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传记专栏

张国勇:《藏惑——徒步横穿西藏》[十](3)

时间:2016/2/27 7:02:53   作者:张国勇   来源:抚顺七千年   评论:2
内容摘要:藏族马帮的行进速度考虑到马的负重,一般都是走走停停,吃饭、喝茶一天大约要休息四到五次,这要耽误许多宝贵的时间,我们决定离开马帮独自向前挺进。


张国勇:《藏惑——徒步横穿西藏》[十]

前藏寺院


  龙布村居住的民族较杂,有藏族、独龙族、怒族、傈僳族等少数民族,他们除了种青稞等农作物以外,主要是从事狩猎。或许是梅勇不胜酒力,请来了藏族邻居如改陪我们喝酒。


  如改是村里少数见过世面的人,他曾经到过内地和首都北京,还曾经代表察隅县到拉萨参加全区弓弩比赛,得过非常好的名次。当时,当地的少数民族允许狩猎,如改与儿子经常上山打猎,枪法很准,我问过他过去一年的打猎收货,全年共猎到16头獐子和一头黑熊。獐子又叫香獐,獐子肉并非主要收入,从獐子身上猎取的麝香价格惊人。


  屋中的炉台很高,呈半月形,借着松明的光亮我们看到抽象的浮雕图案,我们围坐在火塘周围的巨大身影,不时在灰暗中抖动。梅勇是西藏察隅县察瓦洛区退休干部,面颊清瘦,连鬃胳腮胡子,说几句话喝一口酒打一声口哨,口风朝上能吹动额头上的头发。


  梅勇二女婿跟我们私下里讲,岳父时常搞迷信活动,其神通是用红红的火炭烧灼烧自己的皮肉,为别人驱病消灾。这件事的确很神奇,我亲眼看到火炭烧在梅勇的皮肤,但他却像没事人一样,毫发无损,感觉不到疼痛。就因为如此神奇,梅勇经常不在家,被病人请去看病,梅勇是掌握一些小神通的神汉,当地人很信他。


  梅勇一家人对我们非常好。晚间,老夫妻让小女儿和外孙睡在露天的屋顶上,把女儿的闺房让给我们住。我喝过酒也顺着扶梯爬上了屋顶天台,月光下的龙布村非常寂静。第二天早晨,一家人早早起来给我们做饭,他们准备了几块青稞饼子和腊肉让我们带在路上吃。


  梅勇的老伴为我们灌了满满两水壶青稞酒,说这酒解渴顶饿。真的,我后来体会到了青稞酒、酥油茶的妙处,在高原上饮用这些藏族自酿的饮料,不至于嘴唇干裂。


  想象的西藏只有雪山、牦牛和荒原。从云南进入西藏,我们不仅能看到竹子和野生的郁金香,还能看到成群结队的猴群,以及在天空飞翔的大鹦鹉。在前藏,行进的路一直有河流陪伴,怒江、玉曲河、波罗札木藏布、雅鲁藏布江、拉萨河……雪山、峡谷被这些激动的河流所串联,路和河流在雨雾蒙蒙中一起在蠕动,感觉有些滑腻。


  在谷地,在截断道路的泥石流里,空气完全咸涩潮湿。外面淋雨,身体出汗,里外彻彻底底的湿。衣服是湿的、鞋子是湿的、皮肤是湿的,连情绪和思想也变得潮湿。穿越西藏的四个多月时间里,我们没有换洗过衣物,也没有多余的衣物可换。


  一条结实的牛皮腰带,在云南潞西的路上,因为长时间扭曲、使用,磨断了!根本不舍得花钱买新皮带,即使是最廉价的皮带也不舍得买。


  系裤子的腰带是一条麻绳,那是一条曾经吊穿腊肉的麻绳。我们睡觉的地方很不固定,这完全取决于当天遇到什么人或走到什么地方,山洞、树林、涵洞、道班、兵站、工棚,或睡在牧民的帐篷和自己背着的帐篷里,裸体的时候很少,所以享受很少。每天在高海拔的高原上徒步行走,异常疲倦和劳累,在任何地方我们都能呼呼大睡,像两头没有烦恼只知道疲倦的猪,这是我们经常性的苦行状态。(第一章完)


 

该文章所属专题:张国勇专栏

标签:藏惑 徒步横穿西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