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民族   > 萨满文化

萨满文化

萨满教创世神话中的人本主义曙光(8)

2008-09-26 00:00 满族文化网 佚名 2502
人本主义的丰富内涵在多神时代的希腊人中可以概括为: 人本主义是对我们作为人类的希望与自豪的肯定。因为身为人类而自豪,古希腊人用他们全部的智慧和才华,用图像和故事欢庆 人本主义的丰富内涵在多神时代的希腊人中可以概括为:    &nb...

  (关小云译,下同)又如,孟姓萨满所唱的《春季祈祷歌》,其汉译大意如下:
  哲格蓬如坎(鄂伦春语:春神),/是金色的神,/金色的蓬如坎是天上的俄聂(鄂伦春语:
  母亲),/春风化雨是我们为你奉献的季节。/待我送给你黄色的神衣,/请你耐心等待呀—俄聂。/春暖花开我们再次供奉你,/请你耐心等待呀—俄聂。/我们给你带来新鲜的美味的食物,/请求你保佑我家幸福,/免除我们的灾难与不幸。/你的主人每时每刻都在祈祷你,/祝你心情愉快,/请你保佑主人,/在我的身上撒满哲格蓬如坎对我的爱,/人间才能充满幸福。
  神歌激越动情,表达了族人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萨满跳神舞,从火堆左边跳到右边,迁回反复,表现所请神灵的神姿动态与个性。整个祭礼气氛庄重而热烈。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神以人类作为自己的主人,反映原始宗教的人本主义倾向。
  又如,1996年,笔者与富育光、陈景河等人在吉林省汪清县拍摄的满族鹰祭,也反映了萨满教的人神关系。其祭礼概况如下:
  在祭祀中,主祭女萨满吟唱报祭,神词说出鹰祭的目的是北上请“鹰孩”,即捕回极北地区的优良仔鹰。其间要经过九死一生的艰难历程,必须靠鹰神母的庇佑。在祭祀中,萨满吟唱的神歌道出了这位鹰神母的由来:相传,萨姓先人分三支北上捕鹰,历尽艰险,有两支人就再也没有回来,其中一支被大白鹰救了,而使氏族得以绵延。大白鹰为此折坏一足,成了独脚鹰,从此,萨姓族人敬之为鹰神母,世代敬祀。
  在祭祀中,鹰神母附体的主祀女萨满要对通过族选的捕鹰人进行最后的“神选”—对他们的智慧、勇气和技艺进行真正严格的考验,选出能担当北上重任的巴图鲁(满语:勇士),以保证捕鹰成功。
  在祭礼中,鹰神母与猛雕女神一起,和众多的“小白鹰”跳群鹰舞,象征着她要把自己最好的孩子给部落的捕鹰人,以求部落的兴盛强大。虽然鹰神母身穿三人高的鹰羽神衣,但胸膛里跳动着对人类的炽热爱心。鹰神母救了部落,使之得以绵延,恩比母亲,是忠诚的部落守护神。
  鹰神母有一批助神、友神来帮助族人,其中主要的神抵有海蛇神梅赫格格,其神词是:
  梅赫格格,/是神武的引路女神。/上身赤裸,/下身穿着水绿色的海裙,/手是船桨,日行百万,/送来岁岁吉祥……她终年住在大海浪涛里,专司海路安宁。捕鹰人漂洋渡海(鄂霍茨克海),由她驱灾护送,她是北海指路女神。
  星光神都灵妈妈和都灵玛法,其神词是:
  七彩神光,光芒彻地,/身穿三人长的七色鬃毛,/光芒四射,像虹云一样。/她旋转着走来,穿透云雾雨雪,/指教安泰之路。
  这两位神是北极光神。由于“鹰路”是蛮荒的高山密林,所以辨别方向不迷路,是关系到捕鹰的成败与个人生死的事情。捕鹰人特别重视辨别方向,北极光方向恒定,又能穿过云层雾霭,是捕鹰人重要的方向标志。这两位神实际上是方位神。
  捕鹰人北上请“鹰孩”胜利归来,要对鹰神母进行谢祭,感谢她把最好的孩子给了族人。同时还要进行丧祭,因为捕鹰的艰巨危险使捕鹰人难免死伤,不少巴图鲁(勇士)葬身于异乡,只被带回来一条辫子,有的人迷路失踪,不知所去,永远回不来了。丧祭时要请安魂女神德登妈妈。按照萨满教观点,北征求鹰壮士的灵魂是不死的,德登妈妈能指引他们的灵魂回归。德登妈妈点燃灯火,客死他乡的捕鹰人的灵魂,会循着弯曲的“火路”返回家乡,成为庇护族人的祖先神。
  鹰祭所奉诸神的司职是氏族(人类)生存、繁衍所必需的重大事项,包括安魂。神灵的功能是帮助人类战胜困难与灾害(包括恶神,或者说恶魔),以使人类幸福、平安。从某种意义上说,神是为人类服务的,是为人类存在的。鄂伦春春祭、满族鹰祭在萨满教祭礼中有普遍的代表性,由此可以看出萨满教是一种世俗性、功利性很强的自然宗教,人本主义是其基质之一。
  在进入文明时代以后,萨满教的女神祟拜并没有迅速颓衰,其文化传承的作用仍很重大。逮至近代,不少地区、不少民族的萨满圣坛的重心已转到男神崇拜,女神崇拜所传承的文化内容主要侧重于孕生、育子、保健、医学、天时、艺术等方面,但女神崇拜的基本精神—人本主义被女神的后继者男神继承下来。
  在近世萨满教中,有一大批男英雄神,如满族的三音贝子,他为人类套掉了七个多余的太阳;塔吉克族的英雄神鲁斯塔木,他为人类驱除黑暗魔鬼,身经百战,屡建奇功;维吾尔族的英雄神艾里·库尔班,他曾与恶龙相搏,斩断龙首,消灭了吃人的魔鬼;锡伯族的祖神海尔堪,他庇护族人放牧、狩猎不受邪侵;鄂伦春族的天神恩都力,他教人类制弓矢,打败了群魔,人类得以安宁;鄂温克族的巨人神来莫日根,他发明了弓箭,教人类学会了狩猎,并打败了独眼巨人;裕固族的英雄神贵依斯貂尔,他为了给人类寻找火种,在与三头妖搏斗中牺牲,使裕固族有了火种;赫哲族英雄神西尔达鲁莫日根,他降服了乌鲁古力(赫哲语:罴)、长角鹿、骑马丑角,战败了凶恶的山主;蒙古族的射日英雄神额尔黑蔑尔根,他因没有射掉第七个太阳,切掉了自己的拇指,变成了土拨鼠;等等。他们所具有的英雄气概、牺牲精神,与女神的英雄主义是一脉相承的。这种英雄主义的性质是集体主义的,又有明显的人本主义倾向,确立了氏族成员内部平等的社会原则,规范与协调了世俗生活中的人际关系。在史前时代,它促使氏族整体权威的确立,促进了初民社会性的形成与发展。在文明时代,它维系着宗族内部的感情纽带,减缓了因阶级差别、财富多寡带来的人际关系的紧张与冲突。
  随着历史的变迁,至近世,北方民族中不少民族的萨满教信仰式微消沉,相当一部分萨满教古神话脱离了祭祀,从萨满的口碑,成为族众的口碑,有的从氏族部落的藩篱中走出来,成为民族共同传播的神话。神话在民间流传的过程中,不免掺揉后世民众对生活的理解与理想。古老的女神往往与当地的人物或山水结合,具有某种传说特征。有趣的是,不少古老的萨满教女神已经告别了圣坛,但在民族生活中,仍备受崇敬,形成了一些独特有趣的民俗。
  三、结语
  萨满教的人本主义是先民在当时的生存斗争中产生的精神文化形态,反映了初民深层的生存意识与人类社会发展所必需的精神力量,其主要表现形式是集体英雄主义,这是萨满教能有悠长文化生命的历史奥秘所在。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