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在“大革命”洪流中的爹和妈(三)

2015-09-17 12:21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564
我妈的行为越来越怪异。经常自己蜷缩在墙角里,静静地听着,自言自语,仿佛有人在和她唠嗑,时而还激烈地和向着毫无对象的地方争吵。平时文文静静、温文尔雅的她,还满嘴脏话,骂着无形的对象。


  前面说到了我爹的这一段的情况,后来他挺风光。好歹没被“洪流”击倒或冲走,可我妈没他那么“抗造”。她让“洪流”给“击倒”了,差点儿没淹死。“呛”得有些发懵,头脑不清醒了,小孩儿都跟在她后面喊;“疯子、疯子”,我妈确实疯了。


  我妈的疯和“大革命”绝对有关。如果说我们家哥俩同时下乡对她是个她还能接受的打击的话,那么我爹走“五七道路”,以“现行反革命”的罪名去“五七干校”劳动改造,她没有思想准备,就好像晴天霹雳一样,走着走着,天空突然一个炸雷,把她的胆吓破了。

  “文G”刚一开始,就是迅猛的“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胆小的妈妈就生怕有什么灾难落到我们的头上。本来就“麻袋上绣花——底子不好”的我们,经不起这样的打击。我们家出身不好——富农。爷爷黄埔毕业——历史问题。看着一个个“有问题”的家庭眼瞅着就被撵出员工街的楼房,住进东山、北龙凤烧煤的小平房里,我妈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完了,是在劫难逃啊!她一宿宿地睡不着觉,偶尔眯一会儿,也会在噩梦中惊醒。告诉我们,她梦见爷爷被抓走了,戴着高帽被游街、批斗,打得浑身是血。梦见爹爹被戴上手铐,叫人拽上了大汽车,不知道拉到什么地方去了。梦见我们兄妹几个流落街头,破衣烂衫,沿街乞讨。她眼睛直勾勾的,仿佛还在梦境中。

  我们宽慰她,“没事,没事,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咱家又没什么说不清的事,不就是成分不好吗?和咱家一样的有的是,别老寻思那些不愉快的事儿!”

  她老是问我爹,“你在班上没做什么对不起毛主席的事吧?如果有就快向组织交代,争取宽大处理。”我爹就有些不耐烦,“有什么事儿?你没事儿瞎寻思,神经病!”那时候家家闹得有些火气旺,没好言语。

  我妈还是不放心,她老觉得家里有“定时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爆炸。趁我们不注意,她偷偷把装有我爷爷一些资料、照片、集邮的小皮包找了出来,在我家房后的防空洞里一把火烧了个干干净净。把原来的西服、领带、马甲藏在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她认为爷爷的东西就是“定时炸弹”。里面有爷爷的简历,特别是在黄埔军校的简历,有爷爷在黄埔时的军装照、西装照、受奖照、在飞机旁的戎装照,还有爷爷在解放前的工作照和一些逃亡台湾朋友的合照。特别是一些爷爷多年积攒的邮票,多是些国民党的人物头像,有国民党的青天白日党徽,这些东西太可怕了,一旦叫人发现,必死无疑。都叫她提前引爆“自毁”了。(这些邮票里不乏一些珍贵的票种,十分可惜。)

  她干的这些事我们谁都不知道,到我爷爷病故,在整理他的遗物时,才发现这些东西早已不翼而飞。百般盘问,才知道是我妈“毁物灭口”,让我们痛惜不已。

  虚惊一场,没人来我家搜查,也没人来抄家。爷爷的历史问题已不是什么问题,很清楚。万幸之中不幸的是爷爷留下的历史痕迹,只在记忆中了。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