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抚顺知青

抚顺知青

王维俊:谁说我没扛过枪

2015-12-11 09:28 抚顺七千年 王维俊 1457
我们基干民兵的任务更多了,白天搞批判,晚上巡逻,整的人困马乏的,每天晚上都要制定新的“口令”,并传达到全队的每个劳力。
抚顺知青记忆

 

王维俊:谁说我没扛过枪 图1

民兵 (资料图片 来自网络)


  人们常把“吃过糠,跨过江,扛过枪”作为人生的资本,谁要是有了这些经历就很了不起。我也是这么看,如果这几样都具备,人的一生该多么丰富多彩!

  我相当遗憾,这几样好像一样都没沾。虽然我生在解放前(1949年8月生的)但没吃过糠。跨过江(抗美援朝),就更没有了,那时候还小,朦朦胧胧的记忆中,好像家里的窗户上都贴着“米”字型的纸条,外面的防空警报一响,幼儿园的老师就领我们往山上的防空洞跑。有过好几回,是把我们归置到一辆车里,推过去的。老师一劲儿喊:“不许吵吵,不许哭!”

  我感到最最遗憾的就是没有扛过枪,想当兵曾经是我的一个梦想,但就是一个梦,从来就没实现过。1965年我中学即将毕业,开始征兵了,心里那个急呀,要是能参军多好,什么高中不高中的,没人稀罕。可是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连名都没让报。眼见一个个我熟悉的同学都经体检、政审合格,穿上了绿军装,走进了军营。心里真真的不是滋味儿。

  特别是听说有的同学所在的部队被调防到珍宝岛,直面苏联军队的虎视眈眈,更是千方百计地打听这方面的消息。

  我有个同学叫高树平,初中时他是八班的,跑得挺快,有一年运动会,四百米决赛,他第一,我第二。他所在的部队就调防到珍宝岛,参加了“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当时这方面的报道,连篇累牍,看得我热血沸腾:“我怎么就捞不着这样的机会呢?要是能和曾经田径场上的对手并肩作战该多好!”

  下乡后,又有一次征兵的机会,我们的同学走了三个,有两个个子还没我高呢,都当了兵,既为他们感到离开农村而幸运,也为自己没有资格当兵而懊恼,挺上火的。

  我们小队也有两个在乡青年参军了,当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地向我们告别的时候,当他们邮来骑马挎枪、英姿飒爽的照片的时候,我对军营的渴望,骨子里的尚武精神就开始膨胀了。多想像他们一样挎着枪履行自己保卫祖国的神圣职责,哪怕血染疆。怎么就没人给个机会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1971年,形势不知道怎么就紧张起来了。上级传达的一些消息还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备战备荒为人民”。公社组织大队干部去山西大寨学习、取经,回来就打石头、修梯田、造台田。原来的漫坡地也都修了梯田。原来好好的平地,造上了台田,整的包包堎堎的“四不像”。干了一辈子的老庄稼把式也整不明白了。背后偷偷地骂:“净干一些大伯子背兄弟媳妇的活——挨累不讨好,那能打粮食么?”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维俊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知青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