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王冬芳:孟特木非猛哥帖木儿考(5)

2015-09-18 11:01 抚顺七千年 王冬芳 4134
猛特木与猛哥帖木儿是否为一个人?清史学界一直认为孟特木与猛哥帖木儿是同一人。而笔者却认为他们是不相识的两个人

  因为努尔哈赤向明朝申述自己的不幸,按照清人的追述是明朝理亏才给了他三十道敕书,其中包括一道都督职的敕书,和三十匹马,按照明朝人的记载是缴获的敕书“无所属”,才给了他。说明他的父祖既没有城寨部众留给他,也没有敕书、铠甲之类的遗产给他。总之这些能成为他起事的实力基础的东西一样也没有,他是孑然一身起兵的。而在当时大小首领们都有城、寨拥众自守,至于敕书都有一定数额,哈达部与叶赫部首领各有五百道敕书还你争我夺不停。

  而六祖子孙争的不是敕书部众而是追随谁。尼堪外兰因为得到明朝的支持,被任为首领。“使臣曰:……,我当助尼堪外兰,筑城于甲版,令为尔满洲国主矣。于是国人信之,皆归尼堪外兰。上同族宁古塔诸祖子孙至堂子立誓,亦欲害上,以归尼堪外兰,又迫上往附”。部众们不是争敕书,而是争着归附哪一个有势力的人,可见不仅努尔哈赤是不富有的普通人,六祖子孙也是如此,足见六祖子孙仍处在经济状况一般化的状态中。如此说明什麽呢?说明努儿哈赤及其家族--六祖及其子孙不是处在建州部最高的位置上,经济状况不像世代首领的子孙。①

  第七 社会地位

  努儿哈赤及其家族世系处在什么社会地位呢?史料中明白地作了回答。仍见于《李朝宣祖实录》记载;万历三十三年七月“如许酋罗里、忽温酋卓古等,往在癸巳年间相与谋曰:老可赤本以无名常胡之子,崛起为酋长,合并诸部,其势渐至强大,我辈世积威名羞与为伍”。在努儿哈赤显现威势以后引起了海西四部首领领们的注意,他们这样经过筹划发动了九部联军攻击努儿哈赤的“古勒山”战役。②

  关于努儿哈赤是普通人家的子弟,明人也有记载。陈继儒在《建州考》中说:“阿台之婿他失,则奴酋父也,他失之父曰教常,则奴酋祖也。初李宁远诱阿台于城下,袭而杀之,并杀其祖父,而奴酋请死不暇,奴是时一孤豚腐鼠耳”。程开古(加示补旁)在《东夷奴儿哈赤考》中说:“奴儿哈赤,王杲之奴”,“然彼时奴酋祖父为我兵掩杀,尚孑然一孤雏也”。③

  这些当时人的记载反映了他不是贵胄出身,则其父祖不是贵胄。

  第八 李朝记载引发误解

  推敲他姓佟的根据,主要是依据在李朝的记载中,努尔哈赤曾持有建州左卫的敕书,左卫大首领猛哥帖木儿姓佟。至于努儿哈赤手持“建州左卫”都督的敕书,不足为其姓氏根据,因为当时敕书的归属不仅已经打破了嫡传的界限,而且打破了原来血缘部落的界限,就像当时速儿哈赤还持有“建州右卫”都督的敕书。建州女真被其兄弟统一在旗下,几百道或所有敕书在其手中,用哪一道不是随心所欲的事情呢。可是要问努尔哈赤为什么第一次朝拜李朝为什么不出示建州卫的敕书,建州卫李满住一支为李朝所痛恨,满住父子被李朝所杀害,其后人屡屡要报仇,李朝时时提备着。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努儿哈赤要与李朝建立和平相处的关系,不会傻乎乎地以世仇后人的身份出现,当然不会用建州卫的敕书。

  后来李朝边官发现了这个问题,万历二十八年七月,“兵使李守一久在南边,故老酋根脚不能详知。因其文书由此云云矣。此胡仰顺天朝,受职为龙虎将军,本姓佟,其印信则乃是建州左卫之印云云”。④这便是李朝称努尔哈赤为童或佟姓的来历。猛哥帖木儿、凡察、董山等在李朝有威信,用左、右卫后继人的名义便于与李朝打交道是可以理解的。


  ① 《清太祖武皇帝实录》卷1
  ② 《李朝宣祖实录》卷189戊子条
  ③ 载《清入关前史料选辑》第一辑

  ④《李朝宣祖实录》卷127戊午条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猛哥帖木儿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