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记忆   > 网友记忆

网友记忆

王尧:母亲出嫁的红楼

2016-04-14 23:30 抚顺七千年 王尧 4410
时过60年依然矗立着的老房子,让我们珍惜日渐稀缺的抚顺工业历史遗迹,让铸造那个时代辉煌的参与者们、保留着珍贵记忆的耄耋老人们有处追忆光荣与梦想的地方
王尧:母亲出嫁的红楼 图1
作者母亲与外祖一家居住的抚挖专家楼

  今年清明节,在返乡拜谒祖坟的路上,妹妹告诉我母亲想让我陪她去昔日东公园的老住宅走一走,问我有没有时间。去年在得知东公园南麓我们曾住过的老住宅区仍保存了几幢红楼后,我立即去拍了照片,让妹妹洗出来后,被母亲珍藏在枕边的相册里,每天都要拿出来看看。我曾要在休息日陪母亲去看,母亲非常体谅儿子工作的忙碌,总是说看照片就足够了,而且她右腿膝盖长了骨刺,行动也不便。这次母亲主动提出要去看看,而且在这样一个节日里,想必是抑制不住对那座暖巢的思念,也一定做好了迎受心潮奔涌的准备。 

  回到家,年过八旬的母亲早已做好了准备。母亲梳洗整齐的头发虽然夹杂着雪样的花白,但底色依然铺满黑色。银灰色的西装上衣,肥大宽松的褐色西裤,再配上玳瑁架的水晶眼镜,慈祥亲切的脸笑意盈盈,像出席家族后代的婚礼时容光焕发。

  妹妹惊呼母亲就像《杨门女将》里的佘太君那么仪态雍容,而在我看来,今天的母亲酷似天波府挂帅出征、重回梦中的操场点兵检阅的穆桂英,很长时间不见的精神抖擞回到了母亲身上,母亲手边只不过多了一根“龙头拐”——就是我这个小心翼翼的“老来子”。

  我和母亲打车来到了东公园南麓的西侧,沿着供水一厂坡下向南的一条小路走向当年的抚挖职工住宅一町目。在路过路边原抚顺挖掘机厂独身宿舍——“五宿舍”旧址的一瞬,一直注视着母亲的我看到她的眼睛就有些湿润。

  出租车开进了老东公园一町目高坡下的那条老旧的土道,在一片残存的、已改成垃圾站的旧瓦房边上停了下来。我搀扶着母亲下了车,看到路边正停着一辆黑色的大众牌轿车,一个俊朗的中年男士正在擦车。他看到我们母子一步步往里走,就热情地打了招呼:“大娘,你们是回来看老房子的吧?”母亲笑着回答他:“是啊,54年了,我这是第一次回到这里的家看看”,母亲的声音里已有些哽咽。

  通过稀疏的树枝,远远看见山坡上几座隐约的红楼屋檐时,母亲的身子略微有些颤抖,脚步也变得急切。走到高坡下那条楼梯,母亲说:“咱们从这里上去吧”,便有力地抓着我的手,拖着长了骨刺的腿,步履坚定地一级一级迈上了台阶。站在坡上,母亲深情地看着这四座近在咫尺、姿态各异的红楼,母亲就像穿越到豆蔻年华的青年时回到了家门前,眼里倏然盈满了泪水。在我的搀扶下一步步走到最南边的那座红楼前停下了脚步。

  多么美的老式红楼!


该文章所属专题:王尧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抚挖专家楼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