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努尔哈赤从军李成梁帐下史亊再探(3)

2015-12-14 19:18 抚顺七千年 张德玉 5081
努尔哈赤“脱李成梁难”, 逃到“叶赫招亲” 后,在叶赫住了一段时间,“难”已过,“情”已缓,在叶赫得到垂青,缔结了姻盟。之后返回建州,途经嘉穆瑚寨时,结识了额亦都、噶哈善、安费扬古等“固岀”朋友

  这数百万移来之民为开发辽东,繁荣辽东经济,交融辽东文化,推动辽东社会进步,做岀了巨大贡献。在这种社会时代背景下,产生了南蛮子辽东夺宝等故亊,随带着诞生了沿用至今许许多多的张家村李家堡子的地名,并因此而产生了数百反映辽东历史的民间传说故亊。这些民间传说故亊,从不同方面反映了明清两代五百多年的历史。笔者曾以2004年1月岀版的《本溪市政区图》为例统计了本溪市政区内共2277个地名,其中以姓氏命地名的为519个,占22·8%。研究考证这些地名产生的时代,多是明代中后期的,主要是清康熙以后的,由此也说明,大多民间故亊尤其得宝致富的故亊,产生的时代背景是与明清大移民有直接关系。所以说,民间传说故亊有历史的因素和内核,有历史的影子。

  其次,满族民间祭祀信仰产生与形成反映历史。

  爱新觉罗氏供奉的二块神板,其左(即南侧)板供奉的五个香碟,供奉肇(孟特穆)、兴(福满)、景(觉昌安又作叫场)、显(塔克什又作塔失)、努(尔哈赤)五位神只,右板(即北侧)板供奉四位神只,其中有佛托妈妈神位。所有佛满洲各姓氏族所供神只除祖先神、英雄神、图腾神,有的还有保家神之外,毫无例外地供奉佛托妈妈神位。而满洲人几乎一致认为佛托妈妈就是救了努尔哈赤的李成梁总兵的小妾,并与满洲人所信奉的柳枝神(柳枝娘娘,即佛托妈妈,又作佛多鄂谟锡妈妈或称柳枝子孙娘娘)视其为生育女神,其像征物除一香碟外,还有右祖宗板外斜鱼子下拴挂的妈妈口袋,内装子孙绳⑧。

  满族的供奉是神祖合一,满族的祭祀是神祖共祭。因此,其神板又称祖宗板。

  满洲人供奉清太祖努尔哈赤,是清初即已开始了的,满族人视其为满洲民族英雄和民族始祖而顶礼膜拜。民众的这种心理,与今人一样。笔者在做满族社会田野调查中发现,新宾一李姓汉族老人,就将孙中山与其所供奉的其他神只同堂供奉,同享礼拜。在海城一他他拉氏满族神堂中供拜有十七位神只,其中就有毛泽东和朱德,与其他神共享香火。因此,满族人除供奉本家神外,也同时供奉民族英雄神、氏族始祖神,而对救助民族英雄始祖有恩之人(及其他物种神灵)则一律供拜祭祀。

  满族是一个“恩仇必报”的民族。对于其民族始祖英雄有救命之恩的李成梁总兵的小妾,必然视其为神只而供奉、而祭祀。这也就是几乎佛满洲各氏族皆有“背灯祭”的原因。在所有解释“背灯祭”的文字中,众笔一词地说是为祭祀李总兵成梁的小夫人,因救小罕子努尔哈赤被杖责而祼死,因而背灯祭祀。正因李成梁小妾救努尔哈赤“脱李成梁难”生还建州,繁衍了满洲民族,因而视佛托妈妈为满族的生殖(即保婴)女神,享受各满洲氏族世世代代的香火祭祀。

  祭天(祭索罗杆子)的因由亦然如此,是因乌鸦救祖有功,而以杆子祭。满族人不许食狗肉、不许穿狗皮衣物,尤其不许穿戴狗皮衣帽的人坐最尊贵的西炕,祭祀时更不许穿戴狗皮衣帽的人进院。这种禁忌的原因,就是因为义犬湿草救主(努尔哈赤)。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