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我的二楼小妹(3)

时间:2016/1/8 16:08:05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2
内容摘要:我想,这一定是天堂里的瑾玲知道我们这些少小的姐妹兄弟的伤痛,这一定是一向处事为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邻家小妹与我的告别,并托付我这青梅竹马的兄长给她年迈的母亲以安慰和交代……

  回想我和瑾玲从少小时相识到诀别,彼此说话都没有超过几十句。我高中毕业后直接进了工厂,与包括瑾玲在内的几乎所有同学都没有了联系。偶尔在她假期回来,在楼道里相遇时也是彼此莞尔一笑,没有多言多语。大多数同学一度失去了联络,瑾玲当年的婚礼也只邀请了我和为数寥寥的同学参加,我和妻子结婚时,想到的也只是瑾玲这样自小到大的全过程同学。我近年来对她说过最多的一句话,是在得知她有了车之后。每次同学聚会,我总是打车接她前往,并叮嘱她“平时开车比拖拉机开得快点就行”。每次听了我这番啰啰嗦嗦得有些婆婆妈妈的叮咛,瑾玲总是温顺地低着头应允,就像年幼的妹妹听从兄长的劝诫一样。瑾玲有一位幼年就生活在外地的姐姐,还有一个弟弟,排行在二的她常年生活在父母身边,这个同学里的小妹妹在家里是名副其实的主心骨,除了父母,她的没有依托,瑾玲是把我这些的关怀当作了兄长的关怀。我们话说得虽少,但如果说谁是最了解我、令我最可托付的同学,我一定首选同楼长大,父母如同挚友,与我和妻子都是至交的瑾玲。如果能早知道未来的不测,我一定早一点对瑾玲叫声妹妹,而这一声直到她离去也没有出口!

  当我在外地的公共汽车上听到同学告知清明节前要将瑾玲与她丈夫合葬的一刻,我告诉自己,不要再不相信曾真真切切看到的一切,没有的,是真的、再也没有了。当同学告知要商议为瑾玲夫妇扫墓,想到早早失去了周叔的王姨暮年又痛失了朝夕相伴的爱女,心就像浇上了滚沸的油。

  在瑾玲葬礼的当天晚上,我第一次梦见了我的二楼小妹。

  瑾玲,恬静地斜倚在远远的一张雕花床上,黑发如瀑,臧青色的宝石抹额,眉如新月,美目低垂,玉颜如雪,一身孔雀绿的鹤氅衬托得她更加精致而华贵,如同一个青衣名角在一幅古画里,就像《红楼梦》里奉茶的妙玉、品读《西厢》的黛玉,拔俗出尘,澄净无瑕。我凝视着她,一如儿时清澈的凝望。

  我想,这一定是天堂里的瑾玲知道我们这些少小的姐妹兄弟的伤痛,这一定是一向处事为人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邻家小妹与我的告别,并托付我这青梅竹马的兄长给她年迈的母亲以安慰和交代。我告诉王姨,在梦中,有一个清晰而温柔的声音轻轻地说:“伤心的人,别再哭了,你们的瑾玲,已经重生”。

  看着王姨如释重负地稍减了悲痛,忍不住的泪再一次如决堤般奔涌。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标签:记忆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