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三十二章 李春润被困兴京—01

2016-08-03 20:52 剑柔似水 1325
  第三十二章 于芷山兵临城下 李春润被困兴京—01  5月2日下午,新宾县城。  常言道,五月天孩儿面,说变就变!上午的时候,新宾还是阳光明媚,和风习习。可刚过晌午,一股巨大的狂风突然从岗山上冲了下来,刹时,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满眼的日头,沉沉的仿佛要坠了下来,压抑得整个新宾县城倾刻间静了下来。这正是山...
  第三十二章 于芷山兵临城下 李春润被困兴京—01

  5月2日下午,新宾县城。

  常言道,五月天孩儿面,说变就变!上午的时候,新宾还是阳光明媚,和风习习。可刚过晌午,一股巨大的狂风突然从岗山上冲了下来,刹时,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满眼的日头,沉沉的仿佛要坠了下来,压抑得整个新宾县城倾刻间静了下来。这正是山雨欲来风满楼!

  “敌人要攻城了,乡亲们赶快躲起来……”随着第六军战士们的高喊声,新宾县城紧张恐惧的气氛陡然聚升。笼罩在乌云下的县城街区,冷漠的风凌厉地穿梭着,将人们的惊呼抛在了身后……

  县城内,第六军指挥部。

  李春润站在墙上挂着的一张地图下面,久久地凝视着。这时,报务员跑了进来,高声喊道:“报告司令员,满乡军电报!”

  李春润接过电报看了一眼,很兴奋地对刘克俭说道:“参谋长,佟振天来电说,满乡军特务营已成功阻击了北路的田德胜部,这下我们来自北路的压力基本解除了。现在只剩下东西两路敌人了,我看固守县城问题不大。”

  “是呀!现在东西两路的敌人加起来估计在2500人左右,从目前掌握的情况看,敌人的进攻方向一个是南门,另一个西门。”刘克俭想了一下问道:“司令员,你看咱们是不是把北面的部队调一部分到南门和西门?”

  “我看暂时还不需要!现在我们重点是要坚守住县城的外围阵地,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把战火引到城门之下。”李春润命令道:“你马上通知梁锡福和梁世凤,告诉他们一定要全力阻击敌人,绝不能让敌人跨过第一道线!”

  “是!”

  下午2点,新宾县城处围,第一道防线。

  梁锡福和梁世凤正在查看前沿阵地。通讯员跑过来报告:“梁队长,司令员命令我们一定要固守县城外围阵地,绝不能让敌人靠近县城城门!”

  “请转告司令员,我们一定死守,绝不会放敌人过去!”梁锡福自信地说道。

  在整个第六军,从司令员到普通战士,都没有把于芷山放在心上,他们认为伪军是劳师远顿,而第六军是以逸待劳,何况北路的田德胜部己被满乡军击溃,剩下的敌人己不足三千人,他们想拿下县城,简直是痴心妄想!

  然而,令李春润和刘克俭他们想不到的是,于芷山此次是有备而来,不说别的,光是口径一百五十毫米的重型榴弹炮就带来了三十二门,更何况到目前为止,李春润他们对敌人的战略意图仍处于误判之中,这对第六军而言,简直就是一场恶梦。

  第六军官兵们轻视、自大、松懈的气氛弥漫在新宾县城内外,这注定为其埋下了遭受惨痛教训的祸根……

  下午3点,于芷山向邵本良团下达了向新宾县城进攻的命令。随着一阵超强的大炮轰鸣声过后,800多名伪军从正南和正西两个方向向县城南门、西门同时发起了冲锋……

  顿时,新宾县城门外炮声隆隆、硝烟四起。威力巨大的炮弹雨点般倾泻在守军第一道防线阵地上,整个地面被爆炸拽的上下直晃,原本就不坚固的工事和掩体,在炮击中就被炸的七零八落。

  第六军本来就是一支刚刚组建不久的部队,不客气地说,于其说这是一支军队,莫不如说是一群乌合之众。这些没经过正规训练和从未上过真正战场的农民士兵们,哪见过这种阵式,还没等第一波炮击结束就己死伤无数,剩下的也吓得是毫无章法地四处乱躲,一时间县城外围整个防区都被笼罩在了隆隆的炮声和恐惧的叫喊之中……

  “隐蔽,快隐蔽!不要乱,不要乱……”隐蔽在后排战壕掩体中的梁锡福和梁世凤,一边高声大喊,一边向最前沿的阵地冲去。

  “这大炮也他妈的太邪乎了!”梁世凤放眼看了一下整个阵地,急切地说道:“队长,咱们伤亡惨重,这样下去不行啊,得想想办法呀!”

  “想办法,想什么办法?老子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式!没别的办法,只有硬着头皮顶下去了!”梁锡福大声吼道。

  这时,一发炮弹呼啸着落在离梁锡福和梁世凤不足五米的地方,巨大的气浪把两人掀翻在地上。几个没来得及躲藏的战士被炸的血肉横飞,警卫排排长王刚和通讯员小张当场被炸死……

  浑身是土的梁锡福从地上爬起来,拿起望远镜向前方望去,只见阵地前方不足三百米的地方,数百名敌人分成两路疯狂地向阵地扑了过来……

  “世凤,我在这儿盯着,你先带人到西侧,让一团给我死死顶住……”

  没等梁锡福说完,梁世凤大声说道:“队长,这硬顶不是办法呀!我看咱还是撤到第二道防线吧!”

  “不行,现在这个节骨眼上绝对不能撤!如果要撤的话,也得先把敌人的冲锋打下去,否则,就是想撤也撤不下去,明白吗?”

  “明白!队长,你注意安全,我去西边,等把这一轮敌人打下去,咱们再作打算!”说罢,梁世凤猫着腰向西侧阵地跑去……

  前没阵地上发生的一切,始终都没逃过站在县城城墙上的李春润和刘克俭的眼睛,只见李春润眉头紧锁,眼睛死死地盯在前方。

  这时,王彤轩从城墙下面跑上来,气喘虚虚对李春润说道:“司令员,敌人的炮火实在太猛烈了,一团和二团损失惨重啊……”

  刘克俭说道:“司令员,我看还是让他们撤到第二道防线吧!”

  “先等等再说!”李春润放下望远镜,回过头来说道。

  此时,敌人的大炮已经停止了轰炸,第六军的战士们纷纷从掩体里跑了出来,快迅地趴到了战壕里,就在伪军们攻到离前沿阵地不足四十米的时候,梁锡福把帽子摘下来往地上一放,高喊一声:“给我打!”

  “叭,叭叭叭……哒,哒哒哒……”瞬间,阵地上响起了激烈的枪声。敌人倒下一批,又冲上来一批,敌人像发了疯似的,向阵地上扑来。这时可以看出,六军简陋的装备显然无法阻止敌人集团式的进攻。

  这时,梁锡福从背上抽出大刀,大喊一声:“武术队给我冲!”话音刚落,梁锡福一个箭步冲出了战壕。武术队的战士们见状,各个手执大刀冲向敌人冲去。要说别的不行,可玩刀是武术队的强项,只见阵地前刀光闪闪,喊杀声和刺刀的撞击声响成一片。

  失去炮火支援的敌人,搞肉搏战,哪里是武术队的对手,不大会儿功夫就败下阵去。站在伪军后面督战的邵本良,急得眼珠子瞪溜圆,他挥舞着手枪一个劲地高喊:“不许往回辙!给我冲,给我冲!”

  常言道:“兵败如山倒!”任凭邵本良怎么喊,可从前面退下来的伪军,冲撞着后面上来的伪军,像潮水一样一波顶着一波溃败了下去……

  “他妈的!邵本良这个笨蛋!”在指挥所里指挥的于芷山,见邵本良退了下来,把望远镜往桌子上一扔,气哼哼地骂道。

  “于桑,不要着急!你别忘了,咱们的主要任务是摧毁义勇军的前沿阵地,只要把他们赶进城里就行了。”大冢农昔说道:“看来冲锋不是个好办法,等一下,集中所有炮火向南门方向轰炸,只要打开一个缺口,义勇军就会不攻自退!”

  “好,就按大冢阁下的意见办!”于芷山大喊一声:“刘副官,命令炮营半小时后,把炮口集中对准南门的敌军阵地,给我往死里轰,要在天黑前,把县城南门外围的敌人阵地给我彻底摧毁!”

  “是!”

  敌人的第一轮进攻被打退了,可守在第一道防线的第六军一、二团,也付出了伤亡过半的惨重的代价。

  “通讯员,向司令员报告战状,请示下一步指示!”梁锡福命令道。

  梁锡福刚下完命令,一个参谋快步跑了过来,说道:“报告!司令员指示,一团二团立即撤到第二道防线,同防守二道防线的独主团汇合后,即刻撤回城里!”

  “什么?撤回城里?”

  “是的!这是司令员亲自下达的命令。”

  “好,知道了!”

  原来,李春润估计到敌人第一轮进攻被打下去以后,肯定还会用重炮轰炸前沿阵地,为了减少不必要的伤亡,他同刘克俭、王彤轩商议后,决定放弃城外所有前沿阵地,让梁锡福他们撤回城里。

  就在梁锡福他们刚刚撤到第二道防线的时候,敌人的炮火又响起来了。只见南门方向的外围阵地上巨大的爆炸一阵紧似一阵,整个第一道防线浓烟滚滚、火光冲天,浓烟卷着被炸起的尘土向天空中飞去……

  “真他妈的悬呀!亏得撤了下来,要不然老子就交待那儿了!”梁锡福回头看了一眼刚才他在的那个位置,自言自语地说道。

  “通知所有部队,立即撤回城内!”梁锡福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这时,敌人的炮火停了下来,太阳也已经转到西山顶上去了。天上那微弱而惨淡的光芒,透过硝烟弥漫的丝丝缝隙,照射着前沿阵地上的血迹,也照射着刚刚沉寂下来的新宾县城……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