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暖巢的故事(5)

2016-02-18 15:31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843
这片生活区,这个当年成千上万抚挖职工的暖巢已经超过了30年,有的楼体斑驳陆离,天花板出现了裂纹,渐渐成了危房。熙熙攘攘的集市已缩小成窄窄的一条过道,商店也只有一个小小的门脸,鲜有人问津


  后来,母亲退休了,在街道工作了一年多,由于“手一份口一份”的才干,在工厂和职工生活区的威望,被选为了新抚区人民代表。当时由于采煤沉陷日趋严重,挖掘机厂已经在施家沟新厂区开始了建设,也新盖了十几栋职工住宅。在妈妈参加人代会期间,与当时挖掘机厂党委书记郑凤海同志相识了,当郑书记知道我们一家四口住在一起,住房狭小的困难时,马上指示厂房产科在施家沟挖掘机厂职工新的住宅区分给我们一处新房子。就这样,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了相处十年的老邻居们。

  8号楼的单间和这片老迈的暖巢

  我们搬进了施家沟新厂区的职工住宅8号楼。这是一个2楼的单间,面积有38平方米,也是我们一家四口第一次住进新房,而且比此前的房间都大了不少。妈妈、爸爸和妹妹住在里面的大屋,我住在门口搭成的一个独立的小空间。紧邻挖掘机厂新厂区的施家沟有32栋职工住宅楼,都是挖掘机厂的职工和家属,配给了幼儿园、浴池、商店、菜市场、子弟中学等各种生活设施。山上是我们的住宅区,山下就是我们的工厂,出了家门就是厂门。这里仍然是一个父辈彼此熟悉或面善,孩子在同一座工厂工作的同事的生活圈。妈妈和爸爸遇到了不少在东公园、榆林居住时的老邻居。

  在这间温暖的小屋,这个暖巢生活的岁月里,我认识了妻子,如花似玉的妹妹也从这里登上了花车,嫁给了妹夫。我结婚后住在河东地区爸爸分到的一个30平方米的单间,这是辛苦一生的爸爸第一次分到房子。我也离开了跟妈妈、爸爸和妹妹共同生活的日子,作为家里的长子挑起了新的门户。后来妹妹告诉我,我结婚后的半年多,爸爸总是盼望我到周六回家,妈妈成宿睡不着觉,他们想念我,惦记我吃的好不好,睡的香不香,跟儿媳相处融洽不融洽。每当我回到这个家,爸爸妈妈脸上都挂满了笑容。往日在城市、在农村生活跟我们同甘共苦的旧家具,留住挚爱的长辈音容笑貌的发黄的照片,用得斑驳陆离的锅碗瓢盆都在这里。这间已变成危房的老屋子是我真正的生命之根、幸福之源,妈妈、爸爸的心里总拴着一根看不见的线,他们在线的这一端,离开家的我在线的那一端。他们始终牵着这根线,但一牵一动,在儿子乐不思蜀、漠然无觉时,疼的总是他们。

  时常眺望,也常回到施家沟抚顺挖掘机厂职工住宅区。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