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化抚顺

文化抚顺

电视纪录片《平顶山惨案大诉讼》解说词

2016-04-20 08:21 抚顺7000 刘学敏 1294
2005年5月12号这天早晨,83岁的杨宝山老人在老伴和子女的陪同下走出家门,他要再次踏上赴日本的旅程,作为平顶山惨案民间诉讼的原告人,明天,他要在东京高等法院听取对平顶山惨案索赔诉讼的终审判决。

电视纪录片《平顶山惨案大诉讼》

 

[画面:编辑打开新华网,出现文章以及杨宝山照片,出字幕:杨宝山,辽宁抚顺人,19228月出生。平顶山惨案发生时10岁,全家3口人遇难,本人负伤,幸免于难。1996年,与另两位惨案幸存者莫德胜、方素荣一起,提起对日本政府的民间索赔诉讼请求。

解说:杨宝山,辽宁抚顺人,19228月出生,平顶山惨案发生时10岁,全家3口人遇难,本人幸免于难。1996年,与另两名惨案幸存者莫德胜、方素荣一起,提起对日本政府的民间索赔诉讼请求。

 

[出字幕——特技推出片头:黑色带血迹的黑体大字:

 

平顶山惨案大诉讼

 

[字幕:1978812日,中日两国签订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国政府从中日人民世代友好的愿望和长远利益出发,放弃了国家间的战争赔偿要求。

中国政府虽然放弃了国家间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但是,就日本军国主义战争罪行所进行的民间诉讼索赔要求,中国政府在任何场合都没有宣布予以放弃。

解说:1978812号,中日两国签订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中国政府从中、日两国人民世代友好的愿望和长远利益出发,放弃了国家间的战争赔偿要求。

中国政府虽然放弃了国家间对日本的战争赔偿要求,但是,就日本军国主义战争罪行所进行的民间诉讼索赔要求,中国政府在任何场合都没有宣布予以放弃。

 

 [画面:黑场渐显住宅楼,杨宝山老人从家中走出,声援团送行,车开动

[字幕:2005512日早600,抚顺市望花区建设街杨宝山家

解说:2005512号这天早晨,83岁的杨宝山老人在老伴和子女的陪同下走出家门,他要再次踏上赴日本的旅程,作为平顶山惨案民间诉讼的原告人,明天,他要在东京高等法院听取对平顶山惨案索赔诉讼的终审判决。

 

[画面:转场,沈阳桃仙机场,登机,飞机起飞,渐行渐远

[字幕:2005512日早800

[声音:同期声——祝你成功!

解说:上午8点,杨宝山老人乘坐的中国北方航空公司CZ627号航班飞往日本东京。

 

[画面:转场,日本东京,平顶山惨案诉讼者杨宝山若干镜头,进入东京高等法院

[字幕:2005513    东京时间上午10点,日本东京高等法院

 

解说:杨宝山老人抵达东京后,又一次受到了日本“争取平顶山事件诉讼胜利实行委员会”和“平顶山事件律师团”的热情接待,双方就明天的庭审事宜进行了磋商。为了打赢这场跨国官司,从1996年到现在的九年时间里,杨宝山、莫德胜、方素荣和日本“平顶山事件律师团”一起,走过了异常艰难曲折的诉讼之路。

2005513号东京时间上午10点,杨宝山老人庄重地走进日本东京高等法院,而终审判决结果怎样,现在还是未知数。

[画面:杨宝山访谈,为什么要起诉

[声音:同期录音

[画面: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川上精一、小川一郎照片资料,报刊资料

累累白骨,花圈,挽幛,祭奠的人;遗址纪念碑

[字幕:辽宁省抚顺市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

解说:让我们借助当事人的叙述、部分历史档案和在屠杀现场发掘出的森森白骨,走回73年前那场人类的灾难。1932916号,在日本关东军抚顺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二中队队长川上精一、抚顺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等人的指挥下,守备队、宪兵队和警察署出兵包围了平顶山村,对平顶山、包括栗子沟、千金堡村的3000多名村民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平顶山惨案”。

[画面:推出日本律师团制作的电视片,电脑动画复原惨案情节展开,取出光盘,展示

解说:这是日本“平顶山事件律师团”在进行了大量翔实的调查取证以后,于2004年在日本国内制作并发行的电视片。目的是为了让更多的日本人民了解平顶山惨案的真相,同时也筹措一些用做诉讼的费用。

[画面:平顶山纪念馆沙盘前,讲解员讲解:哭喊声怒骂声鲜血脑浆……白骨、祭奠的人

[声音:同期声

解说:1932916号,对于杨宝山老人来说,简直是一场恶梦。

[画面:转场平顶山村原址,杨宝山老人讲述

[声音:同期录音

[字幕:2005419日,抚顺西露天矿工务段

[大意:平顶山村地形地貌,人口情况,平顶山惨案发生时的惨状

 

[画面:纪念馆内部,遗骨,资料

解说:当时的平顶山村有居民近3000人,在平顶山大屠杀中殉难的3000多同胞中,还有附近的栗子沟村和千金村的居民,而据调查幸存者却只有杨宝山、莫德胜、方素荣等不到40多人。

[画面:川上精一照片,九保伏照片,资料

解说:平山大屠杀发生以后,立即引起国际舆论的密切关注,在当年11月召开的国际联盟会议上,中国代表提出平顶山惨案的真相,然而狡诈蛮横的日本政府却矢口否认这一铁的事实。

1945815号,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19466月,川上精一这个杀人恶魔在日本宫城县一个叫做荒滨的渔村畏罪自杀。

1947年,东北行辕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依法判处抚顺炭矿次长久保孚等七人死刑,罪名是策划和参与了平顶山大屠杀。

[画面:花圈,挽联

解说:73年后的今天,平顶山3000多殉难同胞的冤魂仍然不能安息,从死人堆里侥幸爬出来的幸存者心中的冤情未能昭雪,因为在法制越来越完备和缜密的今天,实施大屠杀的一方仍然没有公开的、认真的认罪;没有对公然违背国际公法、违背人类良知和法度的反人道罪行承担丝毫责任。

[画面:杨宝山痛说心灵伤害,肖景全讲起诉意义、起诉缘起

[声音:同期录音

[画面:纪念馆馆长肖景全讲起诉经过,互联网资料

[声音:同期声

解说:按照童增和小野寺利孝签订的协议:战争受害者从日本国家及企业得到损害赔偿金时,乙方有权从中按一定比例提取诉讼代理费,作为代付金的偿还。

[画面:日本律师团小野寺利孝、尾山宏等来抚顺,杨宝山、莫德胜、方素荣组成诉讼团(资料),尾山宏照片

[字幕:尾山宏,日本著名律师,“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由30 0多名日本律师组成)团长。从1995年起他就与律师团的最早发起人小野寺利孝一起带领律师团无偿为中国受害人代理起诉。在过去九年多时间里,他到中国取证、会见受害者20多次,自己支出数百万日元诉讼费用。因其超越国界的正义行动,当选为中国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03年度人物”。

[声音:同期录音

解说:尾山宏,日本著名律师,“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日本律师团团长。从1995年起他就与律师团的最早发起人小野寺利孝一起带领律师团无偿为中国受害人代理起诉。在过去九年多时间里,他到中国取证、会见受害者20多次,自己支出数百万日元诉讼费用。因为他超越国界的正义行动,当选为中国中央电视台“感动中国———2003年度人物”。

1995年,抚顺市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方面告知惨案幸存者杨宝山、莫德胜、方素荣,日本“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律师团”可为亚洲各国在日本侵略战争中受害的人们提供法律服务。杨宝山、莫德胜、方素荣同意委托该团日本律师代理向日本政府提出战争中受害损失的赔偿。而后,以环直弥、泉泽章为首的“平顶山事件律师团”多次来到抚顺,进行了大量艰苦细致的调查取证工作。翌年814号,日本律师团将一纸诉状递交日本东京地方法院,第一次针对平顶山惨案对日本政府提起诉讼,要求日本政府支付三名受害者共计6000万日元,约合50万美元的赔偿金。

 

[画面:转场,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群工部主任金花顺介绍日本律师团在日本印制、发售用以筹集资金的小册子,里面内容为平顶山惨案经过及判决书和辩护团声明。

       [声音:同期录音

       [字幕: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群工部主任金花顺

 

 [画面:莫德胜在东京法院进行诉讼,在各地演讲、日本媒体报道(照片),莫德胜照片,字幕:莫德胜,辽宁抚顺人,19255月生人,2005523日病逝。平顶山惨案发生时8岁,全家5口人遇难,本人受伤,幸免于难。1996年和杨宝山、方素荣一起,对日本政府提起民间索赔诉讼请求。

解说:莫德胜,辽宁抚顺人,19255月生人,2005523日病逝。平顶山惨案发生时8岁,全家5口人遇难,本人受伤,幸免于难。1996年和杨宝山、方素荣一起,对日本政府提起民间索赔诉讼请求。

 

解说:1997314号,日本东京地方法院第一次对“平顶山事件”进行开庭审理,73岁的莫德胜老人远赴日本担当原告代表,老人站在日本的法庭上,用自己的血泪经历,愤怒地控诉日本侵略者屠杀三千中国无辜百姓的滔天罪行。在日期间,莫德胜在律师团的安排下,先后到日本的六个地方宣讲平顶山惨案的真相,日本各大媒体十分震惊,纷纷进行了报道。

[画面:杨宝山、方素荣在东京法院进行诉讼,在各地演讲、日本媒体报道(照片),方素荣照片,字幕:方素荣,辽宁抚顺人,1928年生,惨案发生时5岁,全家7口人遇难,本人幸免于难。上世纪七十年代调云南省工作至今。1996年与莫德胜、杨宝山一起向日本政府提起民间诉讼索赔要求。

 

解说:方素荣,1928年生人,惨案发生时5岁,全家7口人遇难,本人幸免于难。二世纪七十年代调云南省工作至今。1996年与莫德胜、杨宝山一起向日本政府提起民间诉讼索赔要求。

2000220号,东京地方法院第五次开庭, 当年73岁的方素荣和76岁的杨宝山老人一起,以中国普通百姓的名义,以平顶山惨案幸存者的名义,在日本法庭庄严地为死难同胞作证、为自己的惨痛经历作证。在律师团的安排下,他们先后到4个城市进行演讲,再一次引发日本媒体和社会的强烈震动。

杨宝山、莫德胜、方素荣三位老人不顾年老体衰,九年来奔波于中日两国之间,他们有一个共同点——诉讼,不仅仅为自己;他们肩负着一个神圣的使命,发誓要为平顶山无辜殉难的同胞们伸诉冤情,用自己的血泪经历指控当年日本军人残杀无辜的野蛮行径。

1996年到2002年,平顶山惨案民间索赔诉讼案在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先后经过22次开庭审理。

 

[片头间隔

   

[画面:旧《抚顺日报》关于抚顺各界公祭平顶山死难同胞的报道。纪念碑,公祭大会照片,平顶山惨案纪念馆破土动工照片,日本人祭奠平顶山惨案遗骨馆、纪念碑、陈列室

解说:1951年,为纪念平顶山遇难同胞,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罪行,教育人民不忘国耻,抚顺市人民委员会在平顶山惨案原址建立了平顶山殉难同胞纪念碑,同年45号,抚顺市举行万人公祭大会。1970年夏开始对平顶山惨案遗址进行挖掘,在400多平方米范围内共清理出比较完整的遇难者遗骸800多具,其中还堆积着大量的骨渣和骨灰。

         自从1972年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落成以来,特别是中日邦交正常化以后,前来祭奠的日本和平友好人士逐年递增,到目前为止已经达到四万多人次。

       [画面:“为了和平和未来“碑,2000830日日本国全国大学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立

“和平纪念碑”:日本国JR东海劳动组合,2000811日立。“安息吧已去的灵魂,在此我们深怀反省之念发誓  为中日人民的友谊为世界和平而奋斗”

“平顶山惨案七十周年植树纪念碑”2002916日,日本国平顶山惨案70周年追悼实行委员会、保护和平宪法大阪之会、全国中小企业团体联合会立。

1932916日,日本军国主义于抚顺平顶山村屠杀无辜平民三千余人,制造血腥惨案,其侵略罪行罄竹难书。为反对战争、维护和平,于平顶山惨案70周年之际,会员特捐款植树70棵,以表哀悼之意。” 

       解说: 2000811号,日本国全国大学生活协同组合联合会在纪念馆院内竖立了“为了和平和未来植树纪念碑”;

2000830号,日本国JR东海劳动组合,竖立了“和平纪念碑”,碑文写道:“安息吧已去的灵魂,在此我们深怀反省之念发誓  为中日人民的友谊为世界和平而奋斗”

2002916号,日本国平顶山惨案70周年追悼实行委员会、保护和平宪法大阪之会、全国中小企业团体联合会竖立了“平顶山惨案七十周年植树纪念碑”。碑文写道:“1932916日,日本军国主义于抚顺平顶山村屠杀无辜平民三千余人,制造血腥惨案,其侵略罪行罄竹难书。为反对战争、维护和平,于平顶山惨案70周年之际,会员特捐款植树70棵,以表哀悼之意。”

[画面:《浑河纪事》采访日本青年访问团,团员们祭奠亡灵的情景

解说:2000年,抚顺电视台《浑河纪事》摄制组在平顶山惨案纪念馆采访了日本青年访问团。

[画面:日本国东日本铁路工会和平展厅,致辞:毫无疑问,旧日本军队曾侵略过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曾经杀害过许多无辜百姓,所犯的罪行罄竹难书。在平顶山,旧日本军队曾杀害过3000人,甚至把整个村庄烧个精光。那一段历史史实,不可原谅,同时,那些死难的同胞,我们也非常深切的缅怀他们。

东日本铁路工会(JR东劳组)

                                               中央执行委员长  角岸幸三

 

解说:1995年东日本铁路工会(JR东劳组)开始组织会员及家属到中国各地进行和平研修活动,他们多次来到平顶山惨案遗址进行参观凭吊。2002年他们出资在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建立和平展示厅,中央执行委员长  角岸幸三在致词中这样写道:毫无疑问,旧日本军队曾侵略过中国以及其他亚洲国家,曾经杀害过许多无辜百姓,所犯的罪行罄竹难书。在平顶山,旧日本军队曾杀害过3000人,甚至把整个村庄烧个精光。那一段历史史实,不可原谅,同时,那些死难的同胞,我们也非常深切的缅怀他们。

   几十年来,在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日本爱好和平人们痛心疾首,为自己国家历史上的侵略和屠杀行径深深地忏悔,由此激起反对战争、控诉屠杀、呼吁和平的强烈呼声从来没有停止过。杨宝山等三位老人赴日作证期间,得到了许许多多日本友好人士和进步团体的极大支持。

 

[画面:2002年日本东京地方法院一审有关资料,大江京子文章

解说:这条漫漫跨国诉讼路,艰辛而又曲折。2002628号上午,东京地方法院对此案进行了一审判决,法庭以“国家无答责”为由驳回了杨宝山等人的索赔要求。

但是,这次判决虽然没有满足诉讼原告的索赔要求,却首次以法律的形式,确认了“平顶山惨案”是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制造的。日本律师大江京子在文章中写道:所谓“国家无答责”就是指由国家权力行为所导致的损害,国家不予承担赔偿责任。她说,“此次判决,在平顶山事件经历了漫长的70年后,首次由日本的国家机关正式认定了在事件过程中,日本军队实行大屠杀的事实。这一认定可以说意义重大。但是相反,原告的主张被以‘国家无答责’为由驳回,这是极其不合理的。就是说,尽管法庭确认了由于日本军的侵略,导致原告们蒙受了巨大的损害,却不认可受害者的赔偿要求,这明显是自相矛盾的。”

[画面:专家访谈所谓政府无答责

[声音:同期录音

[画面:抚顺市平顶山惨案七十周年公祭活动,日本辩护律师团成员:环直弥、泉泽章、大江京子、川上诗朗、穗积刚、坂本博之、德永淳子一行在抚顺市举行平顶山惨案诉讼情况报告会

[字幕:2002916日,抚顺市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

解说:2002916号,平顶山惨案发生70周年,抚顺市举行隆重的“平顶山惨案七十周年公祭”活动,日本“平顶山事件律师团”环直弥、泉泽章、大江京子、川上诗朗、穗积刚、坂本博之、德永淳子等人赶来参加并在抚顺举行了平顶山惨案诉讼情况报告会,这时,平顶山惨案大诉讼已经持续了五年多时间。此后,律师团的调查取证进入了更加艰苦细致的阶段。

[画面:日本律师团在抚顺调查取证活动资料,1947727日抚顺市杨柏堡镇奉当时的国民政府指令上报的关于平顶山惨案受害家庭和受害者的详细调查材料,即《罹难有家族者调查表》和《全家被难姓名调查表》

[字幕: 1947727日抚顺市杨柏堡镇奉当时的国民政府指令上报的关于平顶山惨案受害家庭和受害者的详细调查材料,即《罹难有家族者调查表》和《全家被难姓名调查表》

[字幕:200429日,抚顺市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

解说:到了2004年,平顶山惨案诉讼的调查工作也到了关键的年份。日本律师认为调查的结果极有可能对最后的判决起到重大的作用,泉泽章说,在诉讼转入事实陈述阶段前,我们要收集一切能够收集到的事实证据。 此时,东京高等法院也结束了平顶山惨案的第五次开庭审理,标志着平顶山惨案在法律层面上的诉讼已经结束,今后的诉讼将是有关事实的具体论述。

200429号,在抚顺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泉泽章和大江京子获得了大量此前未曾获得的事实证据。

 [画面:《申报》等历史资料,“小人书”大小的图片档案册,肖景全、泉泽章、大江京子

解说:肖景全馆长同时还提供了1932年上海出版的几份《申报》和《新闻报》,日期都集中在11月和12月,正是平顶山惨案发生后不久。其中一条载于《申报》由美国记者汉特氏现场采写的报道,题目为:《日军在抚顺屠杀惨状》。面对这些铁证,泉泽章激动地表示:这次我们寻找证据的过程中,时常有惊喜出现,像这样的证据我们甚至想立刻拿到法庭上去。在上世纪70年代,抚顺市博物馆曾经组织对平顶山惨案的旧址和幸存者的调查,形成了两本小人书大小的图片档案册。这些资料经过翻拍,立即被制作成了光盘。肖景全郑重地交给泉泽章和大江京子。8年的诉讼路上,他们已经成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为了伸张人类的正义和生命的尊严,为了给平顶山3000多死难者讨回公道,为了给未来的世界一个公平、公正的答案。

[画面:大江京子等人,

解说:环直弥、泉泽章、大江京子等日本律师为了这场艰难的跨国官司辛勤地工作着,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资金。而最可贵的是,作为日本律师他们真心实意地为中国惨遭屠戮的百姓讨回公道。

[画面:杨宝山、莫德胜、方素荣各时期的照片,在日本诉讼的照片,律师团在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和当年的平顶山村取证,在纪念馆内,对那里保留的屠杀现场和照片进行拍摄

解说:从1996年开始,这场跨国、跨世纪的官司打了九年多,杨宝山、莫德胜、方素荣等人已经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他们执著地跋涉在漫长而坎坷的诉讼路上;平顶山事件律师团的日本律师们,在调查、起诉,再调查,再起诉的艰难过程中,一如既往地顽强努力着;抚顺市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的工作人员们为了支持这场正义的诉讼,作了大量繁难而又细致的工作。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为了惩治杀人暴行,为了撑起世界和平和生命尊严的朗朗晴空。

[画面:肖景全访谈,人已经老了,打了九年官司,什么时候才能给与公正的判决?

[画面:诉状、照片等。

解说:20042月到3月期间,平顶山惨案幸存者民间诉讼在东京高等法院进入了事实陈述阶段,也就是临近了终审判决阶段。

[片头间隔

[画面:编辑播放电视录像,中央电视台时空连线2005218日资料,片头

解说:2005218号下午两点,中国中央电视台对日本东京高等法院庭审进行了连线采访。

[《时空连线》主持人:

当地时间218日下午2时,日本东京高等法院101法庭内座无虚席,“平顶山惨案”诉讼案终审开庭,2个小时后,法官宣布,将于513日对本案做出判决。

为了此次开庭,215日(农历正月初七),已经80多岁的平顶山惨案幸存者杨宝山离开抚顺飞赴日本,陪伴他前往日本的是其女婿。本案的另外两名原告——平顶山惨案幸存者莫德胜、方素荣未能前往。

本报记者连线日本的有关人员,得知了此次开庭的一些情况。开庭前,面露坚毅之色的杨宝山老人在日本律师环直弥、泉泽章、大江京子和其他一些日本友人的陪伴下,手持横幅,步行来到法庭门前。

开庭的日本东京高等法院101法庭内只能容纳150人,开庭一刻,这里早已座无虚席。旁听者包括中日友协代表、日本日中友协代表、日本平顶山惨案民间后援会代表。开庭一共持续了2个小时,法庭首先放映了由原告律师团提供的一部长达30分钟的录像(原版录像片),片中详尽记录了律师们在中国抚顺、沈阳等地搜集的有关平顶山惨案的有关证据,随后,原告律师进行了整整一个小时的陈述,平顶山惨案幸存者、本案原告之一的杨宝山作了30分钟的事实陈述,法官随后写成,将于513日对本案宣判。

再次前往日本出庭前夕,杨宝山老人对抚顺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的有关人士表示,状告日本是为了公道,“多少钱也无法弥补我们三个家庭的损失,挽回不了3000多名乡亲的生命。”而莫德胜、方素荣等另外两名原告也多次表达了类似观点。

[画面:抚顺市成立民间诉讼索赔声援团, 介绍诉讼概况;杨宝山谈9年的申诉历程;市民代表发言表示声援决心;宣读《致日本东京高等法院公开信》;声援团签名

 

[字幕:200545日下午130

解说:200545号,由抚顺市历史学会等民间组织发起的“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对日诉讼市民声援团”成立。漫漫跨国诉讼案,9年了,原告、律师、一切主持正义爱好和平的人们,都在期待着一个公正的判决。

[画面:日本律师团来抚取证并与声援团探讨诉讼相关事宜。日本律师川上诗朗介绍代理诉讼过程、叙述惨案发生经过、幸存者情况。

[字幕:200546日下午330

解说:200545号,距东京高等法院终审判决仅有八天了,日本律师团再次来到抚顺取证并与民间声援团通报并协商高等法院开庭的有关事情。

[画面:日本律师谈诉讼

[字幕:日本平顶山事件律师团川上诗朗

[声音:同期声

日本人当中许多对这个惨案并不知情,对日本军人当时的残忍置疑。我们认为此次诉讼对今后中日关系有一定的意义。

1996814日首次提出控诉,在日本法庭的情形,当事人当庭陈述在惨案发生时的经历,许多日本人为之震惊,许多人流泪。我们的进程首是先让日本人知道、承认,然后是赔偿。

2002628日得到最后结果:首次承认了(屠杀)事件,但不赔偿、不谢罪。理由:国家无答责。就是说现在国家对战前发生的事不予赔偿。对此结果不能接受,欲向东京高等法庭上诉。对平顶山惨案进行进一步取证,中方给予了极大支持。193211月国际联盟会议曾对惨案提起过,当时中国政府提出此惨案为日本军队所为,日本政府予以否认,至今仍隐瞒事实。如今承认这个事实,是历史首次。

解说:川上说,2002年以后的努力将在今年513日终审。对于终审结果我们无法预测,但我们会尽力。我们要向法庭提出“国家无答责”不合理,(我们要)努力跨越这个壁垒。但是胜诉仍有相当大的困难,如果败诉,我们将向日本最高法庭上诉。如果不对此事做出圆满的解决,中日之间建立可信赖的关系将很难做到。

[画面:声援团付波团长向日本律师致谢;副团长肖景全向日本律师介绍声援团情况

[声音:同期录音

 

[画面: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对日诉讼市民声援团工作会,通报日本东京高级法院终审宣判结果:终审败诉。付波:“人的生命权力是平等的,生命是至高无上的。”声援团发言,表示继续帮助杨宝山上诉日本最高法院,维护正义、公正、和平。

[字幕:2005513日,下午200,抚顺市平顶山惨案纪念馆

[声音:同期录音

解说:2005513号,从日本传来了终审败诉的消息。下午两点,抚顺市平顶山惨案幸存者对日诉讼声援团召开会议,通报了终审结果并就这一结果进行了讨论。

[画面:声援团讨论,展开

[声音:同期声

 

[画面:日本律师手持“不当判决”条幅,律师团成员开会,声明书

[字幕:东京高等法院终审判决后,日本“平顶山事件律师团”立即发表严正声明,声明说,我们不服本判决,立即上诉,为实现控诉人的正当权利,准备在法庭斗争到最后。根据本判决认定的事实,向日本政府和国会要求承认平顶山事件的事实和责任,向幸存者和遗族公开谢罪。作为谢罪的证明,由日本政府出资建立谢罪碑,设置并管理供养牺牲者的陵园;究明事实,把这一教训传给后代。

 

[解说:东京高等法院终审判决后,日本“平顶山事件律师团”立即发表严正声明,声明说,我们不服本判决,立即上诉,为实现控诉人的正当权利,准备在法庭斗争到最后。根据本判决认定的事实,向日本政府和国会要求承认平顶山事件的事实和责任,向幸存者和遗族公开谢罪。作为谢罪的证明,由日本政府出资建立谢罪碑,设置并管理供养牺牲者的陵园;究明事实,把这一教训传给后代。

 

[画面:声援团在桃仙机场迎接杨宝山,儿童跳舞迎接日本客人,杨宝山走出机场,访谈

[字幕:2005519日,沈阳桃仙机场

解说:2005519号,杨宝山老人回到家乡,抚顺市民声援团到机场迎接。在机场大厅的另一边,一群天真的孩子们在老师的指挥下打起了朝鲜族长鼓,热情地欢迎他们的日本客人。发展睦邻友好关系,是中日两国爱好和平人民的美好愿望,但历史不能割断,要发展和保持两国之间的睦邻友好关系,只有实事求是地以史为鉴,才能心平气和地面向未来。

[画面:杨宝山谈诉讼决心,日本友人谈感想,

[声音:同期录音

 

[画面:互联网新闻网页,特技出吴仪照片

[字幕:中国新闻网523日消息/吴仪强调,希望中日两国共同努力改善关系。她表示,如不尽快扭转这种局面,不但影响双方的互利合作,也会令中国国民的感情受到伤害。

解说:日本东京高等法院对平顶山惨案诉讼案进行判决后的第十天,在日本访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取消同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的会晤结束访问回国。吴仪没有解释取消会面的原因,但谈到了中日关系问题。强调,希望中日两国共同努力改善关系。她表示,如不尽快扭转这种局面,不但影响双方的互利合作,也会令中国国民的感情受到伤害。

 [画面:新闻网页

[字幕:发生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暴行永远是德国历史的一部分,战后德国已经从中总结并吸取了教训。1949年,联邦德国已明确将人的尊严不可侵犯定为其宪法的支柱。

解说:在世界的另一边, 5月24日德国副总理兼外长菲舍尔在第59届联大纪念奥斯维辛集中营解放60周年特别会议上发表讲话时说,德国绝不会忘记发生在纳粹集中营的种种可怕的野蛮行径,他表示,发生在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暴行永远是德国历史的一部分,战后德国已经从中总结并吸取了教训。1949年,联邦德国已明确将人的尊严不可侵犯定为其宪法的支柱。

[画面:黑场渐出,莫德胜逝世,莫德胜遗像

解说:杨宝山老人回到家里的第4天,81岁的莫德胜老人带着对平顶山诉讼的深深遗憾撒手人寰。杨宝山坚持要向老朋友告别,在莫德胜的灵前,杨宝山老泪纵横、泣不成声,我的好兄弟,你怎么撇下我就走了,你应该等待正义判决的到来……” 几天前,重病之中的莫德胜老人听到败诉的消息后,表现出了极大的愤慨,他不断嘱咐身边的子女一定要替他把官司打下去。

[画面:杨宝山老人继续打官司的决心,莫德胜子女继续诉讼的誓言

[声音;同期录音

 [画面:尾山宏照片,日本律师团泉泽章等人手举横幅

解说:东京高等法院的判决引起了日本“平顶山事件律师团”的强烈不满,日本律师认为,无论胜败,无论结果如何,他们都会坚持下去。即使官司输了,也通过法院确认了许多事实,这有助于端正日本对历史的认识。率领300多名日本律师的中国人战争受害者索赔要求”律师团团长尾山宏说,这场跨世纪的大诉讼,它的根本意义在于过程而不在于结果。在诉讼中我们揭露日本军队在战争期间所犯的罪行,我们站在人道主义的立场、站在法律的立场,向全世界表明态度。我们这次诉讼的意义在于贡献给全人类,也贡献给人类的未来。因此,在对日民间诉讼方面,我们坚决不言放弃,要将索赔进行到底!

[画面:杨宝山、莫德胜、方素荣在日诉讼画面积累

这场跨越世纪的大诉讼没有结束,它将肩负着伸张正义、呼唤人类尊严的使命,一直进行下去,直到实施大屠杀的战争罪犯低头认罪,直到当年日本军队的反人道罪行受到应有的法律制裁。

[字幕:据不完全统计,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对日民间索赔诉讼已达20多起;而世界各国民众在日本起诉的战争索赔案已达60多起。

 

[字幕:据中国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2005730日报道:中国人战争受害者对日索赔诉讼基金会在有关部门的努力下已于近日成立。

 

抚顺市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抚顺联合拍摄,2005年8月15日)



该文章所属专题:刘学敏专栏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平顶山惨案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