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网友记忆

王尧:我的天使和天堂(4)

时间:2016/1/24 13:47:35   作者:王尧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4
内容摘要:作为抚顺挖掘机厂医护人员的后代,每当听到“白衣天使”这四个字,总似乎比别人多份情感,多份理解。我有责任记叙下医院的母亲们、父辈们仿佛无休止的辛劳,这个只有60人的医疗团队给这座工厂、这个地区和社会留下的感动。


  妈妈说郑姨名气大、技术好,天南地北的人都慕名前来请她治牙。由于整天站在诊室为病人看病、治疗,小腿一直肿得快与膝盖一般粗。在长年超常的辛劳中,郑姨得了乳腺癌,做了两次手术。郑姨和医院的阿姨们是医生,也是母亲、妻子,医院的父辈们是医生,也是父亲和丈夫,他们为了别人的亲人的健康,舍弃了自己的健康,舍弃了太多跟自己的亲人温馨相处的机会,郑姨也只有在这样重病休养的时候才能跟家人静静地过上一段朝夕相伴的日子。


  我记得奉母亲之命去看望在家休养的郑姨,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术后的郑姨倚靠在满目葱郁的梧桐树荫下的一个木躺椅上,但疲乏苍白的神色里满是温馨和幸福,静静地看着身边正在摘菜、满头白发的工程师丈夫。回想这一幕,我时时想起 “两弹一星”研发过程的纪录片。看到屏幕上响起《共和国之恋》的歌声,躺在病床上的一位女工程师鼻子上插着氧气,还在口授着工作指令和计算数据的镜头时,我时时想起重病的郑姨,想起《人到中年》的陆文婷。郑姨就是这样的中国知识分子,她没有令飞船上天、导弹覆盖四海,但成千上万的职工和家属由于她的医术而妙手回春,患者因她这样的医者的存在而幸福,社会因她这样嬴弱而坚毅的脊梁而稳定,她跟“两弹一星”的元勋们一样,都是我们这个共和国弥足珍贵的财富。

 

  郑姨退休后回南京老家了。郑姨大我母亲3岁,她老人家今年应该85岁了。“每逢佳节倍思亲”,提笔写到此处不禁泪落。郑姨,您医院的孩子想念您,祝您长寿、健康!


  肝胆相照的群体。


  在“十年浩劫”的动乱年代,狂热代替了理性,泥沙俱下,鱼龙混杂,派别林立。在批斗成风,动辄体罚、摧残人格的岁月,抚挖职工医院的医生、护士竟没有一位被拉出去揪斗,与我1982年参加工作的模型车间一起,成为全厂仅有的没有职工被揪斗的单位。这既因为像敬爱的张姨、郑姨等医护人员们精湛的医术,在广大患者及家属中崇高的威望和恩德,李国祥、项彬文两位老八路院长对医护人员坚定不移的忘我保护,更有赖于领导和广大的医护人员在危难之际岿然不动的团结。这段经历在我根据母亲的回忆写出的《硝烟中走出的老八路院长》一文有详细的记叙。


  听母亲说,那时造反派对院长极尽威胁、高压之能事,不断逼迫他们把医护人员里的所谓“牛鬼蛇神”交出来,两位院长总是毫不退让地保护自己的职工,一句“斗倒了这些医务人员,就凭你去给患者治病吗?你敢承担责任吗!”,让造反派哑口无言。当郑姨因为幼儿园关门,送不进去孩子,不能及时为患者治病而口出怨言得罪了造反派要被揪斗时,项院长毅然顶住压力保护了郑姨。向来春风和煦、德高望重的李院长甚至因为一个造反派头头气焰嚣张地辱骂了医院的女医生,愤而拍案而起当场骂了造反派的娘。造反派在医院的所谓“工宣队”一连换了三茬,硬是揪不出一个医护人员去批斗,不得不哀叹职工医院是“运动初期群众保领导、运动末期领导保群众”的铁壁铜墙。这一个“保”字,包含了医院领导和医护人员间多少患难与共的情谊,多么崇高的责任感和作人的道义!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标签:抚顺挖掘机厂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