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王冬芳:孟特木非猛哥帖木儿考(3)

2015-09-18 11:01 抚顺七千年 王冬芳 4574
猛特木与猛哥帖木儿是否为一个人?清史学界一直认为孟特木与猛哥帖木儿是同一人。而笔者却认为他们是不相识的两个人

  第二 始祖迁移的原因动机

  猛哥帖木儿与孟特木在他们的生活中都发生了迁徙,各经历了几次迁徙在这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最后一次迁徙,引发迁徙的原因不同。孟特木“生有智略,慨然以恢复为志,计诱先世仇人之后四十余人至苏克苏浒河……”①他是为报家族仇而迁徙到苏克苏浒河的,矛盾双方都是女真人。然而,猛哥帖木儿是因为与李朝矛盾到了不可解的程度,才率领部族经过艰难的长途跋涉西迁的,矛盾双方是女真人与朝鲜人。孟特木迁徙的动机是报仇,猛哥帖木儿是为寻找安宁的生活空间。

  引发他们迁徙的动因分别是报仇和寻找安宁的生存空间,两个动因涉及的对象分别是女真本民族人和李朝外族人。

  第三 始祖的迁居地:

  对于孟特木在《清太祖武皇帝实录》中这样写到:“其孙都督孟特木有智略,将杀祖仇人之子孙四十余,计诱于苏克苏浒河虎栏哈达山下黑秃阿喇,距鳌多里西千五百余里,杀其半以血仇,执其半以索眷族,即得,遂释之”。这个事件发生在今天的浑河上源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

  猛哥帖木儿也曾西迁过,据新近出版的董万伦著《猛哥帖木儿》十一之(一),之(二)考证说:猛哥帖木儿于永乐九年被迫西迁,其路线“大致是顺着明朝开原东陆路驿站线前进的:从今和龙出发,进入今安图县界,到达今新兴微东的阿赤郎贵,然后由此地西进,入二道江。时值早春二月,沿二道江河谷西走,到达费儿忽(富尔江),继续西进,三月到达今夹皮沟,约在四月初, 到达灰扒江(辉发河)口。再沿灰扒江河谷盆地南走,到达纳丹府城(今桦甸),继续南走,到达奚关(今海龙),最后到达目的地“方州”。“猛哥帖木儿率斡朵里部最后定居在余下地方”。余下在方州通往开原的要道上,“可能在小清河上游,距完颜城不远的地方”。开原是今辽宁省与吉林省交界的地方,“余下”在通往开原的道上,没到开原就没有进入今辽宁地界,就是说没有到达“苏克苏浒河虎栏哈达山下黑秃阿喇”地方。见于《中国历史地图集 释文汇编东北卷》(第279页)“坊州城”条,认定坊州城“按之今图,即吉林省辉发河上游北岸的山城镇”。无论董先生考证还是早年的王钟翰等先生的考证,都认为猛哥帖木儿最远到达今吉林省西部,根本没有进入今辽宁省界,也就是说猛哥帖木儿根本没到过孟特木创造英雄业绩的浑河上源。

  不仅如此,孟特木迁居到苏克苏浒河虎栏哈达山下黑秃阿喇以后,他及努尔哈赤之前几代人没有迁出此地。而猛哥帖木儿不同,他于永乐二十一年又迁回到今朝鲜咸镜北道,当时称作斡木河的地方。

  第四 猛特木的父亲不知名

  在清官方认定的先祖与世代传承表中,孟特木作为孙辈直接与范茶衔接,作为范察孙记载史册,未提及范察子,即孟特木之父,就是说孟特木的父亲叫什么无从知晓,更不知道母亲的名字。

  猛哥帖木儿的情况完全不同,不但父亲清楚而且母亲的名字连外祖父的名字也清楚。见于李朝记载:“宗瑞回启曰:凡察之母佥伊(小字 官名)甫哥之女也吾巨,先嫁豆万(官名)挥厚,生猛哥帖木儿。挥厚死后,嫁挥厚异母弟容绍(官名)包奇,生於虚里、於沙歌、凡察……”②以此可见猛哥帖木儿的母亲叫也吾巨,外祖父叫甫哥,甫哥也是首领并且有元朝授职的佥伊之职。其父亲挥厚也很著名,是女真称为“豆万”即万户的大首领。猛哥帖木儿的父母都是名门子弟,属于望族联姻。而且猛哥帖木儿是从父亲挥厚手接下统领部众的职务,不可忽略的挥厚在努儿哈赤家族世系中被忽略了。

  难道是努儿哈赤忘记了吗?女真人向来有口传历史的习惯,所谓历史就是家族世系,努儿哈赤当然不会忘。万历四十年十月努儿哈赤率兵征伐乌拉部,他骑马站在河中对乌拉部首领布占太说:“┄┄汝试言之,百世以前汝或不知,十世以来汝岂不知?”③努儿哈赤既是猛哥帖木儿的六世孙,就当是挥厚的七世孙。既然十世能记得,那麽七世当然都记得。然而把赫赫大名的“豆万”万户七世祖略过不记,记了八世接下来是六世为何用意?


  ① 《清太祖实录》卷1
  ② 《李朝世宗实录》卷82辛亥条

  ③ 《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453 丁卯条 甲戌条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猛哥帖木儿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