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二十一章 特务营秘密进山—01

2016-08-03 20:53 剑柔似水 725
  第二十一章 关东军蠢蠢欲动 特务营秘密进山—01  佟府客厅。  二少爷把佟家最后的战略事项按排完以后,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他正要回房间休息,这时,三少爷佟星急匆匆从门外进来。  “爹,我回来了。”三少爷同家里人分别打了招呼后,对二少爷说:“二哥,去你房间吧,我有事跟你说。”  哥俩个来到二少爷房间,佟星迫...
  第二十一章 关东军蠢蠢欲动 特务营秘密进山—01

  佟府客厅。

  二少爷把佟家最后的战略事项按排完以后,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他正要回房间休息,这时,三少爷佟星急匆匆从门外进来。

  “爹,我回来了。”三少爷同家里人分别打了招呼后,对二少爷说:“二哥,去你房间吧,我有事跟你说。”

  哥俩个来到二少爷房间,佟星迫不急待地对二少爷说:“二哥,你估计的不错,蒋介石现在忙于剿共,根本没把东北放在心上。并下了对日挑衅不准抵抗的命令,少帅来电要求北大营的官兵不准携枪出营,甚至要求把枪支全部入库封存。”

  佟星喝了口水继续说道:“近几日,日军调动频繁,实战演练力度加大,甚至跑到北大营门口进行实弹演习。独七旅将士恨得咬牙切实,但上峰有令敢怒而不敢言。好在我现在驻守棋盘山影响不大,可我只有600多人,而且,明后天可能还要被调走两个连去执行其他任务,那样我手上就剩不到400人了,这一旦开战该怎么办呀?”

  “这个少帅呀,简直太让人失望了!”二少爷对佟星说道:“三弟呀,种种迹象表明,日军动手时间在即,少帅是指不上了。所以,你一定要做最坏的打算!你回去以后,要把形势跟官兵们讲清楚,让他们有些思想准备。你呢也要做好必要的物质和装备的储备,想好应急的退路,明白吗?”

  “二哥,我明白!”佟星说道:“你送去的那几个报务员培训的差不多了,电台也凑了5台,我打算下月10号左右,就把他们送回老城。另外,我今天还给你带来一个人,他叫刘长贵,咱们新宾旺清门人,现在是我的侦察连长。前几天,训练时扭了脚,我以这个理由,给他请了一个月假,我想让他去老城帮你训练队伍……”

  二少爷一听可乐坏了,他兴奋地说:“三弟呀,你可真帮了二哥大忙了!我现在正在为这事发愁呢,这下好了,真是想啥来啥,二哥简直太高兴了,太高兴了!哦,对了,他现在人在哪儿呢?

  “我安排他在永安旅馆住下了,明天送他回新宾!”

  8月20日,旅顺,日本关东军司令部。

  就在佟家为应对可能发生的重大时局变化,而全力以赴做最后战略准备的时候,日本关东军司令部作战室里,也正在召开秘密军事会议。

  会议室里气氛异常紧张。新任日本关东军司令长官本庄繁,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他两支手支撑在桌子上,他环顾了一下会场,说道:“自中村事件和万宝山事件以来,日本内阁对军部提出的《解决满洲问题方策大纲》已经有了新的认识,内阁中的少壮派也积极支持我们的意见,现在己经到了解决满洲问题的关键时期。按着大本营参谋本部的构想,日前关东军作战室已经制定了详细的方案,并已得到司令部的批准,现在己经到了对沈阳实施致命一击的时候了!”

  显得有些兴奋的本庄繁,脸色突然一变,郑重地说道:“为了配合整个计划的实施,现在,我宣布:第一,命令驻安奉线守备队第3大队到沈阳、苏家屯一带集结,驻大连柳树屯守备队秘密调往沈阳火车站;第二,命令沈阳守备队和宪兵队立即向日侨发放武器,抚顺守备队立即安排好编组列车,随时出动进占奉天;第三,电令日本大本营,从国内调运飞机30架,野炮20门,存于苏家屯以备急需。现在大家回去分头准备去吧!”

  “哈依!”与会人员异口同声喊道。

  本庄繁,日本陆军大将,兵库县人,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毕业。参加过日俄战争,曾任驻华副武官、参谋本部中国科科长、步兵第11团团长、中国奉系军阀张作霖军事顾问、步兵第4旅旅长、驻华武官、第10师师长。前后在中国20余年,是所谓“中国通”。曾多次上书主张武力征服“满蒙”。1931年8月任关东军司令,主持并策划了“九一八”事变,炮制伪满洲国。1932年8月任军事参议官。翌年任天皇侍从武官长,晋上将。1935年受封男爵,次年退役。1938年出任军事保护院总裁。1945年任枢密顾问。日本败降后被指控为甲级战犯嫌疑畏罪自杀。

  9月初,棋盘山,独七旅教导总队训练营。

  佟星从抚顺回来以来,一直在思考二哥佟月跟他说过的话。他想,现在整个沈阳城只有独七旅一支作战部队,而且处于半缴械状态,如果日军突然发起进攻该如何应对呢?不行,我得给参谋长打个电话。

  佟星接通了独七旅参谋长赵镇藩的电话。他在电话里向赵镇藩谈了自已对当前时局的看法,并暗示赵镇藩,日军或在9月18日动手,而且攻击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北大营,他建议赵镇藩一定要心中有数,以防不测。

  “佟教官,你的心情我是理解的,你的判断我也支持,可是现在少帅有命令,我也是无能为力呀!”赵镇藩在电话里说道:“不过,你现在不在北大营,自由度比较大,所以你要给我稳住,千万不能出乱子,明白吗?”

  “明白!”

  “你现在要做好两点:一是要保持冷静,把部队稳住;二是要制定出有效的预案。如果一旦情况有变,你有自行选择进退的权力!但是,有一点你必须明白,不到万不得己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你要给我保护好独七旅的种子,你明白吗?”

  “明白!可北大营一旦危险,我们该怎么办?”

  “一句话,没有我的命令,你不许离开训练营半步,这是命令!”说罢,赵镇藩把电话给挂了……

  佟星楞了半天,突然明白了参谋长的意思。他大声喊了一声:“虎子!”

  “在!”虎子推门进来,问道:“营长有什么指示?”

  “快,快把副营长给我叫来!”

  “是!”

  副营长杨正武进屋,问道:“营长,你找我?”

  佟星把回抚顺时二哥的话及刚才参谋长的话原原本本地跟杨正武说了一遍,然后问道:“正武兄,你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杨正武沉思了一会儿,说道:“营长,其实这些日子我也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小日本动武以后,如果少帅还是坚持不抵抗政策,那我们怎么?从你刚才说的情况看,我们是该想一想我们的退路了。不过,营长,我今天可以把话挑明了,我杨正武在小鬼子面前绝不当孬种,别人抗不抗日我不管,反正我要抗日!”

  “正武兄,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常言道,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我们绝不能眼看着自已的家乡让日本人侵占,一定要拿出一个真正军人的勇气,同他们血战到底!”佟星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目前的情况,我们怎么做才是上策呢?”

  “营长,我觉得我们应当听你二哥的,先找到退路。你看,现在松本中队离我们只有不到5公里,他们天天对我们虎视眈眈,一旦战端一开,他们第一个就会攻击我们,而我们这里只是个训练营地,没有一点屏障,根本不可能守住。所以,当务之急是找一个新的秘密的落脚点,先把所有的装备及物资转移到那儿,把训练营变成一座空营,到时候咱们的回旋余地就大了。”杨正武说道。

  “你说得对。不过咱们现在到哪儿找这么个地方呢?”

  “营长,我倒是有个地方,可以考虑。这个地方离次约10公里,在一个很少有人知道的山沟里,有一个非常隐蔽的山洞,绝对是个藏兵的好地方……”

  “那你快说说,这地方在哪儿?”佟星焦急地问道。

  “就在棋盘山莲花镇的东山里。”

  “那太好了!正武兄,这样,一会我安排完手里的事,咱们去看看!”

  “好,我先去准备一下!”

  棋盘山,仙人洞。

  棋盘山仙人洞,是一个由砂崖构成的岩石洞。由于大自然的不断风化和山水长期冲刷,慢慢形成天然洞窟。因其洞口形似佛的手指,故名佛指洞。这里的飞岩可栖身,清泉可以洗心,俯视山外,白云茫茫,河流苍苍,颇有远离尘世的感觉。相传唐代名道吕洞宾曾在此洞中修炼,直至成仙。后人为奉祠吕洞宾,将佛指洞更名为“仙人洞”。

  佟星一行十几人骑着马不足一小时就来到了棋盘山西北侧的莲花镇,这个镇子不是很大,大约有800多户人家。村口在正南方向,离村口约500米处有一条通往棋盘山西北坡可走马车的乡路,一行人顺着乡路又走了大的3里路,就来到了棋盘山脚下。

  杨正武指着前面不远处的一个大山沟,说道:“咱们拐过前面那个的小山包,就能看到仙人洞的西洞口了。”

  一行人下马沿山沟里的小路,向山上走去。约有半个时辰,大家来到了仙人洞。但见这个洞口在距山脚下20米的一个山崖下。洞口四周被大树遮掩,离远一点很难被人发现。洞口不大,但进去后,里面却宽敞的很,主洞深约200多米,最宽处有十多米,最窄处也有3米多。穿过主洞,再往里通过一个差不多十米的夾壁通道就到了洞的最里面。这里大约有300多平方米的一个“大厅”,它的斜上方有个自然的“天井”可以透进阳光。

  佟星看了一下周围的地形和洞里的情况,说道:“这可真是个好地方啊!”

  “好了!今后这里就是咱们的家了。”佟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说道:“副营长,从明天开始,我给你十天时间,你把这里给我弄成一个标准的军营,具体怎么摆布,你全权说了算。然后,十天后咱就搬家!”

  “是,营长,保证完成任务!”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