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   > 清前史研究

清前史研究

试论明王朝对东北女真人的民族政策与其覆灭之关系(5)

2016-02-12 22:29 中国民族报 霍克 1315
  在明王朝统治的二百多年里,对东北少数民族——女真人所采取“以夷治夷”、“分而治之”、“分其枝,离其势”等一系列错误、反动的民族羁縻政策。在这一政策指导下,明王朝对女真人的羁縻大体可分三个阶段:抚喻利用阶段、抚剿并用阶段、剿杀镇压阶段。由于这一错误、反动民族政策的实施,造成女真...


  对于所发生的一切,昏庸的明王朝,无视建州女真人蓄怨积仇日深,不满明廷边政,不堪官吏欺凌;更不详察地方官吏督抚,监司等,渔肉女真人的罪行及犯边的因由。便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对建州女真进行镇压。这个时期明廷,早已没有抚喻之政策,只是一味地变本加利地剿杀。

  万历二年十月(1574),辽东总兵李成梁亲统剿杀大军,直扑建州右卫王杲所属古勒寨。王杲与明军进行了殊死的拼杀,“王杲寨险阻,城坚栅密,精兵守卫,李成梁督兵具炮石、火器,斧其栅、攻其寨。”(40)。“环而攻之,会大风起,遂纵火焚烧杲室五百余间及刍茭,烟火相望,诸虏大败北。我军乘胜先登,斩首捕虏凡一千一百四级夺获马牛凡五百二十五头,盔甲凡九百八十一副。”(41)是役,史称“古勒城之役”。

  古勒城之役,自是以王杲惨败而终。建州女真,又一次遭受到明王朝残酷的打击。事后王杲被缚“槛车到阙下,磔于市。”(42)在京城惨遭杀害。

  王杲死后,其子阿台,阿海立志为父报仇。广招王杲旧部,重新修筑古勒城,积极扩展自己的势力。于万历十一年(1583),阿台、阿海再度纠集部众,再一次燃起仇恨的火焰,对明王朝进行报复,大举犯边抢掠。同年二月,在尼堪外兰的引导下,辽东总兵李成梁又一次率明军,第二次攻打古勒城,对其进行疯狂的剿杀。李成梁首先攻破曹子谷斩俘一千五百六十三级。李成梁为“缚阿台以绝祸本”进攻古勒城莽子寨,城破阿台、阿海尽被剿杀。明军共得二千二百二十二级。并曹子谷之战总共得三千余级。(43)同时将城内女真人肆意屠城。“诱城内出,男妇老幼尽屠之。”(44)在此战役中,明军将努尔哈赤的祖父、父亲也全部被屠杀。

  “古勒城之役”,建州女真又一次惨遭重创。此时的建州女真人,一度又处于民族分裂状态。女真社会又一次陷入暂短的低潮时期。由于明朝推行反动的民族政策,导致民族矛盾步步升级,愈演愈厉,女真人无不同仇敌忾。

  努尔哈赤袭父祖业成为建州左卫的首领。由于明廷无端杀害了他的父祖,“我祖、父何故被害,汝等乃我不共戴天之仇也!汝何辞。”(45)民族仇、自家恨交织在一起。他以远大的人生目标和政治抱负,以“十三付遗甲”开始再一次走向民族复兴之路,上演了一幕波澜壮阔的历史剧目。

  努尔哈赤以远大政治家的智慧,吸取了女真人的历史教训审时度势,对明廷时而称臣,时而称雄。暗中发展自己不断扩展实力。终于在万历十五年六月(1587),“上始定国政,禁悖乱、戢盗贼、法制以立”(46)建立起女真地方政权。同时也建立一支纪律严明的八旗劲旅。费阿拉成为当时女真人政治、经济、军事中心,从而拉开统一东北女真的序幕。努尔哈赤所率领的女真八旗子弟兵,驰聘东北大地。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奋斗,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基本统一了东北女真各部和蒙古大部。在赫图阿拉(新宾县永陵)称“覆育列国英明汗”(47)建立了后金政权,定国号为“天命”。后金国建立后,羽翼逐渐丰满。万历四十三年(后金三年1618年),努尔哈赤与明王朝彻底绝裂,以“七大恨”(48)对明宣战。二百多年来,明王朝对女真人的残酷压榨和蹂躏,致使民族矛盾和民族仇恨像火山暴发一样,化做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她们誓与明王朝一决雌雄,从而拉开了割据东北的序幕。

  此时的明王朝已处衰败的晚期。虽如此,它仍旧没有忘掉二百多年来对女真人剿杀和镇压的“有效性”。对于女真人的又一次崛起,腐朽的明王朝仍不能坐失不管。因此又开始积极地布置对女真的围剿。于万历四十七年三月(1619),终于暴发了震惊全国的“萨尔浒大战”。明王朝调集八万余军马,加上朝鲜李朝等号称十万大军,兵分四路摇山震岳般向赫图阿拉城扑来,企图一举歼灭后金再一次打击女真人。

  据《中国通史纲要》《努尔哈赤传》《明清战争史》等记载,后金军仅有六万余众。著名的“萨尔浒大战”,努尔哈赤出奇至胜,以“集中优势兵力,个个击破”战术,将明军个个歼灭,最后以明王朝惨败告终。自明王朝统治以来,女真人第一次给予明王朝以沉重的打击;从此改写了女真人被欺凌、奴役的历史;同时也为自己的生存与发展,拓展开了一个极大的空间。

  “萨尔浒大战”是努尔哈赤与明王朝一决雌雄之战,也是后金政治,军事上的重大转折之战。此役后,后金的军事力量迅速壮大,而明王朝却逐步走向衰亡。

  “萨尔浒大战”后,努尔哈赤率领八旗劲旅、挺进辽沈,迁都东京、盛京。随后又挥师西进,驰聘在辽西各个战场上。这一“虎狼之师”带着民族仇恨,所向披靡,直逼山海关。八旗铁骑,犹如一柄锐不可挡的利剑,刺向明王朝的咽喉。终在崇桢十七年(顺治元年1644)取而代之。

  纵观三个阶段;首先明王朝初定天下,政局不稳。尤其,东北故元残留势力活动猖獗。在这一背景下,明王朝对女真人只能采取招抚、笼络、甚至联姻等政治手段,确保边陲稳定,以固中原之根基。其次,明王朝步入中期,政治见稳,国运渐佳,各边陲不安因素锐减,故女真人可利用价值降低。尤其是女真社会,经过相对的稳定,各部逐渐强大。对于女真人的繁荣,明王朝出于“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的狭隘民族心里,视其为患;并非初定天下时,四海太平“共享太平之福”。因此而推行“以夷治夷“、“分而治之”的民族羁糜政策,限制女真的发展,就不难理解。具体实施为:能抚则扶,不能扶则剿。再有,到了中晚期,明王朝政治腐败、纪纲紊乱,贪吏、酷吏、党争横行。辽东的官司吏,对女真人的欺辱、压榨愈发肆无忌惮,必定激起女真人的反抗。昏庸的明王朝,并不想从民族政策上,寻问题之症结;却像一个输光的赌徒,迷恋于穷兵黩武。事实上,这一反动的民族政策,不可能给明王朝带来太平,只能激化矛盾,加速自己的灭亡。另外不难发现,明王朝所推行的民族政策,是由好向坏发展;而女真人屡遭“灭顶之灾”,最后却强大起来。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观吧!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