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在“大革命”洪流中的爹和妈(二)(2)

2015-09-15 13:46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724
他和大多数科技工作者一样,没有被“文革”压倒,在“文革”结束后,如逢春的老树,在和时间赛跑,在各自的岗位上,为夺回“文革”造成的损失,拼命工作,并有所建树。

  选择通风专业是他朴素的感情使然,他不能忍受日伪统治时期日本人在发生煤矿瓦斯火灾时只要矿、不要人的暴行。他看不下去因瓦斯爆炸而造成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惨象。他常说一句话:“我就不信咱们自己就管不好瓦斯,就不信要想出煤炭,就得拿命换!”他刻苦学习,以五个A的成绩毕业。

  一九五三年毕业后,分配到龙凤矿,在通风区当技术员。他虚心向老师傅学习,把专业知识和实际结合起来,在很短的时间就可以独挡一面。我记得一九五九年《抚顺日报》就有他的一篇报道,是报道他严格坚持《规程》,抵制“放高产卫星”,果断命令停产,积极处理涌出瓦斯,避免了一起瓦斯事故的事迹。四年后,他被调到了局里,他面对的是全局的通风工作。

  此刻,他虽然没有受到无产阶级政权的“沉重”打击,但内心没有什么比失去专业更痛苦,更焦急。“来干校三年了,现在全局的安全生产怎么样?瓦斯的治理怎么样,还有没有人管?”他多想快点结束“干校”的生活,早点回到矿山,早点回到自己的岗位,早点着手尚未完成的技术难关。他苦苦地盼着,这一天他终于盼来了。

  我在这里再借用葆劼记者的一段文字:

  “福大命大的王云,这场空前的浩劫没能把他怎么样。1970年他接到调他回矿的通知。他本想回来可继续干他的本行,下放这三年多,他时刻想到矿区的生产安全啊。”

  “可是刚报到,便被分配到龙凤矿当工人。理由是思想改造要走完全过程。接受了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还不够,还必须接受工人阶级的再教育。这个教育又是两年。”(他被分配到龙凤矿采煤二区,当了一名充填工人,天天和柈子、薄子、管子、钉子打交道,充填工作就像打仗,争分夺秒,带水作业,每天衣服都是湿的,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王云虽然身为工人,可时时刻刻想着全局的通风安全工作。他到矿务局他曾工作过的通风科看过,原来的通风科已然不复存在,在生产组只有一个又不是搞这个专业的同志分管这项工作,他无奈的摇摇头离开了。

  王云,这个新中国培养的第一批通风安全的专业人材,无用武之地,而全局这项工作却几乎处于无人管的状态,他是何等痛心啊”

  “历史的舞台上总会出现一些出人意料的情节,1971年林彪摔死在温都尔汗,紧跟着来的无疑是对极‘左’思潮的一次反击。”

  “1972年王云被调回矿务局,在生产安全组工作。他此时面对的全局生产安全状况比1960年还要糟糕。他走遍了龙凤矿、老虎台、三个矿的72个采区,详细地写了一份关于“一通三防的报告”,局领导十分重视,以抚矿革发字(1972)153号上报”

  “这份报告上报到煤炭部,煤炭部安全技术司通风处王德惠处长看到报告后,十分兴奋。他立即打电话给抚顺矿务局,说‘这些年抚顺矿务局从未报告过安全上的问题,说明没人抓,现在有希望了。’当他得知起草这份报告的是王云时,更兴奋了,说:‘他是个有科学态度的人。’”

  “煤炭部认真研究了这份报告,批准了调整通风安全的方案,拨款近千万元。”

  “当这个方案批下来时,王云已是生产处副处长了,实施这个方案可谓是得心应手,通风安全工作很快按照其自身的规律进入了正常运行的轨道。”

  “像又打胜一次战役的将军疲倦地靠在军用地图前一样,王云握着他的计算尺,伏在台灯下睡着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革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