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发现   > 古迹遗存

古迹遗存

说说辽代的石刻

2016-03-20 00:32 《北方文物》(哈尔滨)2008年1期 景爱 孙文政 3028
所谓石刻,系指在石头上凿刻的文字和图像。石刻旧属金石学,今日石刻文字研究属古文献学,石刻图像(如摩崖石刻、石窟造像)属文物考古学。这里只简述辽代的石刻文字,不包括石刻图像。
    作者简介:景爱,1981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现为中国文物研究所研究员。
    内容提要:本文全面系统地记述了辽代石刻文字的发现与着录、种类与特点、学术价值及影响和研究现状。指出陈述先生的《辽文汇》和《全辽文》是最早全面搜集辽代石刻文字的着作,迄今为止已知辽代石刻文字约有320~330种左右,成为订正、补充《辽史》的重要第一手资料。它揭示了辽朝多次更换国号,补充了大量人物史实,推动了契丹文字研究。辽代的白话碑对于研究白话碑的历史具有重要意义。


说说辽代的石刻 图1 


   所谓石刻,系指在石头上凿刻的文字和图像。石刻旧属金石学,今日石刻文字研究属古文献学,石刻图像(如摩崖石刻、石窟造像)属文物考古学。这里只简述辽代的石刻文字,不包括石刻图像。


  一、辽代石刻的发现与着录

  石刻可以分为地上、地下两类。寺院的石碑、经幢露天存放,很容易发现和着录;而埋藏于地下的墓志,只有经过清理发掘才能被发现。因此,最早见于着录的是地上的石刻,到20世纪50年代以后,随着大规模经济建设的展开,地下的碑志才大量被发现,现在所见到的辽代地下石刻,大多是20世纪50年代以后被发现的。

  辽代石刻发现的地区,主要是北京、内蒙古、河北、山西、辽宁、黑龙江。这些地区都在辽朝统治境域之内,故有辽代石刻遗存。在辽宋“澶渊之盟”以后,两国以白沟(今拒马河)为界,白沟以南为宋朝地域,很难发现辽代石碑。不过也有特例,在广东南海光孝寺中,却有一通辽道宗大康六年(1080年)的《东作使造像记》,是东作使杨某为其新生小男孩所作,应是后人携带至此①。

  在朝鲜北部有辽代石刻被发现,因为在图们江、鸭绿江以南的部分地区,在辽代属于东京道管辖。今蒙古国在辽代属上京道管辖,辽代的古城和寺院多,也有辽代石刻,只是其文字未被记录出来。

  辽朝的历史分为前后两个阶段,916~1125年属于前期,1124~1211年属于后期,有如北宋和南宋。辽朝后期统治重心在中亚,首都为虎思斡耳朵,史称西辽。西辽存在的时间很长,也应当有石刻遗存。

  辽代石刻的着录,最初多见于地方史志和地方文献中。《元一统志》曾节录了《仙露寺碑》文②,这是志书中最早记录的辽代石刻。《钦定热河志》、《承德府志》、《义县志》、《朝阳县志》、《塔子沟纪略》、《沈阳县志》、《盘山志》、《蓟县志》、《玉田县志》、《山西通志》、《大同府志》等都记录了辽代石刻。光绪年间,胡聘之编有《山右石刻丛编》,收录了辽代石刻8种。光绪中,缪荃孙总纂《顺天府志》,搜罗畿辅碑志,辑成《辽文存》6卷,收入辽代遗文245篇,其中有石刻若干,光绪末,王仁俊辑《辽文萃》7卷,其中包含有石刻若干。与此同时,黄任恒又辑《辽文最》4卷,其中有石刻若干。黄氏未见缪荃孙《辽文存》,故重复者甚多。入民国以后,辽代石刻渐多,金毓黻《辽东文献征略》、罗振玉《辽居杂着》,以及《东北丛刊》、《燕京学报》等等也有着录③。日本学者园田一龟曾在东北广搜碑志,编辑成《满洲金石志稿》,其中有辽代石刻若干。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辽代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