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二十九章 佟振天永陵起兵—01

2016-08-03 20:52 剑柔似水 1083
  第二十九章 李春润新宾会盟 佟振天永陵起兵—01  佟家祖宅,正厅。  在二少爷看来,是否公开举起抗日大旗,在眼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时候誓师举义和打出抗日旗号以后怎么办!对于第一个问题,他说期待的那颗重要棋子己经出现,举义势所必然。对于第二个问道,他跟佟振天和三少爷佟星谈了“三策”。  第一策,叫扩兵策。即在...
  第二十九章 李春润新宾会盟 佟振天永陵起兵—01

  佟家祖宅,正厅。

  在二少爷看来,是否公开举起抗日大旗,在眼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什么时候誓师举义和打出抗日旗号以后怎么办!对于第一个问题,他说期待的那颗重要棋子己经出现,举义势所必然。对于第二个问道,他跟佟振天和三少爷佟星谈了“三策”。

  第一策,叫扩兵策。即在现有的基础上,通过收编辽东地区的土匪、山林队、大刀会等民间武装,扩大自身实力。同时,他想借鉴双龙寨的经验,也搞“亦兵亦民”制,广泛发动民众,特别是家族成员全员参加抗战。这一策,他早在二个月前就着手准备了,而且,效果明显。他估计举义之日,队伍规模将达到万人以上。

  第二策,叫联兵策。他计划组建辽东抗日武装聚盟,把周边各个分散的抗日队伍整合起来,形成一个相对紧密的联盟,以便协同作战。这一策,他也己经启动。目前,他己同赵亚洲、孙铭宸、王彤轩取得了联系;同时,他还派人到铁岭、桓仁、凤城、通化、通辽等地同义勇军取得了联络。他估计会盟之日,至少有十几家民间武装可以入盟。

  第三策,叫奇兵策。在他的战略布局中,必须在新宾外围藏一支精干的队伍,这支队伍不需要人多,但必须要有超强的战斗力。这支队伍要游离于佟家队伍之外,敌不动,它不动;敌一动,它必动。这就是慧一大师说的那个‘静’字。这一策,之前他一直没有合适的选项,可佟星没回来了,他心里有了底,觉得是下决心的时候了。

  二少爷说完这“三策”后,对佟星说道:“三弟,你现在明白了吧,你就是我说的那颗重要棋子!”说完,二少爷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那举旗的具体时间,你心里有数吗?”佟振天问道。

  二少爷很肯定地说道:“就定在4月10日!‘4’谐音为‘事’;‘10’谐音为‘实’。寓意那天就是佟家事实上抗日的日子!”

  “好,就这么定了!”佟振天斩钉截铁地说道。

  “二哥,我这颗重要棋子,你到底想怎么用啊?”佟星还是想着他自己的事儿。

  “三弟,你别急呀,你的事儿,一会儿到我房间详细谈!”二少爷说道:“爹,既然咱们日子定了,那就得抓紧准备。我想,等大哥和方勇回来,咱们开个会,我把具体任务安排下去。”

  “好吧,就按你说的办!”佟振天说道。

  1932年3月,新宾,红庙子。

  王彤轩起兵以来,特别是上夹河赵家西子一役,让辽东抗日军在辽东地区声势益壮,来投奔者不计其数,短短两个多月时间,人数已突破3500人。

  这一天,王彤轩正在司令部和梁世凤、梁锡福等人研究队伍整编的事。突然,通迅员来报告说,又有人慕名而来要求见他。

  因为,这些天来的人实在太多,王彤轩很不在意地说道:“知道了,就说我在开会,让他等一下,我一会儿再去见他……”

  王彤轩话还没说完,一个身穿长袍的人从外边走了进来。这个人边走边说道:“王校长啊,这当了司令就是不一样啊,连老朋友都不想见了!”

  王彤轩寻着声音望去,不禁一楞,赶紧迎了出去,他十分惊讶地说道:“哎哟,是什么风把你刘校长吹到我这儿来了?快请,快请进!”

  来人是王彤轩的同行,名字叫刘克俭。

  刘克俭,曾用名崇朴,辽宁本溪人,时年35岁。1909年入红脸沟初级小学读书。1911年升入本溪千金沟高等小学学习。1916年考入省立第二师范学校读书。1920年在本溪县清真私立小学任教,同年加入国民党,并兼任本溪县国民党通讯处通讯员。1922年任本溪县教育会长。1924年任本溪县国民党党务指导员。1927年先后在新民小学、县立第三小学校担任校长。

  俩人寒暄一阵后,刘克俭直入主题,说道:“彤轩兄,我这次来不是看你,而是另有使命。我受东边道镇守使署参谋处长李春润委托,来和你共商抗日大计的!”

  “哦,原来如此呀,欢迎,欢迎!”王彤轩迟疑了一下,说道:“这个李春润我倒是有所耳闻,他可是于芷山一手提拔起来的。怎么,他肯背叛于芷山?”

  刘克俭见王彤轩心有疑虑,说道:“彤轩兄,你有所不知,虽说于芷山对李春润有知遇之恩,但道不同不相为谋。他早在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任职的时候,面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东北步步升级、磨刀霍霍,便立下疆场杀敌,献身祖国的壮志。”

  “‘九一八’以后,李春润力主于芷山起兵抗日,怎奈于芷山当汉奸之心己铁,他几次与之抗争和谏言都被于芷山拒绝,现在他万念俱灰,不得己只好与之决裂。目前,他己到了柳河,并拉出了一部分旧部。但苦于尚无落脚之根据,所以托我来同彤轩兄商计,是否可合兵一处,共图抗日大业!”刘克俭说道。

  “那你怎么和他……”

  “哦,我同李春润本属老乡,早年他回乡任教也算是同事。”刘克俭解释道。

  王彤轩沉思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说道:“如你所说,这倒真是件好事!不过,李春润有什么具体打算吗?”

  “彤轩兄可能也有所耳闻,唐聚伍将军已接到少帅手谕,命其组建辽宁民众自卫军,不日将在桓仁誓师!唐聚伍将军已任命李春润为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军司令,并授权他自主招兵买马、扩充队伍。李春润希望彤轩兄同他合兵一处,共建第六军。”刘克俭进一步说道。

  “好,刘校长,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后告诉李春润,就说我王彤轩愿意跟他合兵一处,共建第六军!”王彤轩说道。

  李春润,本名滨浦,满族,1901年生于奉天省凤城县李家堡子一户满族军事世家,本姓哲克达氏,取汉字姓李。他自幼即受到严格的满族家教。1917年,李春润师范毕业,回乡任教。1922年投笔从戎,到东北军中充任一名下级军官。1925年到1928年,先后入东北讲武堂和北平陆军大学深造。毕业后,又先后在东北军陆军六十四团、东北讲武堂和东北边防司令长官公署任职。1930年调任于芷山的东边道镇守使署参谋处长。

  1932年3月25日,是个值得人们记住的日子。这一天,李春润、刘克俭、王彤轩、孟昭春等人在兴京秘密组成了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军,由李春润任司令,刘克俭任参谋长,王彤轩的队伍为武术队,由王彤轩任司令。

  此后,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路军在司令李春润的率领下,四战新宾、二袭清原、攻击抚顺城、奇袭日本守备队……他们转战于辽东满乡大地的白山黑水之间,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取得了很多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辉煌战绩……

  佟家祖宅,二少爷房间。

  一头雾水的佟星急匆匆来到二少爷房间,一进屋便问道:“二哥,你怎么总不跟我把话说明白呀?”

  “三弟,你咋脾气还这么急呀,记住二哥的话,凡事一定要稳住,明白吗?”二少爷面带微笑,不紧不慢地说道。

  “二哥,你说的倒轻巧,要知道,棋盘山还有600多弟兄再等着我呢,你说我能不急吗?”佟星有点不悦地说道。

  正在这时,方勇从外面走了进来。

  “方勇,我正好要找你呢,说说看,情况怎么样?”二少爷问道。

  方勇说道:“情况都清楚了!昨天李春润部和王彤轩部己正式合并,他们公开打出了辽宁民众自卫军第六军的旗号,由李春润任司令,刘克俭任参谋长,王彤轩的队伍为武术队,由王彤轩任司令,现在辽宁民众自卫军人数己超过了4500人。”

  “好,这个李春润和王彤轩还真是个人物呀!”说着,二少爷从书柜中取出一张地图,说道:“你们俩过来看一下!”

  二少爷指着地图说道:“你们看,如果以新宾为中心,那么,东面有果松川的王凤阁;北面有鸡冠山的赵亚洲;南面有桓仁的唐聚伍;而在我们新宾境内,则有李春润的第六军,而且还有清原的孙铭宸策应。也就说,新宾处于东北南三个方向的拱卫之中,而敌人如果想攻击我们,唯一比较畅通的通道只有南杂木,也就是新宾的西入口。”

  “其实,这正是我想要的!目前在沈阳、抚顺方向还没有成规模的抗日武装,这就给敌人集结兵力进攻新宾创造了条件。但是,如果我们始终在敌人的背后存有一支神密的力量,敌不动我不动,敌一动我必动,你们想,那会是一种什么情况?”二少爷问道。

  “哦,二哥,我明白了!也就是说,如果这支神密的队伍,总是在它的背后伺机而动,那敌人必然会有所顾忌,如果再能抓住机会揍它一下,那它就会阵脚大乱!”佟星茅塞顿开不住地说道:“妙,妙,妙呀!”

  “而这支神秘的队伍,就是你的特战队!”方勇说道。

  佟星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是特战队,而不是特务营呢?”

  “这个问题还是由二哥说吧!”方勇笑着说道。

  二少爷说道:“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三弟你想,你们现在的位置处于沈阳抚顺中间,是在敌人的后方,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如果一旦暴露,打,则在众围之下;走,又无纵深可供周旋,这对你们而言,将非常尴尬!”

  “而如果是一支精干的小部队,那就不同了。一是不易暴露;二是灵活性大。此外,给养问道也容易解决。”方勇插话道。

  二少爷接着说道:“所以我认为,棋盘山只留特战队和必要的辅助人员,最多80人;其他人尽快撤往老城!三弟,你看如何?”

  “二哥,这……”

  “你先不用急着回答我,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以后我听你的答复!”

  “好吧,二哥。”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