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暖巢的故事(4)

2016-02-18 15:31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843
这片生活区,这个当年成千上万抚挖职工的暖巢已经超过了30年,有的楼体斑驳陆离,天花板出现了裂纹,渐渐成了危房。熙熙攘攘的集市已缩小成窄窄的一条过道,商店也只有一个小小的门脸,鲜有人问津

王尧:暖巢的故事 图1


  这里有在20里地外教书的爸爸披星戴月早起晚归的身影,有他被车挤到沟里戳伤了人中还忍痛劈柴的声音。

  这里有我的哥哥姐姐们和妈妈的义姐前来探望的热闹,也有与他们难舍相送的离别。但在这里,始终有一个坚定的声音,就是妈妈的那句话:我们永远是一家人,无论多苦、多难都要在一起!

  十多年前,我回过一回当年的小村。仍是那片荒野,仍是那几间瓦房。但小屋子的另半边已经坍塌了,我的小园子已经荒芜了,五七战士和知青们的宿舍也成了副业大棚。大部分老人都不在了,少壮的同学们都赴外闯荡,村里只留下了一群陌生的女人和孩子。虽然已物是人非,但我的脑海里还是跃动着当年的一幕幕风雨过往,心里不住地呼唤着我那些已无处找寻的至亲至爱的人,我的外祖母,我的奶奶,我的乡村姥姥和五七战士姥姥,跟我们患难与共的知青姐姐。我问自己:今日离开后你还会一如既往地想念它,但面对只回来一次就这样剧烈跌宕的情感冲击,面对这片花儿都谢了的家,就是把整片原野都给你,你还会回来孤守它吗?

  北厨房改成的单间

  1976年,妈妈调回了挖掘机厂,带着我和妹妹住在工厂的职工宿舍“二宿舍”,三年后爸爸也回到了这里,我们一家四口再次团聚。这是鳞次栉比、熙熙攘攘的生活区里一个小小的单元,跨过铁路就到了榆林“东大院”我大舅家,就能看望日夜想念的外祖母和外祖父。我们这间屋子是这座苏式红砖大楼三楼15间大大小小的屋子里最小的屋子,是一个楼层的邻居们共用的厨房改成的,润凉潮湿,只有不到20平方米,但独门独户,还用玻璃窗隔成了里外间。三张木床拼凑在一起成了大炕,在里屋门边另摆了一张床。有时远方的亲戚来了,屋子狭小不够住,我就到邻居家去“逃宿”。透过屋子的北窗就看到后面同样巍峨高大的职工宿舍,听得见同学在楼下的喊声,看得见家长们每天拎着饭盒上下班的忙碌。这里是我成人后真正感受城市生活,感受工厂文化的开始。

  在这里,既有一墙之隔的邻居,也有对门的邻居,真是抬头不见低头见。邻里的大人们都是我的父辈,工厂的师长。我的师傅和师娘们,我的老师和少小的同学们都住在这里。大家在同一个粮站买粮买米,在同一个合作社(供销社)拥挤着买秋菜,在楼前同一片空地上看露天电影,又同时成群结队到工厂的俱乐部看电影,在同一个浴池洗澡,在同一座小学上、下学。整座楼的人们朝夕相处,前后楼和平房间鸡犬可闻,生活的节奏紧张又宽松,生活的气氛严肃又热情。在东公园居住时邻里们和谐相处的气氛又渐渐回来了,街坊邻居互相熟悉家长里短,大人的逸闻趣事,孩子的脾气秉性。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