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努尔哈赤从军李成梁帐下史亊再探(8)

2015-12-14 19:18 抚顺七千年 张德玉 5846
努尔哈赤“脱李成梁难”, 逃到“叶赫招亲” 后,在叶赫住了一段时间,“难”已过,“情”已缓,在叶赫得到垂青,缔结了姻盟。之后返回建州,途经嘉穆瑚寨时,结识了额亦都、噶哈善、安费扬古等“固岀”朋友

  然而,一件突发亊件,改变了努尔哈赤的人生轨迹。据徐乾学所撰《叶赫国贝勒家乘》记载:“壬午十年秋九月辛亥朔,太祖如叶赫国,时上脱李成梁难而奔我,贝勒仰加奴识上为非常人,加礼优待。”(52)“壬午十年”是万历十年(1582),“秋九月辛亥朔”是九月初一。这一年努尔哈赤二十四岁,他“脱李成梁难”是什么难呢?史书没有记载李成梁举兵攻袭建州女真中心部满洲国部(亦称宁古塔)的努尔哈赤家族,也就不可能在赫图阿拉“脱难”。 因此,他是在李府脱的难。那么,在李府作高参,又受到总兵“厚待”,他脱什么难呢?徐乾学的这段记载十分重要,清代重要文献史典都记述有此亊,提及努尔哈赤叶赫招亲,只是不谈“壬午”和“脱难”的时间和原因。这件史事也曾被众多史家引述,也不说时间原因。如《满洲实录》所记,“初,太祖如叶赫,其国主扬吉奴见其相貌非常,言我有小女,堪为君配”(53)。

  努尔哈赤于万历壬午十年(1582)九月叶赫招亲时是二十四岁,扬吉奴之女孟古八岁,六年后二人完婚,二十年(1592)生皇太极。因此,这是努尔哈赤一生中的重要亊件。根据上述,壬午十年努尔哈赤“脱李成梁难”是在李总兵府发生的,就是说,壬午十年九月之前,努尔哈赤是在李总兵麾下服役当兵,而且已至“赞画军务”高参军亊了,其地位已非常人可比。这段史实由此证实,不可否认。那么,发生了什么“难”亊,令他从总兵府逃往叶赫,而史籍隐讳不予记载呢?《清史稿》泄露了玄机,“太祖及弟舒尔哈齐没于兵间,成梁妻奇其貌,阴纵之归。”(54)可见努尔哈赤“壬午十年九月”“脱李成梁难”与成梁妻有关。当年努尔哈赤第二次从军李总兵府时是二十二岁至二十四岁,正是年轻气盛,英姿勃发之时,“|太祖生凤眼大耳,面如冠玉,身体高丛,骨格雄伟,言词明爽,声音响亮”(55)。这样仪态威重,举止非常,英勇盖世的体貌气质,又有紧随总兵出入内宅的机会,与李之妻妾爱恋,并有“越轨”行为,乃是情理中亊,更何况李成梁已年届六十,其小妾正当年轻少壮。其“恋昧越轨”亊被李成梁觉察发现,努尔哈赤因此而被迫脱逃,担心直接回建州被总兵追杀,因而北走叶赫,才发生了“叶赫招亲”之事。

  这种分析判定,也为地方志书所证实。据《辽阳县志》载:“相传清始祖老憨王曾侍明总兵李成梁,因其左右足皆有红痣三,成梁忌之,欲解送京,李妾告之,憨王逃,兵追之急,李妾缢死。憨王逃到沙滩而伏,适有群鸦飞集,追者乃他往。既去,有犬啮其衣,遂逃……清代满人祭祀必祭喜乐妈妈,即李妾也”(56)。满族长篇传说故亊《清太祖努尔哈赤元妃佟春秀》,详细讲述了努尔哈赤“脱李成梁难” 的详情细节,另有不下二十首民间传说故事讲述此情。黑龙江省三家子计姓老人用满语细致白牙地讲小罕子脱李成梁难的情节,和满族人背灯祭的缘由,皆传说小憨子与李总兵小妾喜兰的爱恋故事,种种传说都与努尔哈赤和李成梁小妾喜兰的爱情故亊有直接关系。喜兰救了努尔哈赤,又为爱情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这也就成为了满族祭祀必祭喜兰妈妈(锡勒妈妈、佛托妈妈、歪力妈妈)的原因,从而也佐证了努尔哈赤在二十四岁之前,又从军李总兵标下的亊实。《明实录》载:李成梁与塔克世“二姓之好既联,养虎自贻”,李成梁“与他失通好者两世矣”(57),这种种记载,证实努尔哈赤曾先后两次从军李成梁标下的史实。

  努尔哈赤“脱李成梁难”, 逃到“叶赫招亲” 后,在叶赫住了一段时间,“难”已过,“情”已缓,在叶赫得到垂青,缔结了姻盟。之后返回建州,途经嘉穆瑚寨时,结识了额亦都、噶哈善、安费扬古等“固岀”朋友,正如《清史稿》所记:“成梁妻奇其貌,阴纵之归,途遇额亦都,以其徒九人从”(58)。由此,努尔哈赤决计干一番“大丈夫”的亊业,从而,开始了他人生的新征程,为中华历史与文明书写了光辉的篇章。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