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三十章 赵亚洲兵败辽北—02

2016-08-03 20:52 剑柔似水 864
  第三十章 赵亚洲兵败辽北 李春润入主兴京—02  辽北地区,铁岭、抚顺。  3月23日,王超山沿途召集各区村伪马乡团、大团等反动武装,共组成十二个分队,携带机关枪、迫击炮,向赵亚洲、金山好驻扎的铁岭大甸子发动了进攻。  3月26日,抗日总队在大甸子北山、磨石岭等处凭险据守。伪警务处长李世荫督队,携带机关枪由大甸子...
  第三十章 赵亚洲兵败辽北 李春润入主兴京—02

  辽北地区,铁岭、抚顺。

  3月23日,王超山沿途召集各区村伪马乡团、大团等反动武装,共组成十二个分队,携带机关枪、迫击炮,向赵亚洲、金山好驻扎的铁岭大甸子发动了进攻。

  3月26日,抗日总队在大甸子北山、磨石岭等处凭险据守。伪警务处长李世荫督队,携带机关枪由大甸子北绕山而上,遭到了抗日总队迎头痛击,退回山下。伪第四分队炮兵队长修万福及第二分队长阎英魁率队在与金山好部相遇,激战7小时后,赵亚洲调集分驻附近各村的优势兵力发动反攻,对伪军采取三面包围之态势,退入熊官屯集中。

  3月29日,王超山打电报给伪省长臧式毅及关东军司令本庄繁,请求支援。本庄繁命关东军第十师团一个混成旅团从沈阳向东策应伪军,调原奉张通辽巡阅使张海鹏所部、郭宝山蒙古骑兵旅、铁岭日本守备队,伪满国军曹团长正规陆军一个团为主力,由西向东讨伐;命开原县伪警察大队长韩蓉萱牵头,组织铁岭、开原、西丰、东丰、清原等五县联防队,对活动在清河沟、柴河沟一带的义勇军采取四面包围之势;又命原奉张时期东边道镇守使、汉奸于芷山向西出兵清源、西丰共同围剿,日伪总兵力达一万多人,对抗日义勇军发动了空前的大讨伐……

  此时赵亚洲的抗日总队,在大甸子反围剿后没得到任何休整和补充。粮草、弹药耗尽,附近又无友邻义勇军支援。为了获得弹药补充,决定向伊通县方向突围,向活动在吉林伊通的果立轩部靠拢。

  抗日总队从大甸子出发,在上韭菜峪与伪军交战一天,义勇军损失惨重,只好继续向东突围。张大麻子沿张楼子、催阵堡、鸡冠山、柴河沟一线紧追不舍,抗日总队行至清河沟、柴河沟上游,在开原、西丰、清原交界地带,被敌人完全包围。

  4月8日,三千多义勇军将士在内无粮草弹药,外无任何救援的绝境下,与数倍与我的优势兵力及装备精良的敌人展开了浴血苦战,终因敌众我寡、优劣悬殊,血战失利。义勇军战士在清、柴河沟一带遗尸遍野,河水尽赤……

  4月15日,赵亚洲率部分队伍撤到清原县夏家堡附近的下老坎一带时,被张大麻子队、曹团陆军、于芷山伪军包围。在此关键时刻,日伪又调来邵本良部投入战斗。赵亚洲仅与警卫员刘德子、姚海青三骑突出重围,逃往抚顺;金山好率二百余骑向西突围,越过辽河,退往法库;方振国率部分队伍突出重围后,回到老根据地开原天桥山。

  在长达20多天的反清剿战斗中,义勇军赵亚洲、金山好、方振国各部总计死伤在千人以上。日伪《盛京时报》称:“漫散各沟,无地无之,沿道匪尸横卧,令人见之可恨亦怜……”又称此役“乃胡匪一场大劫。”

  反“讨伐”失利,是义勇军的一场大劫难。抗日总队在柴河沟被俘三百余人,在开原上顶子、铁岭韭菜峪一带被俘二百余人,在清原下老坎被俘二百余人。当时,各部日伪为争夺俘虏虚报军功,竞相动武,俘虏苦不堪言。

  4月20日,伪开原县县长丁一青迫不及待,用电报请示伪省长臧式毅:“值地方不靖,深恐迁延时日发生危险,用敢先行正法,籍昭炯戒而保安全……”。臧式毅电准:“先行处决。”开原日伪得令,开始了血醒的屠杀。这些禽兽采用了最残忍的手段对付手无寸铁的战俘,用枪毙、喂狼狗、铡刀铡、小刀凌迟,然后以人头、耳朵报功请赏……。

  许多义勇军将士就义前大义凛然,视死如归。抗日总队第八队队长董二虎,是抚顺矿工出身的硬汉子,素以作战勇敢闻名,曾多次冒死身临前敌,英勇杀敌。在被铡前大声喝道:“国都亡了,我死有什么?我要唱一首歌再死!”监斩日军军官很是欣赏,允其唱。董二虎随即引亢高唱—段“卖油郎独占花魁”,引颈就铡,使在场日伪亦为之惊叹,真乃气壮山河!

  抗日总队在日伪优势兵力“讨伐”下失败了,队伍除战死、被俘、杀害外,部分退入黑龙江参加了马占山将军的抗日队伍,大部又随赵亚洲、金山好展开了新的抗日斗争。抗日总队这一人民群众自发的抗日队伍,在无任何外援的情况下,坚持抗日斗争虽仅半年时间,却给予日本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他们的爱国壮举,在国内外产生很大影响,鼓舞了辽宁乃至东北人民的抗日勇气和信心……

  4月21日,新宾,红庙子。

  就在赵亚洲抗日总队激战在辽北的时候,在辽东的新宾红庙子,辽宁自卫军第六军指挥所里,几位抚顺东部的抗日将也在酝酿着一次大的军事行动。

  辽宁自卫军第六军司令李春润说道:“自从溥仪在长春作了伪皇帝以后,东北各地的省、市、县政府都换成了伪政府。伪政府是什么?就是日本人的傀儡,就是日本人的帮凶!臧式毅任伪省长后,天天残害义勇军,这次赵亚洲部惨遭围剿,也是本庄繁和臧式毅这个王八蛋一手策划的。”

  “上个月,赵亚洲率四路义勇军攻打沈阳,虽说没有成功,但也是对伪满洲国的一次沉重打击,其政治意义不可估量。所以说,我们计划打新宾县城,是很有意义的!而且,新宾伪政府刚成立不久,加之辽宁的关东军大都调往黑龙江,伪军大部也在辽北进行清剿,这就给我们取得全胜创造了条件。因此,新宾必须打!”

  血盟救国军司令孙铭宸、满乡自卫军副司令佟星,还有入会的其他人都表示赞同。

  “既然大家同意,那我们就定在4月25日攻打新宾!”李春润说道:“我来分一下工,这次打新宾县城,由我们第六军负责。孙铭宸部在老龙岗负责阻击清原方向的敌人,满乡军在上夹河一线阻击南杂木方向的敌人。”

  “各位看怎么样?”李春润问道。

  “好,我们服从李司令的命令!”孙铭宸、佟星表示道。

  李春润说道:“这次是我们三支队伍的第一次合作,相信一定会配合好的!24日,第六军指挥部将前移至县城以北的三道沟。到时候,我们在那里再召开一次会议,做战役的最后部署,现在大家回去分头准备吧!”

  “是!”

  4月25日,新宾。

  4月25日上午9时,新宾战役打响。李春润率辽宁自卫军第六军从西、北、南三个方向同时向新宾县城发起进攻,一时间新宾城外枪声、手榴弹声、喊杀声响成一片……

  9时15分,梁锡福率大刀队帅先从南门逼近建州街口,伪公安局长张同命令守城的伪警察第一、三大队全力反击,大刀队被阻于距建州桥500米处的一个十字路口。这时,王彤轩率西路人马沿苏子河南岸攻至三教寺附近,李春润的北路部队从三道沟方向快迅插进,直抵县城中心。

  伪公安局长张同惊慌失措,他一边调集城东驻防的警察部队增援城北,一边打电话向伪县长衣文深请求指示。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伪县长衣文深早在昨天晚上就得到第六军要攻打县城县城的消息,凌晨3点,携家眷逃离了新宾县城。

  伪公安局长张同见状,气得一张驴脸拉得老长,在万般无奈情况下,他只好率公安局保安队20多人向东突围,仓皇逃出东门向通化方向逃窜……

  10点半左右,守在建州桥南的警察第三大队投降,第一大队向东逃离,10点50左右,枪声渐渐停了下来,第六军的将士们从四西面八方向城内涌进,新宾县城光复了,被日伪占据近一年的兴京又回到了人民的手中。

  新宾的百姓们欢呼雀跃,奔走相告,他们从家里涌向大街,又跑向城门,热烈欢迎第六军将士们进入县城……

  第六军进入新宾县城后,将指挥部移至县政府大楼,李春润下令,在县城广贴安民告示和抗日标语。并在指挥部召开了新宾军政商各界人士会议,会议一致同意在新宾建立由义勇军和新宾各界代表组成的兴京县抗日政府。

  4月29日,李春润在兴京河南小学举行万人誓师大会,宣告成立兴京县抗日政府,选举何成久为县长,毛雨峰为公安局长,李栋材为公安大队长。佟振天、王彤轩、梁世凤率部分部队出席了大会,会后参加了示威游行……

  兴京县抗日政府,是“九一八”事变后,在东北由义勇军建立的第一个抗日政权,它标志着东北抗日斗争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兴京县抗日政权的建立,是对日伪当局的极大打击!闻知这一消息,日伪当局大为震惊,恼羞成怒的关东军司令本庄繁,紧急电令驻扎在山城镇的于芷山进攻李春润部,并且派出日军军官督战。刚刚上任不久的伪奉天省警备司令于芷山得令后,亲率3000兵马,气势汹汹地向新宾杀来!

  刹时,新宾县城乌云密布,大兵压境,一场艰苦的防御战即将展开……

  若知李春润如何迎敌,且看下文分解。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