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中秋夜思念父亲

2015-09-27 04:11 抚顺7000 王尧 2020
中秋夜思念父亲王尧又是一年的中秋夜,又是一年的团圆时。又是一年品尝月饼、瓜果堆簇的夜晚,又是一年陪伴慈颜、绕膝堂前的良宵时分。今年,我的月亮永远缺了,因为少了爸爸的笑脸。但我的月亮永远也不会变成残月,因为爸爸的笑脸永存在我的思绪里。想起了小时候的月亮。那是70年代初开始的披星戴月...
王尧:中秋夜思念父亲 图1

  又是一年的中秋夜,又是一年的团圆时。

  又是一年品尝月饼、瓜果堆簇的夜晚,又是一年陪伴慈颜、绕膝堂前的良宵时分。

  今年,我的月亮永远缺了,因为少了爸爸的笑脸。但我的月亮永远也不会变成残月,因为爸爸的笑脸永存在我的思绪里。

  想起了小时候的月亮。

  那是70年代初开始的披星戴月、风餐露宿的日子。妈妈、爸爸、我和妹妹这一家四口的大、小“五七战士”,被下放在清原高丽屯大队霸王沟小队。这个村距离爸爸担任语文老师的南口前中学有20多华里,算不清爸爸九年里走了多少路。在我的记忆里,爸爸每天都很少早早地回来。爸爸回到家的时候,不是披着远远的山顶上那一抹抹晚霞,就是伴着漆黑的夜空里那一轮高高的月亮进了篱笆墙前的院门。有时,那月亮照得山清树明,看得清石头路和河流,有时遮蔽在乌云黑雾后时隐时现,倒是萤火虫像给爸爸指路的灯笼。不管我多惦记他,多想念他,他总是这么晚回来,他的归来总伴着妈妈唱给妹妹的摇篮曲,伴着被他的吻惊醒了的妹妹那双欢快地伸出的小手。

  想起了小时候的月饼。

  在那么遥远的地方,在那么困苦的时日,幼年的我和妹妹从没有断过点心。那时候,爸爸总是能带回来1、2个用草纸包着的油亮油亮的老式大面包,总是能带回来几块老式 “槽子糕”、“核桃酥”或者硬硬的压缩饼干。每到中秋,爸爸还总能带回来几块老式的月饼,里面有“青丝玫瑰”,有些许的散碎果仁,甜得有些咸,粗得像玉米面。看到吃惯了城市里的美食的我不爱吃这种又土又腻的月饼,爸爸的眼神里总是有几份歉疚。一向喜欢吃点心的爸爸平时根本吃不到只有中秋节前夕才能出现的月饼,儿子不吃,爸爸吃掉本是无可厚非的事,但爸爸从来不动一口,而是嘱咐妈妈把月饼包起来,等儿子口苦到想吃的时候再吃。


王尧:中秋夜思念父亲 图2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