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最新成果

最新成果

赵广庆:抚顺地区满语地名构成与演变(四)

2016-01-09 11:09 抚顺七千年 赵广庆 2297
抚顺地区满语地名,是一部早期满族生态文明精典,是一部民族历史地理长编,是一部民族和平发展博览,是一部民族精神文明通鉴,是一部永远读不完的书。

赵广庆:抚顺地区满语地名构成与演变(四) 图1
尚间崖

 

  地名释义的不确定性


  二十年前,经满语专家们翻译的抚顺地区的满语地名,随着地名研究地进一步深入,有些地名翻译内容出现异议。比如“北崴子”(新宾县苇子峪乡)、“郎头山”(新宾县下夹河乡)、“罗圈沟”(新宾县榆树乡)、“千金”(抚顺县千金乡)“南沟”(抚顺县海浪乡)、“抚西”(抚顺市区)、“苏克素护”(新宾县)、“高尔”(抚顺市区)等。目前研究者们正在做进一步探索。


  满语地名翻译成汉语地名,是个极其复杂问题。相当一部分满语地名翻译成汉字时,并不是单纯地按照自然主体,比如地形地物命定的。而是按照观念客体,比如当地事件,当地民俗、当地人物命定的。而这些信息往往不被掌握。因此个别地名翻译出现不确定性,这是难免的。这种情况的出现,还有其复杂的历史原因。


  历史上的满族先世女真族人,在一个比较长的时间里,使用过一种模仿汉字和契丹字创制的女真字,这种文字由于难以辨认,到了明朝中叶,已经不流行了。特别是建州女真人在不断南迁的过程中,由于受蒙古族、朝鲜族和汉族语言文字的影响,女真文字逐渐被彻底淘汰。但女真语言仍在延续使用。文字书写却借用蒙古文,而这种文字记载须通过蒙古语进行,不懂蒙古语的人就不能识字。建州女真人到了苏子河流域之后,便采用女真口语,给自己的居住地命定地名。这种地名有的还带有蒙古语音。在地名学和测绘学上,把这种没有文字只有口语的地名,称作“通用语音地名”。

 

该文章所属专题:赵广庆专栏

赵广庆先生

  赵广庆(1935-2022),辽宁省阜新县人,蒙古族。曾任抚顺市委宣传部副处长、处长,抚顺市文化局党委书记、局长,抚顺市建委编辑室主任,《抚顺年鉴》编辑部主任、抚顺市地方史研究会副理事长。

  赵广庆先生是抚顺市宣传文化系统有成就的领导人之一,常期以来,他在从事我市宣传文化工作领导工作的同时,致力于抚顺史、清前史、辽东史、东北民族史研究,是知名的地方史研究专家。他先后撰写出版《抚顺通史》《抚顺史略》《抚顺城市建设史》《抚顺史研究》《抚顺百科大事典》《赫图阿拉》等8部专著。编辑出版《当代抚顺》《抚顺年鉴》等11部资料。在抚顺地方史研究领域做出卓越贡献。

标签:抚顺地名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