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维俊:《龙凤旧事》之摔跤往事(3)

2015-09-29 15:41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597
“文化大革命”进入“文攻武卫”阶段,龙凤兴起了练武之风。十五、六岁的半大孩子(男生)几乎人人学武。那时候教练武术的人很多,为什么,因为龙凤地区的人员构成非常复杂……

  从此以后,本村的老小没人敢和我较量。倒是有个锦州的小青年姓傅,也是练摔跤的,和我们村的姑娘小莲处对像,和小莲说自己会摔跤,而且在锦州一带还挺有名。小莲就说,我们这里的抚顺下乡青年有会摔跤的,你俩比试比试呗,也让我露露脸。实际小莲就想看看他的真本事,是不是吹牛。他就敞怀露胸地到我们青年点来下“战书”。“听说抚顺的王大哥会摔跤,我呢,也会一点儿,咱们以武会友吧,切磋切磋,行不?”看看他那不可一世的样子,我应了战。跤场就设在小莲她家房后。闻听锦州和抚顺的小青年要比摔跤,呼呼剌剌去了不少人看热闹。他的个子比我高一点,看他抻腰踢腿的样子,我感到他的身体挺柔韧,倒叫我格外提防。交手之后,我知道他不过是“花拳绣腿”,我一点儿面子都没给他留,没费太大劲儿,三比零完胜。当我们簇拥着得胜“会营”的时候,就听小莲在后面骂:“完蛋的玩艺儿,还吹牛逼不,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抚顺比锦州大多了!”

  第二年夏天,回龙凤探亲,不知谁把我会摔跤的事捅到了矿前教摔跤的谭哥的耳朵里。他和我妈很熟,央告我妈非要和我会会“跤”。我妈也不知道我会什么,就答应了还说:“你教教他,他什么也不会,别摔坏了就行”,你说我妈胆儿多大(我妈那时候精神不太好)。我妈都答应了,我还说啥?我在同学们的簇拥下,在十六中操场和他一决高下。不管怎么说人家毕竟是老手,我是凭我的力量和感觉。他一点便宜都没沾着,和他摔了个平手,弄得他很不好意思,一帮徒弟在呢。真是“乱拳打死教师爷”。

  参加工作以后,每天下井,没时间也没精力再玩儿下去。到了一九八四年,又露了一把脸。也就是我调到局里工作的第二年,晚上坐通勤车回龙凤,路过老虎台时,忽然看到路边有两个人在凶狠地打一个背着两个包裹的人,那个人已经被打得头破血流,直喊“救命”。

  我们几个年轻点儿的立即叫司机把车停下,冲了出去,那两个人一看有人管闲事儿,又赤手空拳,其中一个举着棒子就向我扑来,还没等他棒子落下,我一个进身,封住他的胳膊,来了一个“大别子”,他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掼在地上,鼻子、耳朵都出血了,另一个一看,还没到一分钟就倒下一个,蹽得比兔子都快。我们把受害人和害人的随车交到万新治安岗亭。原来,是那两个人要抢另一个人的货,没想到被我们给冲了。同车的同事们都向我竖起了大拇指。“没想到小王还真有两下子,一眨眼儿就给放倒一个,行!”回家后媳妇看我的西服上都是血,吓坏了。听我细说后,担心地埋怨我“多大岁数了,还打架?太二!”(那年我三十五岁,确实过了冲动的年龄)后来局机关党委为此还开了表彰会,表彰了我们几个见义勇为的同志,每人奖励了一盏台灯。《矿工报》还搞了一篇通讯,宣传了我们见义勇为的事迹,有点儿小题大做了。      2015年9月28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龙凤旧事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