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三十八章 日顾问中计毙命—02

2016-08-03 20:52 剑柔似水 1554
  第三十八章 李春润围点打援 日顾问中计毙命—02  5月20日,新宾,东昌台。  在新宾县东约15公里处,有一个村子叫东昌台,现归新宾红升乡管辖。日伪时期,东昌台是一个很大的村落,这里地势险峻,北靠绵亘巍峨的岗山,南临波淋汹而的苏子河。因为东昌台位于吉林通往辽宁的交通要要道上,所以,日伪军在这里设置了坚固的据点。...
  第三十八章 李春润围点打援 日顾问中计毙命—02

  5月20日,新宾,东昌台。

  在新宾县东约15公里处,有一个村子叫东昌台,现归新宾红升乡管辖。日伪时期,东昌台是一个很大的村落,这里地势险峻,北靠绵亘巍峨的岗山,南临波淋汹而的苏子河。因为东昌台位于吉林通往辽宁的交通要要道上,所以,日伪军在这里设置了坚固的据点。不久前,敌廖弼忱部在鸡鸣山偷袭第六军失败后,经红庙子撤到了东昌台。

  按照整个计划的安排,围攻东昌台的战斗由郭景珊指挥,而李春润的任务是指挥打援。王彤轩、梁世凤率第六军的一团、二团,马锦坡率第七军的独立团己于凌晨5时秘密移动到了东昌台的东、南、西三面。

  上午十点,随着郭景珊的一声令下,第七军独立团仅有的六门迫机炮,一齐向东昌台敌人据点的南门发起了轰击,接着几挺轻重机枪也同时向南门外围的守敌开了火,据点南门内外顿时炮声隆隆、火光一片。

  在猛烈的炮火袭击下,东昌台南门的守军四处躲闪、慌作一团。“报告大队长,据点南门遭到不明军队的猛烈袭击,请求支援,请求支援!”南门守军的一个小队长向大队长报告。

  “给我顶住!我马上派人支援你们!”敌守军大队长放下电话,抓起手枪向外跑去。这时,廖弼忱着急忙慌地跑过来问道:“怎么回事儿,到底怎么回事儿?”

  守军大队长一见廖弼忱来了,心里有了底,他气喘虚虚地说道:“廖旅长,刚才南门突然遭到袭击,我想一定是李春润带人找你报仇来了!”

  “放屁!李春润早就跑到桓仁去了,他怎么可能在这儿。”廖弼忱吼道:“先别管这些了,你马上组织人支援南门,我马上让我的人也上!”

  “是!”

  还没等守军大队长刚要离开,“轰”的一声巨响,一颗炮弹落在了院内。守军大队长一个趔趄扑倒在地,廖弼忱走过去,上去就是一脚,喊道:“起来,快去,快去!”守军大队长不顾一切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朝指挥所大院门外跑去……

  十分钟以后,正在大批敌人向南的涌去的时候,王彤轩、梁世凤率第六军的一团、二团,分别在据点的东西两个方向打响了。第六军的战士们冒着敌人的炮火,一轮接着一轮地往据点里冲。

  在东门,敌守军凭借坚固的工事顽强地抵抗着,只见敌人的机枪从碉堡里喷射着火舌,六军的战士成片成片地倒在了地上。王彤轩一看,心想:“这么打不行,必须想办法炸掉敌人的碉堡!”他大喊一声:“大家找掩体隐蔽,爆破给我上!”

  三个战士一跃而起,抱着炸药包向敌人碉堡冲去。王彤轩大喊一声:“快掩护!”话音刚落,数十支步枪和十几支冲锋枪一齐打向碉堡的射击孔。就在敌人的机枪停顿的几秒中里,三个执行爆破任务的战士已经接近了碉堡。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这时从碉堡的右后侧的一个断墙下,一挺敌人的轻机枪突然开火,三个战士纷纷倒在了地上。

  “哎!”王彤轩把帽子摘下来使劲往地上一摔,大声喊道:“用手榴弹给我炸!”手榴弹雨点般落在了碉堡周围。爆炸声过去了,断墙下的机枪哑巴了,可碉堡里的机枪依旧疯狂地扫射着。

  王彤轩见此光景,无奈地率部撤了下来。此时,西门、南门的情况和也东门差不多。郭景珊把王彤轩、梁世凤和马锦坡叫到一起商量对策,他说道:“看来,咱们这样攻不是办法,还是要贯彻战前既定的方针。也就是说,只要能把于芷山从县城调出来,咱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郭景珊接着说道:“现在咱们己经把东昌台围了起来,不怕敌人死守,只要我们把廖弼忱拖在这儿就行。所以,一会儿咱把重武器集中起来,只打南门,给廖弼忱施加一点压力,逼着他向于苫山求救,明白吗?”

  “明白!”

  虽然打退了义勇军的第一轮进攻,但此时的廖弼忱和守军大队长心里仍然非常恐慌。一来,他们还没弄清外面到底有多少义勇军;二来,由于没有得到及时的补充,他们的弹药也所剩不多了。

  守军大队长小心翼翼地说道:“廖旅长,我看咱们还是向于司令求救吧,新宾离这儿不过15公里,他们说话功夫就能到,等于司令大队人马一到,咱们来他个内外夹击,我想这帮匪军必定不攻自破!”

  “好主意!就这么办!”

  接到廖弼忱的电话,大冢农昔和于芷山万分震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匪军会向坚固的东昌台据点发起攻击,更令他们感到困惑的是,在李春润败走桓仁以后,新宾怎么还会有这么一大股匪军呢?

  “于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看还是派兵增援吧!”大冢农昔说道:“这样,我率骑兵团再加一个营的步兵去夹击东昌台的匪军,你留下来守新宾县城!”

  “这样不妥吧!”于芷山故做姿态地说道:“大冢阁下,我看还是您留守县城,我去夹击东昌台的匪军……”

  “不,不不不!于桑,你的留下,我的去,明白?”

  “好吧,既然大冢阁下坚持,那就这么办吧!”于芷山很痛快地说道。

  东昌台,西山崴子。

  在东昌台以西约4.5公里处,有一块因苏子河常年冲刷而形成的小平原,当地人叫他西山崴子。西山崴子北侧是大山,山下是新宾通往通化的公路,南侧是苏子河,在公路和苏子河之间是大片的沼泽地,即现在的红升水库。

  按照战前的部署,李春润率第六军的武术大队和第七军的一、二、三团,就埋伏在这里,他们的任务是伏击前来增援东昌台的敌人。之所以选择在这儿打伏击,最重要的一点是这里的大片沼泽地。李春润和郭景珊判断,敌人要增援东昌台,一定会派于芷山的骑兵团。而一旦伏击打响,敌骑兵进退受阻的情况下,必定冲下公路向南撤,而骑兵到了沼泽地,就会很快失去优势而被动挨打。

  李春润把主力放在了北面的山坡上

  接近中午的时候,观察哨的侦察员来报告说,敌人骑兵己经出城向东昌台扑来。李春润根据距离判断,敌人半小时就会赶到这里,他一边让人通知埋伏在沼泽地里的梁锡福做好准备;一边告诉埋伏在北山上的战士们把手榴弹都准备好。

  李春润小声喊道:“大家都要给我稳住,敌人骑兵进入伏击圈以后,等山上的滚木雷石砸下来,听我命令一齐投弹!明白吗?”

  “明白!”

  过了不大会功夫,从西山崴子西面的天空上,杨起了一股股烟状的沙尘,随之,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来了,大家做好准备!”李春润打开手枪的保险说道。

  “嗖,嗖嗖嗖……”

  敌人的骑兵大队蜂拥着从李春润眼前匆匆而过,不到三分钟时间,突然响起一阵“轰隆,轰隆”的巨响声,只见从公里东头的北山坡上,急速地滚下来大量的人腰粗的木头和小磨盘大小的石快,一眨眼功夫,敌人骑兵的前部就被砸得人仰马翻。

  紧随其后的骑兵大队来不及勒住战马,结果后面拥前面、前面撞后面,敌人的马队一下子乱作一团。这时李春润大喊一声:“打!”随着机枪的疯狂扫射,数百枚手榴弹从山坡上投了下去。“轰,轰轰轰……”一阵集束的手榴弹爆炸声伴随着战马的嘶鸣声和人的喊叫声,响彻在西山崴子的天空中。

  敌骑兵慌乱中,纷纷冲下公里向南面的苏子河边退去。大冢农昔在十几个鬼子的保护下,想从原路向县城方向逃窜,结果没跑几步,一阵冲锋枪的子弹迎面射来,大冢农昔一看已无退路,只好调转马头向南面跑去。

  敌人的骑兵下了公路,跑了还不到三十米,一个个就从马上摔了下来。原来,这马到了沼泽地后,一下子就陷在了沼泽里。伪军们没有办法,只好下马徒步逃生。可就在这时,埋伏在沼泽地里的武术队队员们,在梁锡福的带领下一跃而起。只见刀光闪处血浆横飞,随着一阵“咔嚓咔嚓”声,不大会儿功夫几十颗人头滚落到了沼泽地里。

  伪军士兵们见状,一个个吓得是魂飞魄散。此时己经摔下战马的大冢农昔,从沼泽地里爬起来,在十几个鬼子士兵的保护下,拼命地向苏子河岸边逃去。隐蔽在草丛中的武术队战士,端起冲锋枪就是几梭子,十几个鬼子士兵立马倒下不动了。

  大冢农昔一看士兵们都死了,一种本能的求生欲?望,迫使他独自继续向苏子河边跑去。就在他跑到离河边还剩十米远的时候,一个黑影在他眼前闪了一下。

  “哪里跑,梁法师在此!”梁锡福大喊一声。

  大冢农昔一见梁锡福挡在了的前面,自认为己无路再逃,于是他大吼一声:“八嘎!”挥舞着战刀就冲了过去。

  梁锡福不愧为行武出身,大冢农昔的战刀刺过来的一瞬间,他上身一闪,手中的大刀向外一磕,两刀相碰,发出“当”一声巨响。大冢农昔的虎口被震的疼痛难忍,梁锡福的右臂也被震的一阵发麻。

  “哎哟……他妈的,没看出来呀,还真是个练家!”梁锡福暗自道。

  “八嘎牙路!”大冢农昔趁梁锡福打楞儿的瞬间,挺着战刀竟直向梁锡福的左肋斜刺过来。梁锡福不敢怠慢,用大刀奋力向左一挡,然后,迅速来了一个“小鬼推磨”,身子一转想先跳将出去。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就在俩人打斗的关键时候,梁锡福的右脚不慎被沼泽中的水草藤缠住了,他用力一跳,不仅没跳起来,反而在作用力的反弹下,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

  此时,大冢农昔飞快地举刀向下刺去,只听“啊呀”一声,梁锡福的大刀脱手而出,大冢农昔的脸上露出了一阵狰狞的奸笑……

  若知梁锡福的性命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