时候油水很少,城里见不到肉,乡下更难见到。有一回队里死的一匹骡子摔断了腿,接不上了,只好杀了吃肉,每个劳力分了三两肉。青年点有十一个人,分了三斤多骡子肉,剁馅儿包包子,从来没吃过骡子肉馅儿的我们,都觉得有点儿膈应,但一个都没少吃,造个沟满壕平,毕竟还是肉啊,过年的时候才能见到。

  村里的狗很多,几乎每家都有一条,主要用途有两个,一是看家守户;二呢,说起来有些恶心,给小孩打扫排泄物。家里的小孩拉屎了,老娘们就喊“小狗子,小狗子”,狗像经过训练似的,从外面跑回来,跳到炕上,给打扫得干干净净。

  这里的狗都没名,谁家的狗都叫“小狗子”。没人正经喂它,全靠自己觅食,实在没什么吃的,就跳到碾盘上,舔那些残余的粮食渣。怪不得还有一句俏皮话说“狗舔碾子——闲着也是闲着”。谁家要是用碾子都要好好地刷一刷碾盘和碾砣,不刷觉得犯膈应。

  狗在这里不受重视,但又离不开,起码还能打扫卫生、造点儿粪。狗粪特别臭、有劲儿,形容最埋汰的事儿都会说:“穿新鞋出门就踩狗粪上了”,又窝囊又埋汰,特别的窝火。冬天起早是捡狗粪的最佳时机,冻得硬硬的,没什么味儿,用粪耙子往粪箕子里一搂,挺省事,我都干过。

  这里没人吃狗肉,都觉得狗挺埋汰的。说起来不过是个“食物”的原因。谁家的狗死了,除了皮还有用,其余的一扔了事,任凭狼掏狗曳,我们觉得可惜了。别看我不吃狗肉,但在这个时候也觉得白白浪费了蛋白质和脂肪。他们不明白,这就是“营养转换”的问题,羊吃草、狼吃肉、狗吃屎,天生就是那玩意儿,狗吃屎它的肉就是不能吃?奇谈怪论!在蛋白质、脂肪缺乏的年代,白白扔了狗肉,真是造孽呀。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标签:知青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