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孙相适:再议李成梁收养努尔哈赤(5)

2016-01-10 18:29 抚顺七千年 孙相适 4120
拙文《努尔哈赤被李成梁收养考》发表之后,笔者对李成梁收养努尔哈赤的一些具体问题作了进一步的探讨,以求对这一历史事件有更加深入更加清晰的认识。


  含有错误就全面否定,用这种方法分析事物,不仅能将第一部分引文中的多条引文否决,还能否决许多史实,因为不含错误绝对正确的文字是不多的。

  四、关于熊廷弼的《疏》文

  有学者质疑:假如说,熊廷弼在调查中真就知道了奴酋请死、李成梁收养之事,那他为什么在给皇帝的《勘覆地界疏》里不将此事写上呢?如果写进去,皇帝知道了李成梁把延袤八百里的土地无偿地送给了自己曾经收养过的书童或者勤务兵,他能不治李成梁的罪吗?《疏》文不写,不可能是熊廷弼知而不言,有意包庇,而是此事根本不存在。

  我们先来看《勘覆地界疏》写了什么。《熊廷弼集》载有《勘覆地界疏》的原文,原文太长,占了13页,“太核太尽”。而《明神宗实录》则记其要点,文字较短。下面将《明神宗实录》卷455,万历三十七年(1609年)二月癸丑朔辛巳日(二十九日)的相关全文转载如下(原文无标点):

  “辛巳。辽东巡按熊廷弼以勘明抚镇弃地啖虏事,闻其略:谓抚臣赵楫、镇臣李成梁弃与夷界者宽奠等六城堡,延袤八百里,其概作逃民为韩宗功驱逐者,六万四千余众。自清河之鸦鹘关,以至一堵墙之盘岭各墩弃,而七十里之边失矣。自张其哈喇佃子弃,而八十里之边失矣。自叆阳界起赛儿疙疸迤东至横江一带尽弃,而三百里之边又失矣。此弃地之大略也。

  居民告垦,自万历十三年间已有之二十八年,间复委官传调夷人公同踏勘,以居民现住为界,楫与成梁欲以此数万人援招回之例,冒邀封荫,遂假通事董国云之口,以奴酋索地为名,驱迫人民渡江潜避,此驱回人口之大略也。

  奴酋既安坐而得数百里之疆,而知我之所急在贡也。曰必为我立碑,则许之立碑;必依我夷文,则许之刻夷文;必副将盟誓则又许之;必立碑开原,则又许之。今其碑文,有所谓你中国、我外国,两家、一家者种种悖谩,此界碑之大略也。

  岁犒赏银五百两,派凑于东西新地垦种人户,为存吾地耳。地既归夷,则前赏宜革,今奴酋已三不贡,而所许赏额,则俱借库银,逐年支给不敢迟缺,此抚赏之大略也。

  是四略者:谓之献地,不止弃地;谓之通虏,不止啖虏;楫与成梁之罪可胜数耶。

  至于委勘批详,皆何尔健任内之割弃;而朦胧题叙,又康丕扬事后之扶同;此皆不能为二按臣解者。若所立石碑应行毁碎以存中国之体,而奴酋畏威怀德,退还旧土,此则该部督抚镇臣之事,而非臣所敢预闻也。”

  熊廷弼在给皇帝的奏章里从四个方面(四略)汇报他的调查结果。1、放弃了哪些地域。2、驱迫六万四千人民渡江潜避,反而冒邀封荫。3、事事依着奴酋,奴酋不仅安坐而得数百里之疆,而且态度悖谩。4、以前因为展筑六堡,每年给奴酋赏银五百两,现在六堡之地归了奴酋,前赏宜革,但是仍然支给,不敢迟缺。这四个方面都是当前的事,别人概括为弃地啖虏,熊廷弼概括为献地通虏。所谓“通虏”,指第二略所说的:据备御郎名忠禀报,奴酋与我六堡之地本来安静,赵楫与李成梁为了制造放弃理由,密使翻译董国云鼓动奴酋索地,使局势骤然紧张。

  假如在奏章里写上李成梁曾经收养过奴酋,那就说到了另一个罪名:养虎遗患。那就不能只说“奴酋请死”这一件事,还得说“宁远(李成梁)顾思各家敕书无所属,悉以与奴酋,且请为龙虎将军以崇之。于是奴酋得以号召东方,尽收各家故地遗民,归于一统”。

  我们现在大致明白了熊廷弼没写“收养”之事的原因之一,就是这份奏章没涉及另一个罪名“养虎遗患”。


该文章所属专题:孙相适专栏

作者简介

    孙相适,辽宁省新宾满族自治县上夹河镇人,1941年生,满族,母亲爱新觉罗氏溥字辈闺秀。中学高级教师。退休后,迁居抚顺,专心研究清前史、抚顺地方史和满族姓氏。曾任《清前史研究》刊物执行主编。2014年出版50万字专著《走进满族姓氏》。其散文、诗赋散见于抚顺报刊。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