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暖巢的故事(3)

2016-02-18 15:31 抚顺七千年 王尧 2236
这片生活区,这个当年成千上万抚挖职工的暖巢已经超过了30年,有的楼体斑驳陆离,天花板出现了裂纹,渐渐成了危房。熙熙攘攘的集市已缩小成窄窄的一条过道,商店也只有一个小小的门脸,鲜有人问津

王尧:暖巢的故事 图1


  一间瓦房半间屋

  这座当时在一片荒野上的孤零零的房子,伴随我们度过了6年时光。一间苫着黑瓦的土坯房用篱笆墙隔开,我们和另一家下放户分住在隔壁。爸爸是因为年轻耿直,得罪了当时电瓷厂技校的造反派被下放的,但妈妈是挖掘机厂医院的药剂师、业务骨干,本来不用下放,但妈妈谢绝了领导的挽留,毅然带着我和妹妹随爸爸一同到了这里,还带着她那把心爱的小提琴,这座荒野上孤零零的半间屋就有了虽然暗哑但未曾湮灭的琴声。妈妈就这样,把她和爸爸这对自小一个村子里的玩伴、青梅竹马的友情兑现到了这命运未卜的天涯海角。

  我的小屋!想起它,我常常想象俄国大诗人普希金幼年时朗诵他的诗作《再别皇村》时,他的老师拥抱着他热泪盈眶的情景。多美的小屋!屋后是小小的菜园,妈妈和爸爸搭起了芸豆架、黄瓜架,种了辣椒、西红柿、白菜、茄子、大葱,姹紫嫣红,生机盎然。那是我七夕听雨的天台,是我和小伙伴藏猫猫的乐园,也是我想念外祖母,暗自伤神的角落,树草的叶子轻轻拂去了我眼里的泪珠,就像抚慰弟弟的姐姐。屋子东侧是只有一步宽的小河,跨过它我们就到田野上捕捉蜻蜓。我和小伙伴站在没过小腿的河沟中间,拿着小筐兜小鱼,揭开石头赶出躲在里面的青蛙,天太热了就卧倒在河沟里,看着清澈的水流在晒得黝黑的小肩膀边上缓缓地漫过。爸爸妈妈在河边垒砌了猪圈,我也时不时地掠些野草学着喂圈里的黑猪,看它大快朵颐地咀嚼得那么香,自己的嘴巴都时不时情不自禁地跟着它一起蠕动。院子里架起了鸡窝,妈妈还给妹妹买来了一只老奶羊。年幼的妹妹躺在老奶羊肚子下抓着奶头要吃奶,那老奶羊竟把妹妹当成了它自己的羊羔儿,静静地站在那里像母亲一样温柔地任妹妹吸吮。

  这里有我年迈的外祖母照料我和妹妹的记忆,有奶奶看望我们的身影,有村里的姥姥挎着小筐看望我们的一颦一笑,有后来的五七战士和知青们的喜怒哀乐。

  这里多少次把父亲变成了院子里渐行渐远的一个人影黑点,爸爸孤零零地目送妈妈带着我和妹妹爬过高山回城探望。

  这里有过暴雨天把屋顶击破的雷击,这里有咬过妈妈手的蛇。

  这里有我和妹妹心爱的猫,有令我们心惊胆战的夜晚和恶梦。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