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我的天使和天堂(2)

时间:2016/1/24 13:47:35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4
内容摘要:作为抚顺挖掘机厂医护人员的后代,每当听到“白衣天使”这四个字,总似乎比别人多份情感,多份理解。我有责任记叙下医院的母亲们、父辈们仿佛无休止的辛劳,这个只有60人的医疗团队给这座工厂、这个地区和社会留下的感动。


  抚挖职工医院更是一个“庙小神大”的高素质群体。在抚挖职工医院的第一代“元老”医务人员里,不乏由北京医学院、江苏医学院、大连医学院等当年国内顶级医疗院校分配来的新中国第一批大学毕业生,还有来自解放前的教会医院、建国后的妇婴医疗学校、护理学校、卫生专科学校的毕业生,可以说是当年国内地区医院里的精英组合。


  抚顺的机械企业在日伪血腥掠夺时期没有医院、卫生所,不是医疗条件有多恶劣的问题,而是根本没有任何医疗条件!解放后,国家高度重视职工医疗条件的改善,抚挖厂这座国家重点企业的职工医院也于五十年代初应运而生了。有据可查的数据,自五十年代始建的抚挖医院到八十年代中期,已发展成为有22个房间,150多个床位,面积2600多平方米,有医疗专用设备10万余元(1985年统计)的地区医院,设有内科、外科、妇科、中医科、五官科、口腔科、理疗科、肝炎科、肺科、急诊科和放射线科的医院,更配备了第一流的医疗人才。像妇产科的张蕴芝阿姨、口腔科的郑朝容阿姨,都是有口皆碑的名医。

 

  职工医院还有几位像张秋云阿姨那样擅长打“飞针”的护士。那时的孩子们有了头疼脑热,都很少像今天这么没完没了地打滴流。在我的印象里打滴流通常都是得了重病的患者。一般的小病消灾都是吃点感冒药就能好,实在不行就打上两、三针肌肉针,就好的差不多了,无论是口服药或注射药都是真材实料好疗效。我小时候像很多孩子一样,一打肌肉针就像受刑似的恐惧,屁股的肌肉紧张痉挛,绷得像块小铁板。这时张阿姨就慢声细语地唠嗑,一边飞快地把注射器的针头打进小屁股的肌肉里,一边推射一边用手轻轻挠着针眼下面的肉,觉得就像被蚊子盯了一下,就这么一瞬间,还没觉得怎么疼呢,针就拔出来了。

 

王尧:我的天使和天堂

  (照片中坐者为作者的母亲、抚挖医院药剂师)印证了“中流砥柱”的群体。


  抚挖医院的医科设置大而全,人员精干但人数较少。一直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抚挖医院除领导和后勤处室的20多人外,在一线岗位的医生加护士一共只有40多人。就是这总计才60多人,擎起了当年工厂上万名职工及家属,以及东公园、久保町、榆林地区7个居民组6万多人的医疗救治重担。用妈妈的话说,当年抚挖的医务人员是“成宿和夜”、没日没夜的工作着。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标签:抚顺挖掘机厂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