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龙凤旧事》之在“大革命”洪流中的爹和妈(三)(3)

2015-09-17 12:21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2433
我妈的行为越来越怪异。经常自己蜷缩在墙角里,静静地听着,自言自语,仿佛有人在和她唠嗑,时而还激烈地和向着毫无对象的地方争吵。平时文文静静、温文尔雅的她,还满嘴脏话,骂着无形的对象。

  我妈的行为越来越怪异。经常自己蜷缩在墙角里,静静地听着,自言自语,仿佛有人在和她唠嗑,时而还激烈地和向着毫无对象的地方争吵。平时文文静静、温文尔雅的她,还满嘴脏话,骂着无形的对象。

  她工作不下去了,每天到班上不是到处走,就是躲在墙角里,和谁唠上一阵,或是泼妇般的叫骂。同事们有些害怕,都跟领导说:“快让老窦休息吧,她疯了!快把他送精神病院吧,挺好的一个人,完了!”可现在谁去送啊!我们家现在“四分五裂”,爷三个在“改造”,没有人,也没有能力去控制她的病情。

  奶奶偷摸找来了会“跳大神”的二爷爷,舞舞乍乍地行法捉妖,又找来我家世交的老中医,给她扎汉针、拔罐子,祛痰疏臃,都不行,只好由她的性子来,她越来越疯,直至到阎王殿走了一遭。

  现在没人能限制她的自由,她想去哪去哪,想干什么干什么,谁也没有办法。她把家里好不容易攒下的白面都蒸成了馒头、花卷,用小筐装上,来到井口,挨个地给下井的矿工:“吃吧。这是我们家自己的,我们家是富农,有的是白面,你们吃了我就赎罪了。拿着吃吧,我家是地主,竟剥削你们了,吃了我就赎罪了”。她在医院工作,不少人都认识她,劝她回家,她撒泼打滚不回去,每天都造得没了往日干净、利索、时尚的形象。

  有时她会自己戴着“现行反革命”的牌子到毛主席像前请罪。“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我代替王云向你请罪。他破坏矿井(西露天矿一九六七年(4.20事故),罪大恶极,但他不是故意的,我保证。”说完还要给毛主席跪上一段时间,表示赎罪了。龙凤矿的老同志都认识我父亲,也认识我的妈妈。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这个家庭会到现在这步田地。一个堂堂地矿务局生产处干部的家属,会变成了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都暗暗地叹息,摇摇头走开了。

  家里的其他几个成员闹心了。妈妈四处游走,奶奶要管三个上学的孩子。晚上还要盯住妈妈,不能随便出去,困倦、疲劳、担心和对我们的思念与日俱增。有一天晚上,天降暴雨,深夜里妈妈走了出去,躲在房后的苞米地里,听来自四面八方的语言,和无数个对象吵骂。奶奶和弟弟强拉硬拽,才把她从幻听、幻觉中拉回到现实。她神神秘秘地说:“你们还睡觉,你爹叫人打死了,你大哥、你二哥全叫人给专政了,我要去救他们,你们睡死吧!”她喊叫着,眼里充满了愤怒、恐惧和绝望,她像一头暴怒的母狮,不惜一切地扑向夺去她的亲人们的敌人,拼命的样子,极其吓人。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