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今日抚顺

今日抚顺

王尧:让抚顺的“海外兵团”回归

2016-03-10 10:21 抚顺七千年 王尧 1938
我们这座城市没有大海,但我们有一条绝不亚于大海的河流——浑河,正是这条河孕育了人流、奏响了向着广阔流域奔腾的史诗,并让乡情和亲情日鸣夜响,川流不息。


  西方“地理环境决定论”的代表性人物孟德斯鸠曾经断言:“土地贫瘠,使人勤奋、简朴、耐劳、勇敢和适宜于战争……土地膏腴使人因生活宽裕而柔弱、怠惰。”继他之后,大名鼎鼎的黑格尔也认为:”生活在第二种区域(平原流域)的民族,由于土地肥沃,又有四季有序之助,这样的民族依赖性强。“很多人在研究中国南北差异的问题上,也固执的认为勇于开拓、富于创新是专属南方的人文精神,而“最肥沃的土地”上的东北人在变革时代难以书写出新的精彩。

  但高尔基也说过一句话:“真正的真理是人们用皮肉熬出来的经验”。有一个出自抚顺、身在异乡的群体,用事实部分地打破了“地理环境决定论”信奉者的断言。他们是大约近30多年前,从我们这座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中国老工业基地城市出发,“南迁”到天南地北、甚至远涉重洋创业的抚顺人,至今已形成了身家巨富、广有建树的“海外兵团”。

  自1992年开始,笔者就在市外经贸部门工作至今。尽管很少从事国内经贸工作,但还是到过一些国内开放地区、资本发达城市,由此接触了一些远在他乡的抚顺人。

  这些抚顺“海外兵团”的成员里,除了人们熟知的在中国的体育界、文艺界里赫赫有名的领军人物、当红的知名人士,更有一大批已在综合贸易、投资、房地产开发、机械制造、特种蜡研发生产、木制品加工等行业里领袖群伦,产业丰厚、身家惊人的商界精英。有在当地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以令人钦敬的商誉和协调能力,被推举为广东、浙江这些发达地区巨商名贾组成的企业家协会的会首;有出身抚顺大国企,在国内一流的工程机械企业技术研发制造领域里一言九鼎的“塔尖”高层;有在改革开放之初就到南方试点城市应聘,以出色的素质、丰富的工作经验在当地引领改革和经济发展的领导;有在国家机关宏观调控部门担当政策研究或执行“牛刀”的负责人;有在国家商务和外交战线效命,在世界各地有着丰厚人脉资源的驻外商务使节;有凭借当初微薄的资本在外地打拼,发展成为大企业配套产品的专营供应商。当然,也有一批正在各行各业创业、奔波的小业主,也有辛苦务工的普通劳动者。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珠海、武汉,在你能想象到的所有国内的大城市,在美国、欧洲、大洋洲,甚至在遥远、贫瘠的非洲,在全球各地,都有抚顺人带着母城的烙印“开疆辟土”、建功立业的身影。

  但他们没有因为家庭、事业的迁移乐不思蜀,骨子里对家乡有割舍不掉的眷恋、不甘和不舍。他们的心和手都是有高热度的。热得让你心发烫,手也久久地不愿意松开。

  当你到达异乡的机场或火车站时,他们已按照约定早早地迎候在那里。甚至不用通名报姓,你从他们的笑容里,一眼就能看出抚顺这个故乡给予彼此那些最熟悉的东西。那目光里没有浮躁、没有势利、没有骄矜,只有激动而亲切的喜悦,浓浓的一抹深情。他们用紧握方向盘的手,把你送到目的地,嘘寒问暖,不让你丢一点面子。直到你离开,他们都能放下分分秒秒都是钱的生意,一直陪着你到底。其实,不管生意兴隆还是艰难,如今的他们都无任何所求于你。
  当你要结识当地的企业家社团,为家乡寻找投资来源,他们慨然允诺。把自己最好的人脉资源,最高层的商圈朋友,甚至是合作伙伴介绍给你。他们愿意为了这样的邀请搭上面子和情分,甚至自掏腰包组织这样的聚会。也许是看到并亲身经历了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他们的心情好像比来自家乡的我们更着急。

  对这些身在他乡的抚顺人,你不用想方设法去套近乎、甚至低三下四去拉近感情,更不用费尽唇舌地介绍抚顺的市情如何如何,那是他们的家乡,他们并不陌生。你只要告诉他们家乡的哪个地方有哪些变化,有哪些最新的需求,他们便马上沉浸在对你推介的项目的思考中,提出立体化的、真知灼见的建议。他会主动站出来替你推介、与朋友一起研究分析,在这些商人朋友的耳中,他们的话远比我们的推介更有价值,可信度更高。

  一旦家乡有了合适的项目,他们会率先动议是不是返投资,并带动合作伙伴参与。有的人甚至“变卖”了多年打拼的资产,舍弃了更好的生活条件、正在蓬勃发展的事业,毅然回到抚顺投建项目,奋力耕耘,为家乡承担起提供就业岗位,贡献税收的重任。

  且不说抚顺罕王集团在印尼投资的镍矿产业区项目已成为全省民营企业“走出去”的代表性项目,带动了多少抚顺人、辽宁人和外乡人“走出去”;也不说外建集团多年来在境外承包工程项目带动了多少人创造了新的生活。仅仅自2010年以来,每年抚顺人在国外汇回来的个人外汇收入都不低于1亿美元,合人民币6亿多元。这可是抚顺人在国外创造的“真金白银”,实现了很多家庭“一人走出国门,富裕全家人”的梦想。这些人在海外淘金,最终又把事业之根重新扎在抚顺,很多人当了老板,有的在全国开了几十家特色连锁店。 

  这还仅仅是我个人工作上的接触和观察。

  抚顺“海外兵团”的人潮奔涌究竟始于何时,谁是第一批赴外开创新天地的抚顺人,有多少财富和资源,已很难考证和确定。如果统计一下这些年来各个部门、各个层面接触的抚顺“海外兵团”,结论一定是一个拥有雄厚实力的庞大的群体。如果能把他们的经历缀在一起,那一定是一部恢宏雄壮的史诗,一部始于抚顺人在改革开放之初,便率先以非凡的勇气“走出去”突出重围的史诗,一部用母城赋予的品质和底蕴打拼出新天地,可歌可泣的史诗。他们勇敢地完成了从故乡“走出去”,迈出第一步的“过去时”,演绎着扎根、开花和结果的“正在进行时”,更蕴含着对故乡浓浓的亲情,助力抚顺未来发展的强烈动因。很早就接受了市场经济洗礼的他们已炼成了“火眼金睛”,能看到我们视而不见的财富和机会。

  “听说你将远渡重洋,到国外开创锦锈前途,送你一把故乡的泥土,它代表我的叮咛和祝福。这把泥土,春雷打过,野火烧过,杜鹃花层层飘落过。这把泥土祖先耕过,敌人踏过,你我曾经牵手走过”。

  如果你对异国他乡的抚顺游子唱起这首张明敏的《故乡的泥土》,就一定会看到他眼里闪烁的思念。那么,我们能不能把抚顺的“海外兵团”变成“回归兵团”?

  让我们向他们送上一把故乡的泥土。因为有了他们,我们结识的客商朋友、了解的信息越来越多,对接项目的真实意愿也日渐众多,我们到哪里开展工作都有自信:“这里,有我们的人”。但接下来,我们对他们说过的话要算数,对他们介绍的朋友要守信,承诺的就要办,赔赚的帐不能反悔。这把泥土,就是一份承诺,一份声誉。

  让我们向他们送上一把故乡的泥土。让他们和朋友投资的项目尽快走进体制的门槛,使服务的节奏赶上瞬息万变的市场节奏。不要让他们为家乡的热爱变成焦灼和无奈,错过了发展,损失了身家。这把泥土,就是一种速度,一种态度。

  让我们向他们送上一把故乡的泥土。对于回到故乡返投资的抚顺企业,有些城市设施项目的建设、配套,有些跟他们生产经营的产品对路的招投标项目,是不是让他们有些优先权。这块泥土的给予并非偏袒,而是一种公平和公正,一个回馈的空间。

  让我们向他们送上一把故乡的泥土。当他们有了喜怒哀乐的大事,我们都应前去分享或分担,不能只是在有求于他们时才不顾千里迢迢去找他们。“每逢佳节倍思亲”,在天伦之乐的春节,你、我、他都应该以各种渠道、各种方式“请天南地北抚顺人回来过年”,让他们看看家乡的发展,出一出主意。这把泥土,就是一份血缘,一份牵挂。

  有感于意大利的威尼斯、都灵是世界第一批资本的诞生地,有人慨叹“拥有海洋的民族是世界民族的精灵”。我们这座城市没有大海,但我们有一条绝不亚于大海的河流——浑河,正是这条河孕育了人流、奏响了向着广阔流域奔腾的史诗,并让乡情和亲情日鸣夜响,川流不息。


  因此,这注定是一部面向城市的未来、没有休止符的史诗,一部需要家里、家外的抚顺人合力谱写的史诗。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王尧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