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历史人物

历史人物

孙相适:论说王杲(之一)(2)

2015-09-12 22:59 抚顺七千年 孙相适 1891
后金国的母体是建州女真。建州女真在遭受官军丁亥之役严重打击之后,发展进程跌入低谷,持续七八十年成一盘散沙状态。带领建州女真迅速崛起的是努尔哈赤。而在努尔哈赤起兵之前,拉开建州女真崛起序幕的是建州右卫首领王杲。

  另外,万历二十九年进士兵部官员茅瑞征所撰的《东夷考略》、明代人海滨野史辑《建州私志》、程开祜辑《东夷奴儿哈赤考》、方孔炤撰《全边略记》、万历四十八年陈建、沈国元订《皇明从信录》、万历二十年进士兵部尚书王在晋著《三朝辽事实录》也都有记载。王杲的克星是李成梁,《明史》的《李成梁列传》亦有记述。在《明世宗实录》、《明神宗实录》里也可零星见到。这些都是明代书籍。明代史书只是记王杲反抗官军的事情,对他的家世比如他父亲的情况却看不见直接的记载(有间接的)。

  清代对王杲讳莫如深。王杲姓喜塔腊氏,是努尔哈赤的外祖父,在明代朝野皆知,在当代史学界也差不多取得共识。然而清朝统治者心里明镜似地,嘴上却坚决不说。在清朝统治者编写的书籍里甚至看不到“王杲”二字。他们编写的《实录》、《玉牒》只记:“显祖嫡妃额穆齐喜塔喇氏,乃阿古都督长女,是为宣皇后”。应当说“乃阿古都督王杲长女”,但把“王杲”两个字隐去了。连王杲名字都不许出现,更不用说王杲的事迹、他父辈的情况乃至王杲家族的情况了。清朝的这种文字封锁,给我们今天正确认识王杲其人,造成很大困难。

  清朝统治者可以管住国家出的书,却管不了老百姓的头脑。王杲的事情在民间以口头形式世代流传。有文人将民间传说写成文字,在这些文字当中最为珍贵的是《两世罕王传》。

  《两世罕王传》的作者是富育光先生。据高荷红文章《关于当代满族说部传承人的调查》介绍:富育光先生1980年调到中国社科院少数民族文学所从事民间文学研究。那时,他一有时间就到下面去调查,到北京郊区,一个屯一个屯的走,背个行李卷,都是化名下去的。高先生亲眼看到他有很多记录本,一年一个本子。富先生1986年调到吉林省民族研究所工作。据吉林师范大学特聘教授现居本溪市区的张德玉先生介绍:《两世罕王传》是富育光在北京时,到承德调查采访一位九十多岁的满族老人断断续续讲的满族长篇说部——民间传说的记录。富先生因眼疾几近失明,而求好友赵东升给整理成书。因富先生搬家,有一部分记录卡片未找到,故事缺章不完整,故未出版。张先生曾专程到长春从首至尾看了《两世罕王传》的原稿。

  《两世罕王传》记下了民间传说:“王杲其父人称多贝勒,原居桓仁境内。多贝勒借助哈达部王忠的威势,迁至哈尔萨阿林(新宾永陵二道河村)附近,不久因受邻部袭扰,迁居到果乐(古勒)山一带,整饬部众,训练兵丁,掌管水渡,夺取敕书,成为名震一时的女真首领。明边将视其为心腹之患,授意王忠之侄王台设计杀害了多贝勒。王杲满语名字叫阿突罕,阿突罕长到15岁时,聪明机灵,学得一身武艺,改名王杲。多贝勒死后,王杲继承父业,继续占据从马尔墩到古勒一带,霸水为酋”。

  在喜塔腊氏家族编修的《谱牒》面世并被解读之前,《两世罕王传》是关于王杲父亲情况唯一的资料,因而,述说王杲之文都爱引用它,有些人甚至将它当做信史引述。当我们现在掌握了相关史实之后,回过头来看《两世罕王传》,发现它很接近历史,带有浓重的历史印迹。然而,它毕竟是民间传说,不能当真正的历史对待。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标签:王杲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