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满乡烽火

第四十四章 平顶山日军屠城—01

时间:2016/8/3 20:52:18   作者:剑柔似水   来源:   评论:0
内容摘要:   第四十四章 西露天鬼子肆虐 平顶山日军屠城—01  次日凌晨,抚顺宪兵队。  袭击抚顺事件发生后,驻抚顺的日军当局恼羞成怒,他们找不到自卫军大刀会的踪影,竟兽性发作,把怨恨发泄到了无辜百姓身上,一场血腥的大屠杀即将开始……  凌晨6点,驻抚日军最高长官守备队队长、陆军步兵大尉川上岸,在宪兵队主持召开了抚顺日伪军政...
  第四十四章 西露天鬼子肆虐 平顶山日军屠城—01

  次日凌晨,抚顺宪兵队。

  袭击抚顺事件发生后,驻抚顺的日军当局恼羞成怒,他们找不到自卫军大刀会的踪影,竟兽性发作,把怨恨发泄到了无辜百姓身上,一场血腥的大屠杀即将开始……

  凌晨6点,驻抚日军最高长官守备队队长、陆军步兵大尉川上岸,在宪兵队主持召开了抚顺日伪军政要员参加的联席会议。日本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宪兵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警备队长原田庆幸、日本参事官山下满男、日本警察署署长前田信二、伪抚顺县长夏宜、伪警察局长佟世勋、伪县长外事秘书兼翻译于庆级等抚顺军政要员,悉数来到日本宪兵队会议室。

  守备队队长川上岸大尉简要介绍了事情的经过后,说道:“昨夜,义勇军袭击抚顺是一次有计划的行动。他们路经平顶山时,此地居民不仅没有及时向日本宪兵队报告,而且还有人带路。可以说,这是平顶山居民同义勇军里应外合、串通一气共同制造的一次极其恶劣的事件。”

  “这次事件给我们造成很大损失,粟家沟、腰截子、老虎台等地多处设施被烧毁,杨伯堡采碳所的所长渡边宽一被杀,同时还有十几名大日本帝国勇士殉国。这是义勇军对我们的公然挑衅,更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耻辱!”

  川上岸接着说道:“现在,义勇军在我驻抚军队的顽强反击下,己经逃出市区。但是,同义勇军串通一气的平顶山周围的居民还在,他们通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罪不可赦!现在就请大家讨论一下如何处理那几个村的问题吧!”

  宪兵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说道:“以前,我们对平顶山附近几个村屯的居民曾再三告诫,如果发现匪军的情况,要立刻报告日本分所。令人想不到的是,这次他们不但没有报告,反而给义勇军提供掩护,并且为匪军带路。这说明,这些村屯统统的通匪,我们要用最严厉的办法来对付他们。”

  “小川君说的对!”川上岸丧心病狂的叫嚣道:“对付这群刁民,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把他们全部烧光、杀光!”

  川上岸的丧心病狂让伪县长夏宜不寒而栗,他小心翼翼地说:“平顶山村民通匪的确可恨,可我觉得通匪的可能只是个别人,如果不调查清楚就大开杀戒,恐怕不利于全地区的稳定……”

  “好了,你别说了!”川上岸还没等夏宜说完,就大声咆哮道:“平顶山,平顶山居民的良心大大的坏啦,统统的该死,统统的死啦死啦的有!”

  川上岸在会议的最后,疯狂地说道:“鉴于西露天地区刁民众多,我们除了严厉整肃之外,还要杀一儆百!现在我宣布,今天下午,对西露天地区进行一次全面扫荡。对这次扫荡的重点,也就是平顶山地区实行全面围剿,要杀光、烧光,鸡犬不留!”

  “我命令,本次对平顶山进行围剿的任务,由川上精一的守备队完成,原田庆幸的宪兵队配合;命令,警备队长前田信二,警察局长佟世俗负责对西露天地区的整肃,对有通匪嫌疑的刁民格杀勿论!”

  “哈依!”

  9月16日,抚顺,西露天。

  中秋时节的抚顺,万里无云,天空晴朗。西露天地区的居民们,依然沉浸在中秋节的喜庆之中。清晨,人们同住常一样吃过早饭就走出家门,或仨仨俩俩结伴赶往矿里上班,或单独一人拿着镰刀下地收割己经熟了的稻地,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和平常。

  上午十点左右,忽然,一团乌云从远处飘了过来,晴朗的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就在这时,从西露天矿区和南花园居民区里传出了阵阵刺耳的警笛声,紧接着大批日军和警察从汽车上跳了下来,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在街上跑来跑去。到处是敲门声、吼叫声和辱骂声,不时有人被打倒在地,也有人被抓起来扔到车上,顿时,一种恐怖的气氛笼罩在了这片原本就不太大的地区……

  平项山,夏廷泽家。

  平顶山村,位于抚顺市区正南约5公里处。站在远处的高坡上放眼望去,西侧的平顶山山麓,一派郁郁葱葱、苍翠欲滴;位于其北侧的铁山,黑矸漆漆、巍峨耸立;紧邻该山西北处的,则是号称“亚洲第一大露天煤矿”的抚顺西露天煤矿矿坑,黝黑深邃、深不可测;位于该村南面几里开外的、由废矿渣或煤矸石堆积而成的矸子山恰如梯田、高耸入云;而该村的东面,则是几道高岗或陡坡,有的高约三、四十米,有的则高约百八十米,几条专门运输煤炭或废矸石的铁轨,蜿蜿蜒蜒、一眼都难以望到尽头儿。

  就在这里的人们同往日一样照常劳作生活的时候,一场巨大的灾难,正悄悄地降临在他们的头上……

  上午11点左右,在平顶山北面不远处的西露天矿矿区的一个侧门,走出来一个瘦高个儿的年轻人,他躲过矿区门外的日伪军警,快速地向平顶山方向走去。此时的平顶山同往常没什么两样,大街上的酒馆、钟表铺、当铺、药店、卖铺、理发馆都在正常营业,年轻人来到一个食杂店,买了两包月饼便匆匆向家里走去……

  这个年轻人名字叫夏廷泽,是西露矿的一名矿工,现年27岁,同哥哥、嫂子和小侄子住在一起。他来到家门口,兴奋地推开门,小侄儿喜子跑出来喊道:“老叔,你咋才回来呀,我都等急了。”

  “臭小子,老叔这不回来了吗!”夏廷泽一把抱起喜子,拎起两包月饼说道:“看,老叔给你买什么了?”

  “噢,有月饼吃啦,有月饼吃啦!喜子高兴地连蹦带跳。夏廷泽推门进屋,喊了一嗓子:“哥,我回来了!”

  “他老叔,你可算回来了,再晚菜就凉了!”喜子娘端着一个菜从外屋地进来说道:“你昨晚值班,你哥说,这八月节呀就赶今个儿过啦!”

  四个人落座后,夏廷泽的哥哥端着一杯酒,说道:“来吧,今天咱家过节,咱哥俩喝一杯!”

  “哥,嫂子,这几年兄弟没少让您二位费心,来,弟弟敬你们一杯!”夏廷泽干了以后问道:“哥,你听说了吗,昨天晚上义勇军来抚顺了,听说把杨伯堡采碳所的所长渡边宽一给弄死了……”

  “吃你的饭吧,以后这事别叨咕,知道吗?”

  “哥,我说得可是真的!”

  “行了,你快吃,吃完饭过一会儿,你去前院小琴家一趟,把这两瓶酒和你刚买的月饼给她爹送去!”夏廷泽的哥哥说道。

  “哥,为啥呀?”

  “让你去,你就去,哪儿那么多为啥!”

  “喜子他老叔呀,你昨这么轴哇?”喜子娘说道:“你和小琴早就有意思,这前院后院的街坊们谁不知道呀?我和你哥商量啊,早点把你俩的事定下来,这样,我们也就放心了不是!”

  夏廷泽一见哥哥嫂子这么说,便说道:“行,俺听哥哥嫂子的,我这就去!”说着撂下筷子起身就走……

  “哎,我这兄弟呀,这急脾气什么时候能改哟!”

  这时,只听门外大街上传来一阵急促的汽车声。“哥,不好了,日本人来了!”夏廷泽拎着酒和月饼从外面慌慌张张地跑进来说道。

  “不好,该不会是小鬼子来报复吧!”

  “哥,那咋办呀,要不咱快跑吧!”夏廷泽有点不知所措。

  这时,就听见大街上到处是喊声、哭声和辱骂声。夏廷泽的哥哥说道:“兄弟,你赶快抱着喜子,咱们先出去躲躲再说。”

  一家人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刚一出院就见街上到处是鬼子。只见他们端着刺刀逼着村民们向村外的空场走去。夏廷泽家对面的张大娘,是一个山东小脚老太太,因为走得慢了点,一个小鬼子上去就是一刺刀,张大娘还没来得急哼一声,就倒在了血泊里。

  夏廷泽一见,吓得头发直竖,抱着喜子和哥哥嫂子就往西跑,可刚跑到村子的西南时,就发现那里早已有鬼子把守,夏廷泽一家人只好随着人群,一同被驱赶到村西头牛奶房子前面的一片草地上。

  “乡亲们,不要怕,今天皇军把大家召集起来,是想给大家拍照,用以纪念满洲事变一周年!”鬼子翻译官走过来对村民们说道:“一会儿呢,大家都到村东的空场上去,那里已架起了照像机,就等着给大家拍了。”

  话音刚落,几十个鬼子就围了上来,连哄带骗、连打带踢地把人们赶到了平顶山东侧空地。这个地方的西边是立陡的山崖,山上有鬼子岗哨,而其他三面都是开阔地,一百多个鬼子把平顶山村和附近几个屯的3000多名男女老幼紧紧围在了这个洼形的地方。

  夏廷泽一家坐在空场的西南角,距他们五、六米远的地方安置着几个蒙着黑布的三脚架,正当大伙儿猜测黑布下面的秘密时,村子里突然着起了大火。熊熊的烈火和冲天的浓烟,惊醒了当地村民,顿时,人群一阵大乱。望着自己的家园,眼看着就要被无情的大火吞噬,人们哭喊着不顾一切地向包围圈儿外冲去。

  这时,日本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把他高高举起的右手,狠命地向下一挥,那蒙着的所谓“支架式的照相机”上的黑布被突然掀开,顷刻间,六挺重机关枪疯狂地吐着火舌,向无辜的平民百姓扫射起来!许多人,都还没弄清楚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已经饮弹倒下!与此同时,步枪也从四面八方射向了那可怜的人群!顿时,枪声、哭声、喊声、惨叫声,惊天动地,响成一团……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相关评论

文明办网文明上网举报入口 [ 举报 ] 投稿邮箱:fm684@qq.com

Copyright @ 2011-2012 FS7000.com All Right Reserved
 交流群 QQ:60343630 辽ICP备2022000827号
本网法律顾问:抚顺绿茵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林波   


「本网站独立运行,与任何机构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