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我的天使和天堂(3)

时间:2016/1/24 13:47:35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4
内容摘要:作为抚顺挖掘机厂医护人员的后代,每当听到“白衣天使”这四个字,总似乎比别人多份情感,多份理解。我有责任记叙下医院的母亲们、父辈们仿佛无休止的辛劳,这个只有60人的医疗团队给这座工厂、这个地区和社会留下的感动。


  说到敬业,就不能不再一次提及医院德高望重的老革命李国祥院长。在“十年浩劫”中,职工医院往常的歌声和笑声不见了,街上武斗不断,枪声四起,流弹纷飞,医生们不得不在家里躲避,力所能及地为周围的患者提供咨询和救治。只有李院长顶着武斗的枪声,每天坚持一个人上班,成了一个人战斗的孤胆勇士、全科医生。就像当年在抗日战场上救治伤员一样,李院长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放下听诊器就拿起手术刀。


  听妈妈说,李院长是出了名的好脾气,我跟他的小女儿也是小学同学,他的小女儿又白皙又漂亮,大人们都说她特别像阿尔巴尼亚电影里的洋娃娃。我小时候也经常见到李院长,他像座小山一样又胖又高大,是典型的“贵人言语迟”,话不多,总是笑眯眯的非常和蔼可亲,不知道的人难以想象他竟是在抗战的硝烟战火里抢救战友的八路军卫生兵英雄。当时家人都担心他的安全,这位心系患者的老革命就给妻子和孩子撂下一句话‘“别拿我当活人!”,就义无反顾地走向生死未卜的上班路,一直留守到逐渐恢复秩序。几十年后的今天,听起这段故事,我这个医院的后代、共产党的后来人和妈妈一样,时有为这位老革命的崇高品质痛哭一场的感动!


  有时武斗的红卫兵们抬着鲜血淋漓的伤者进医院,杀气腾腾地挥舞着皮带、棍棒和武器吵吵嚷嚷,只要李院长一声大吼,这些气势汹汹的人都立马退避三舍。真是“虎老雄心在”,在这位曾在战场上视死如归的老八路院长的面前,哪还有这些乳臭未干、咋咋呼呼的“医闹”们的威风?比起李院长冒着生命危险救治病人的壮举,现在我们有些干部动辄标榜自己什么“五加二白加黑”的辛苦又算得了什么?

 

  妇产科的张蕴芝阿姨几十年接生了我们这个地区无数的孩子,就是在武斗时也冒着生命危险,日日夜夜为孕妇接生、联系送大医院。有次在送我母亲上医院的路上,对面骤然响起了射向卡车的冷枪,张姨第一时间在驾驶楼里站起来把我紧紧挡在身后,她是用生命保护孩子的安全,这一瞬间迸发出的伟大的母性,这份好似与生俱来的职业精神,比“特蕾莎修女”又有什么逊色?

 

  诠释了职业精神的群体。


  口腔科的郑朝容阿姨是建国前北京医学院口腔科五年的大学毕业生,在抚顺在全国同行内享有盛誉的“招牌”式名医。郑姨是南京人,回族。她身材不高,但很壮实,皮肤白皙,细眉风目,戴着金丝边眼镜,透着高级知识分子睿智又锐利的气质,说话标准的京腔,风趣威严,脾气刚烈。遇上哭闹不止、不服管的孩子,只要她微微瞪一下眼睛,说一句,“你再哭我让你疼!”,立马乖乖不动、服服帖帖。我3岁的时候有颗大牙蛀了个深洞,郑姨亲自给我治疗。听妈妈说,就没见过向来那么严厉的郑姨那么慈爱耐心,拿着麻醉棉球和牙钻轻声细语哄着我:“儿子啊,没事儿没事儿,郑姨不让你疼啊,来张开嘴,给郑姨咬一口”。郑姨是知道我母亲30岁才有了我,把我这医院的后代当成了自己的孩子。我的这颗蛀牙1967年被郑姨堵上了,一直到1989年才拔掉,又陪了我整整22年尝遍了“酸甜苦辣咸”美味佳肴。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标签:抚顺挖掘机厂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