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菟明月网(原抚顺七千年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满乡烽火

满乡烽火

第二十章 佟二少破釜沉舟—01

2016-08-03 20:53 剑柔似水 1180
  第二十章 东三省危机四伏 佟二少破釜沉舟—01  沈阳,东陵正门。  沈阳东陵,又称“福陵”,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和孝慈高皇后叶赫那拉氏的陵墓,位于沈阳市区东北部丘陵地带,距市区约十八公里。后金天聪三年二月,选好陵址于沈阳城东的石嘴头山,开工建设,到顺治八年基本建成,并从东京(现辽阳)迁孝慈的梓宫迁此与努尔哈赤合葬,...
  第二十章 东三省危机四伏 佟二少破釜沉舟—01

  沈阳,东陵正门。

  沈阳东陵,又称“福陵”,是清太祖努尔哈赤和孝慈高皇后叶赫那拉氏的陵墓,位于沈阳市区东北部丘陵地带,距市区约十八公里。后金天聪三年二月,选好陵址于沈阳城东的石嘴头山,开工建设,到顺治八年基本建成,并从东京(现辽阳)迁孝慈的梓宫迁此与努尔哈赤合葬,遂将石嘴山改称天柱山。因“福陵”位于市区东部,改称东陵。

  1929年,奉天政府将福陵开辟成公园。东陵公园占地面积为557.3公顷,其中陵寝占地为19公顷,整座陵墓背倚天柱山,前临浑河,自南而北地势渐高,山形迤逦、万松参天、众山腑伏、百水回环、层楼朱壁、金瓦生辉、建筑宏伟、气势威严、幽静肃穆、古色苍然,其优美独特的自然风光和深邃人文景观早已为历代文人雅士所垂青。福陵建筑格局因山势形成前低后高之势,南北狭长,从南向北可划分为三部分:大红门外区、神道区、方城、宝城区。陵寝建筑规制完备,礼制设施齐全,主要建筑规模宏伟,堪称清朝陵寝建筑群之首。

  在东陵正门的停车场上,一队日本兵把从王科长手上接下的佟辰押上了日本军车。大佐喊了一声:“开路!”

  正当大佐他们要离开的时候,突然,从沈阳方向开过来四辆车,从第一辆轿车里走下两个人,一个是省警察署警务处副官方勇,一个是日本领事馆司法参事西村。

  方勇下车后,站到日本军车前,高举右手喊道:“停车!”

  大佐从车上跳下来,对着方勇喊道:“你的什么的干活,敢的拦我的车的干活?”

  “省警察署警务处副官方勇。请问你又是哪位呀?”方勇问道。

  “我的,满铁警备队高田大佐的干活。我的奉内田总裁的命令,到这的接要犯的干活。你的,把路让开,不要妨碍我公务的干活!”大佐说道。

  这时,西村走过来用日语跟大佐说道:“日本领事馆司法参事西村。你是谁,到这里干什么?”

  “西村先生,我是满铁警备队高田大佐,奉内田总裁的命令来接一要犯,并负责把要犯押到满铁警备队。”大佐说道。

  “什么要犯?”西村问道。

  “是在抚顺高尔山上,打伤内田总裁侄子的佟辰。”大佐说道。

  “八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西村有些疑惑不解。

  这时,王科长和久保孚急忙跑了过来。

  方勇问道:“王科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科长一脸委屈地说:“我哪儿知道啊,我还蒙在鼓里呢。这些小日本真他妈让人琢磨不透……”

  久保孚把西村拉到一边,用日语对西村说道:“内田总裁派满铁警备队高田大佐来接人,是想……”久保孚在西村耳边耳语了半天。

  “八嘠!内田先生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呀!”

  西村强压怒火,对大佐说道:“高田大佐,这个佟辰不是一般的要犯,你不能听内田总裁的,要是那样的话,是会酿成大祸的!现在我命令你,马上把人还给我,我要押他到警署监狱!”

  “哪呢?押他到警署监狱?不行!”

  “这是命令!”

  “对不起,西村先生!你的命令对我不好使,我只听内田总裁的,真的对不起!”说罢,大佐抬腿上了汽车。

  西村这下可急了!他骂了一声“八嘠牙路”然后,就跑到车的前面想要拦车。这时,只见大佐大吼一声:“八嘠!开路!”

  话音刚落,早已启动的汽车,油门一压,“突”一声飞将出去。拦在车前的西川猛地向左一躲,险些碾在了车轮底下……

  惊魂未定的西川气的是哇哇直叫,大声喊道:“内田康哉,你个王八蛋,你为了一己私利,擅自行动,你,你要闯大祸的!”

  方勇见状走上前走,说道:“西村先生,您看?”

  西村气急败坏地说道:“走,回去,我要回去控告内田这个王八蛋!”

  两个车队,一队向东,一队向西,分别快速地驶离了东陵。向西的车队中有一个人暗自高兴地笑道:“二少爷真神!”向东的车队中也有一个人暗自高兴地笑道:“内田总裁真高!”可这人确是白高兴一场……

  棋盘山,教导总队训练营

  这个时候,大佐的车队己经开进了棋盘山独七旅教导总队训练营。佟星从院里跑了出来,握住大佐的手说道:“杨正武你个老小子,我就知道你准行!”

  佟辰从车上下来,不解地问道:“三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佟星说道:“四弟,你先别急,咱先把那个什么二刹处理了在说!”

  这时,伊藤和远藤被士兵们拉下了车,俩人抬头看了一眼大佐,又看了一眼佟辰,但还是没弄明白……

  佟星对佟辰说:“四弟呀,这两个恶棍就交给你了!”

  这时的二刹似乎明白了,扑通跪在了地上,对佟辰求饶道:“这件事都是内田康哉和他侄子的错,跟我俩没关系,请四少爷饶命,饶命啊!”

  佟辰冷笑了一下说道:“现在知道求饶了,你们欺负老百姓的时候干啥去了?你们当街打卖地瓜老头的时候干啥去了?你们在高尔山打砸佛像的时候干啥去了?你们两个打我大师兄的时候干啥去了?说,说呀!”

  “这……”伊藤和远藤张了张嘴。

  佟辰越说越气,只见他双眼冒火,两只拳头攥得是咔咔直响,还没等二刹说出话,佟辰左右开弓,上去两拳直奔“双藤”二人的前胸而去,只听“噗噗”两声,“双藤”二人就奔西天而去了……

  这时,一群士兵围了上来,缠着佟星,让他讲一讲事情的经过。佟星也没客气,就把整个事情的前因后果跟大伙讲了一遍……

  原来,二少爷知道那天警察局要抓四少爷的消息后,先是给方勇打了一个电话,了解到了这是内田康哉想要报复,于是,就安排了第二天的记者会,这才有了第二天东北几个城市的大游行;接着安排邵四爷聚集众商家到县府施压,然后,又让爹找佟局长,让他把抚顺的情况向省署汇报,这就有了省署要求抚顺今天送人的事。与此同时,二少爷猜到内田康哉肯定不放心抚顺自己押送佟辰,必然要派久保孚等人押车,于是就写信告诉王科长同意久保孚他们一同押车,这就有了抓捕二刹的机会。为了保护警署黄处长和方勇,二少爷让方勇设法让日方派人跟他一同去接人,这就有了大佐气西村之事。而在这之前,二少爷就安排我做好准备,这就有了副营长杨正武变成大佐这一出。

  “我有几个事没明白!”虎子问道:“第一,营长日语那么好,为啥还让副营长扮大佐;第二,为什么把久保孚那小放了,和二刹一起弄来岂不更解气;第三,二少爷怎么肯定这久保孚和西村会信以为真呢?”

  佟星说道:“这第一呢,是久保孚认识我,我扮大佐就露馅了;这第二呢,不抓久保孚是为了保护王科长和抚顺那些押解的警察;这第三是最重要的,在整个事情发生过程中,二少爷时刻抓住内田康哉急于报复的这个心理,以及领事馆和久保孚也知道田康哉急于报复这个事实,再加上咱副营长的演技,这由不得他们不信。”

  “哎呀妈呀,这二少爷也太神了吧,简直是诸葛亮再世呀!”

  “是的,我二哥的确很不一般!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介绍他跟大家认识!好了,不早了,大家休息去吧,我和四弟还有点事说……”

  众人离开后,佟星拿出一封信递给佟辰,说道:“四弟,抚顺你是不能回去了。二哥让你去老城,到了老城后,一切按信上说的办。一会吃完饭,我派车送你!”

  “好吧,三哥!”

  第二天下午,沈阳,内田康哉的办公室。

  此时,在内田康哉的办公室里,林久治郎正在发火。

  “特使先生,我总觉得这件事有问题。您看,这一方面我根本没有想把佟辰接到满铁警备队的想法,更没派人去东陵接人;这另一方面,我们满铁警备队根本就没有什么高田大佐。所以……”

  “好了,够了!”不论内田康哉怎么解释,可林久治郎就是不信,他问道:“内田先生,那昨天发生的事你又如解释!”

  “这……”内田康哉也是一头雾水,他又怎么能解释清楚呢!

  林久治郎气哼哼地说道:“你知道吗,上午省政府主席臧式毅还给我打电话,一口咬定人是你劫走的,还要求我三天之内必须把人交给他,否则,无法向辽宁民众交待。你说,这让我怎么回答,又怎么办?”

  “特使先生,对不起,是我给你添麻烦了!不过,我觉得这件事肯定有问题,等我把真像查清楚后,一定给你一个交待!”内田康哉没有了往日伯爵的派头,脑门上的汗从鼻尖上滴了下来。

  “我不管真像到底是什么,反正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不要再提了!”林久治郎极具挖苦地说道:“你有时间的话,还是去管教管教你那个‘神刀兑山流’的侄子吧!要不是他寻衅滋事,事情怎么会闹到这种地步?”

  “特使先生,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内田康哉尴尬的无地自容。

  “简直把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脸给丢尽了!哼!”林久治郎一甩袖子抬腿离开了内田康哉的办公室。

  内田康哉心里明白,这件事一定是有人在捣鬼。而且,在这短短三天时间里,就把这么复杂的事情做的天衣无缝,这个捣鬼的人简直太可怕了!

  内田康哉像吃了苍蝇一样,吞不下吐不出,这个自作自受的家伙,气得是心律聚增,两眼发直,一屁股做到了沙发上……

  而几乎同时,佟府也接到了方勇和佟星的电话,佟振天听到后高兴的不得了,一个劲地说:“太好了,太好了,简直是太好了!”

  方管家更是兴奋,他说道:“二少爷这个计策,就是连环计,既救了四少爷、杀了二刹,又保护了省署和县警察局,同时也避免了中日外交摩擦,让内田康哉那个老王八蛋哑巴吃黄连,有口说不出!妙哉,妙哉呀!”

  佟月事件以后,给佟家带来了三个月短暂的消停日子,但此时的中国正两临生死存亡的考验。日本侵华的战争态势正在升级,东北全面沦陷的日子正在走来……


该文章所属专题:剑柔似水

免责声明本网站是公益网站,一部分文章、图片、视频来源于其它媒介,文章内容属于原作者的观点表达,不一定代表本网站观点。本网站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如有任何侵犯个人权益和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标签:满乡烽火  剑柔似水  

文章评论